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恐怖 > 喪尸來襲,萌夫再讓我啃一口

更新時間:2019-10-11 23:31:16

喪尸來襲,萌夫再讓我啃一口 已完結

排列五36选7哪个中奖概率高:喪尸來襲,萌夫再讓我啃一口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掌中云 作者:妖孽本妖 分類:恐怖 主角:丁淇凌齊子封

主角是丁淇凌齊子封的書名叫《喪尸來襲,萌夫再讓我啃一口》,是作者妖孽本妖傾心創作的一本靈異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丁淇凌是個混吃等死的女人,以至于末日來臨后她打開窗戶淋了邪門的雨,然后帶著附近的喪尸興致勃勃的亂吼,最后……昏了過去。 醒來后變成一只只會吼叫和翻白眼的丑喪尸,晃晃悠悠的開始升級。 說真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喪尸來襲,萌夫再讓我啃一口 第三章 嬰兒 免費試讀

這三天國家只說了儲備糧食等待救援,其余的杳無音訊,普通人恐怕一出門就會被咬成喪尸,可呆在家里也只會餓死。

末日,果然很可怕啊。

丁淇凌看著整棟樓被陰森與血腥籠罩著,時不時從里面傳出喪尸的吼叫,下了車掃視了一下周圍,沒發現有活物,小區里有幾只變異的貓和狗虎視眈眈的看著卻不敢上前,似乎對丁淇凌帶著恐懼感。

“唔,看來肉食動物會進化的比喪尸還快呢?!倍′苛杞鄧?,收了鑰匙輕聲上了樓,走到自己房門前,忽然想到了什么,轉身看了對面的房間,門底下不寬的膠帶貼合在縫上,那是對面租戶用來警戒自己家是否進了其他人的慣用手法。

出去了?

那個單身儲糧吃光了,所以準備出去找食物了嗎?

她會死嗎?

這可不關她的事情,丁淇凌收回視線進了自己家門,屋里凈凈的沒有任何異樣,她把門關上便躺回床上,盯著上面的天花板。

現在,她該做什么呢?

以前為了生存她不停地打工,賺了錢就買吃的渾渾噩噩過日子,好歹還有個活著的念頭,現在她成為了喪尸,T4的她已經可以一個星期進食一次,好像生活突然沒了精神支柱支撐,讓她對未來迷茫起來。

她,還能做什么呢?

救世?恐怕一旦被發現真實身份就會被送到手術臺上實驗,況且她也沒那心情去管這種國家大事。

成為喪尸王統一世界?呵呵,她可沒有那本事,只是一只有思維的喪尸罷了,更何況喪尸進化很有可能會讓高級喪尸恢復記憶或者產生靈智,她只求在最的喪尸稱王時,自己比他等級高可以悠閑地旅游世界…

旅游世界?唔,這個似乎很不錯?

丁淇凌瞇瞇眼愈發覺得這個方案可行,以前為了生活很少去別的地方,現在倒不如趁自己成為喪尸可以“橫行霸道”多去中國的其他地方玩玩。

雖然,可能入目的全是血,可有些文化遺產,即使被噴上骯臟的血液,也依舊無法遮擋歷史潮流給它們披上的光環。

那,就出發吧!

丁淇凌拿起家里的背包放了兩件衣服,想了想又帶了保溫杯放了些水,裝作自己還是人類的樣子,臨出門前照了一下鏡子,她愣在原地,倒不是因為自己的容貌精致了甚多,而是那血紅血紅的眼眸讓她心驚。

“眼睛竟然沒有變色么…”她摸摸鏡子上照出的眼睛,想了想附近似乎有一家眼鏡店,“看來要帶美瞳?!?/p>

她最后看了眼住了三年的小家,不留一絲懷念的離開了。

只是下樓后,離開的并不順利。

丁淇凌看著樓梯拐角被綁著的女人,和被吊在窗柵欄上的嬰兒,瞇了瞇眼,事不關己的準備離開,這個就是她家對面的單親媽媽,看來已經被咬了,變成喪尸之前把嬰兒吊在了自己勾不到的地方。

她轉身想要下樓,卻被女人立馬拉住,還未完全變成喪尸的她緊緊拽住丁淇凌的褲腳,眼神乞求著她,“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丁淇凌蹲下身來,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見沒,我是喪尸?!?/p>

對一個要死的人說自己的身份也沒什么可擔憂的。

“可,你是好人!”女人遲疑了一下,立刻說了這句話,看著被吊著卻不發出一點聲音的嬰兒,她的淚水輕輕地留下,嘴角洋溢著幸福的笑意,“他真的很乖,不會哭鬧,不會給你帶來麻煩?!?/p>

好人?丁淇凌挑眉坐在了樓梯上,“可,其他喪尸想吃他?!?/p>

女人身子顫了一下,似乎有些絕望,可看著丁淇凌既然愿意坐下和自己說話,她也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抓住她的手懇求道,“我只求他能多活一天是一天,我求求你,我家里有很多東西,也有很多武器,你隨便拿,這是我家的鑰匙!”

女人說著便用沒被綁的手拿出了褲兜里的鑰匙,丁淇凌接過來,看了眼女人,“你不怕我騙你?”

因為,一個每次上班總會順手將她家門口垃圾也扔下去的女孩,真的不會是壞人。

丁淇凌一個匕首**了女人的脖子,看著吊在窗口正靜靜地看著她的小男嬰,她又返回上樓用鑰匙打開了女人的家門。

屋小,五臟俱全。每一樣家具她都能看出是各種名牌珍品,甚至還有些她不認識的,她開始有些疑惑這個單身母親的身份。

二奶?小三?

可那樣的人,在末世不大會對自己生的孩子這般珍惜吧?

丁淇凌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現在只想找一些有用的東西,屋子里全是奶香味,她走到床頭,翻開了枕頭,果然有武器,瑞士軍刀。

鋒利的很,而且種類繁多而不重,恐怕值不少錢。

是個好東西。

丁淇凌開始在不大的單人房間找起來,似乎每個地方都有一把武器,藏得很隱蔽,刀、劍,匕首應有盡有。這家女人…未免有點太怕死了?

門上也貼膠帶,家里還是隨處藏著的刀具,被追殺了?

瞬間丁淇凌就覺得要是帶著那個男嬰恐怕是個不小的炸彈,不過,都末世了,也就無所謂了吧?

她瞅了眼茶幾上的奶粉,想了想,還是不情愿的拿起了一包,還有尿不濕也放進了背包里。

出了女人的家門,回到了男嬰被掛起的窗戶,下面已經聚集了幾只聞到氣味的喪尸,伸著胳膊想要抓住男嬰,男嬰似乎根本沒察覺到危險,看到丁淇凌后眼珠動了動,忽的笑了。

呀—怎么可以笑的這么開心,我可是你的殺母仇人。

她瞅了眼旁邊的女人,忽然發現她身子底下有個包。

“唔,找到的糧食么…”丁淇凌將包拿起來,里面鼓鼓的,拉開拉鏈全是奶粉和嬰兒用品,她有點不甘心的伸進去掏了掏,摸到了一個冰涼的鐵制品,臉一僵復雜的看了眼已經死去的女人,將拉鏈拉好背在了肩膀上。

她將那幾只喪尸扒拉開,爬上窗戶將男嬰解開抱下來,朝著那些喪尸吼了吼,喪尸們立刻全身抖的匍匐在地上,她摸摸自己嗓子,竟然還有等級壓制。

喪尸,到底是什么原理呢…

丁淇凌抱著男嬰下了樓,把他放到副駕駛座上便開往眼鏡店,進去找了所有的美瞳和營養液放進背包里,戴上一個回到了車子里。

男嬰自己伸手擦了擦,爬到了駕駛座上丁淇凌的懷里,張了張眼睛想要確定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丁淇凌被他一系列動作搞得心里樂了,她咳咳一聲,摸了摸男嬰的小腦袋,“阿姨—咳,姐姐以后帶你出去浪!”

男嬰歪了歪腦袋,似懂非懂的啊了一聲,她瞅著車上的嬰兒安全帶,給他系好,忽然想起來似乎沒問那個單親媽媽男嬰的名字,瞅著他那萌萌的盯著自己的小臉,她頓了頓,又摸了摸他的頭,你,以后就叫小丁丁吧!

小—丁???男嬰深墨色的瞳孔幾不可察地縮了一下,嘴角那是不情愿壓了下去,“昂…”

丁淇凌找了根線把他家鑰匙穿起來掛在了他脖子上,就當作媽給他留下的紀念品吧,踩了踩油門,她帶著他揚長而去。

第一站,該去哪呢?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