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武俠 > 大唐美人

更新時間:2019-10-12 10:36:27

大唐美人 已完結

36选7随机选号:大唐美人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暴走看書 作者:大唐美人 分類:武俠 主角:陸嘯天楊玉環

小說主人公是陸嘯天楊玉環的小說叫《大唐美人》,它的作者是大唐美人所編寫的武俠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陸嘯天.乃千古絕美之俊男.本性又十分多情.引得那天下美人.一再垂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大唐美人 第5章 免費試讀

一見鐘情

陸嘯天跟隨雪燕姑娘走出仲孫庸的府第,見門前停著一頂四人抬的小轎。雪燕姑娘回眸笑道:“陸公子請上轎吧!”

陸嘯天哪里做過人抬轎,笑道:“在下不習慣,我還是自己走好了?!?/p>

雪燕姑娘道:“那怎么可以,你想害死娘娘不成,娘娘敬你是英雄,才冒著生命危險設宴請你的,你以為貴妃娘娘是誰都能見的嗎?快上轎吧!”

陸嘯天愣了一下,明白事情的嚴重性,道:“既然是這樣,一切都依姑娘好了?!庇銼?,跨過轎桿坐入轎中,四轎夫抬起便走,雪燕姑娘前行帶路。

陸嘯天坐在轎中,心中暗道:“這些做官的可真會享受,同樣都是人卻有坐有抬,真是不公…楊玉環身為貴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何等榮耀,此時竟然還看得起我一個山野村夫,可見她真是個重情重義之人…”

他正自沉思,小轎突然停了下來,雪燕姑娘挑起轎簾笑道:“好了,陸公子請下轎吧!”

陸嘯天起身走出轎門,見身處一座幽深的小院中,正舍門廳華麗,院內花木繁盛怡人,嗅的花香頓覺心胸舒暢。

雪燕姑娘打發轎夫抬著空轎離去,關閉了院門,才引陸嘯天入房,廳中設了一大桌美味佳肴,楊玉環淡妝俗衣桌旁,一見他入門起身笑道:“陸公子來了,快快請坐!”

陸嘯天忙道:“草民不敢,草民參見貴妃娘娘?!彼底啪鴕擄?。

楊玉環道:“公子不要多禮了,我今日請你來完全是以朋友的身份誠心相敬,你看我不是十八年前的樣子嗎?”

陸嘯天抬頭看了看笑道:“娘娘如此相敬真令草民受寵若驚了,我…”

“我什么我,你快坐下吧!”雪燕姑娘含笑說著,進前按他坐在桌旁,接道:“你就大大方方的與玉環姐姐好好地敘敘舊吧!姐姐在宮里時常向我提起你,難得今日一見,你還啰嗦什么,好了,我出去了?!焙Τ雒?。

楊玉環柔美的笑著,在陸嘯天左則坐下,道:“十八年前公子的救命之恩,玉環未曾答謝公子,一直不敢忘懷,今日再次巧逢公子,玉環真是開心之極,來,我先敬公子一杯,以表玉環之敬意,公子請!”

陸嘯天相繼端起酒杯,笑道:“娘娘請!”二人舉杯飲下。

楊玉環道:“公子儀表堂堂,俠肝義膽,有沒有考慮過入朝為官?”

陸嘯天笑道:“娘娘抬舉我了,我識字不多,才學疏淺,哪里能做什么官呀!”

楊玉環道:“做官不一定要有才學,公子品德高尚,若肯做官一定是個為民做主的好官,只要公子愿意,玉環定能讓公子高官得做,榮華富貴?!?/p>

陸嘯天一抱拳笑道:“謝娘娘好意,嘯天喜好自由自在,游蕩江湖,做不得官的?!?/p>

楊玉環嫣然一笑,道:“公子不必現在就下決定,以后只要玉環在皇上身邊,你隨時都可以去京城找我,無論你所求什么,我都會求皇上答應你的,希望公子能給我一個報恩的機會?!?/p>

陸嘯天甚為感動,含笑道:“那好吧!說不定我哪天真的會想過過官癮,到時候我一定會去找娘娘幫忙就是了?!?/p>

楊玉環依舊笑道:“好,玉環隨時恭候公子大駕光臨,但愿時間不會太久?!?/p>

陸嘯天道:“這可很難說,好了,我們不談這些,我也敬娘娘一杯?!碧崞鵓坪逕狹獎?,二人含笑對飲。

楊玉環看著他道:“公子與十八年前一般無二,我還是很想知道為什么?”

陸嘯天道:“此事恕我不能亂講,待兩年之后娘娘定會明白一切?!?/p>

楊玉環嫵媚的一笑道:“好吧!那我就等到兩年后再揭開謎底好了,來,我再敬公子一杯,請!”

陸嘯天舉杯道:“娘娘請!”

故人重逢,言語萬千,一直到日暮天黑,陸嘯天才悄悄離開,回到仲孫庸府中。

白華、趙依婷、東方春三人都擔心他出什么意外,聚在廳中等他回來,陸嘯天一進門,三人都松了口氣。

白華道:“嘯天,沒出什么事吧!”

陸嘯天笑道:“沒有,師兄師姐等急了吧!”

東方春笑道:“這么久不回來,大家當然急了,還以為你叫楊國忠給抓住了!陸師弟你可是艷福不淺??!”

“你不要瞎說?!閉砸梨玫潰骸靶ヌ炷閎ズ搴寰昝冒?!她連晚飯都沒有吃,在房里生氣呢!”

陸嘯天笑了笑道:“那好,你們聊吧!我去看看娟妹?!背雒胖北己笤?。

司馬玉娟正伏在桌上望著燭火發呆,見陸嘯天入門,冷視他一眼,冷冷地道:“來我房里干什么?我可沒有美酒佳肴來伺候你?!?/p>

陸嘯天笑道:“娟妹,若是笑一笑比什么美酒佳肴都耐人尋味,那種美??!真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什么嫦娥仙子??!貂蟬拜月??!西施浣紗??!昭君出塞??!都及不上‘芙蓉公主’開心的一笑,娟妹你千萬不要笑呀!否則我今晚一定會睡不著覺的…”

司馬玉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道:“馬,討厭了,老實交待,你們都做了什么?”

陸嘯天道:“我們能做什么,喝幾杯酒,聊聊天了?!?/p>

司馬玉娟起身含笑盯著他的眼睛,道:“就這么簡單?”

陸嘯天笑道:“那你認為還能做什么?”

司馬玉娟仔細看了看他的眼神,笑道:“好了,這次就饒過你了,不過你得陪我去吃飯?!?/p>

“沒問題?!甭叫ヌ旌Φ潰骸爸灰頤塹摹餃毓鰲?,叫我做什么都無所謂,請吧!”

司馬玉娟伸臂挽住他的胳膊,滿臉歡笑地走出房門。

“玉娟姐他是誰?”迎面走來一位少女笑臉。

陸嘯天順聲望去,淡淡地月光下,只見她身著一套然的綠色長裙,體態修長豐盈,面似桃花瓣般細嫩,目秀眉清,唇紅齒白,玲瓏地小鼻子,輕柔美麗,落落大方。二人的目光交接不禁都為彼此地容貌而呆住。

司馬玉娟抬手在陸嘯天地眼前晃了晃,不悅地道:“喂,沒見過美女??!真是討厭,她是仲孫伯伯的掌上明珠婉兒,今天下午才從外地回來的,婉兒妹子,他就是為了救我中毒差點死掉的陸嘯天?!?/p>

仲孫婉兒進前一步,盈盈一笑,道:“婉兒見過陸兄?!鄙釷┮煥?。

“婉兒妹妹不必多禮,這我怎么敢當,快快請起?!甭叫ヌ燜底啪鴕シ鏊?。

司馬玉娟忙打開他的手,進前扶起她,道:“妹妹太可氣了,走,陪我去吃飯,我快餓死了?!?/p>

仲孫婉兒回眸看了看他一眼,隨司馬玉娟離去。

陸嘯天微微一笑隨后跟上去。

次日,陸嘯天、司馬玉娟五人告別仲孫庸一家,返回九峰山。

光陰荏苒,日月飛逝,轉眼一年歲末。又是一個碧綠嬌艷的夏季,官道兩畔,楊柳成林。烈日當空,風飄暖芳。

驀地,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自西向東傳來,打破了綠蔭道的寂靜之空。路中,遠遠現出四匹快騎,馬上二男二女,衣著樸素,相貌非凡。各佩長劍,催馬賽騎。

其中一位粉衣少女,跨紅馬奔在最前,邊跑邊回頭看著“咯咯”地輕笑不停,那種天真活潑、那種嫵媚可愛、那種似水純潔、那種調皮的風采,除了“芙蓉公主”司馬玉娟,還會有誰?

其后三人不必說便是陸嘯天、東方春與趙依婷了。三人有意讓小玉娟跑第一,逗她開心,做什么事好說話。若不然這小公主耍起性子來,誰也沒轍。

四人此次下山并非玩耍,而是奉師命到城里買劍,為六月十五日的“芙蓉?;帷弊鱟急?。芙蓉門自建派以來,每隔五年司馬英龍便主持一次?;?,給眾弟子一個揚名立萬的機會。幾經比試,最終劍術勝過掌門人者,則被封號為“芙蓉仙子”或“芙蓉劍圣”名震武林,因為此?;?,武林個大小門派都會來人觀賞。

司馬英龍一直想**出一個,劍術勝過自己的弟子,可是二十年來未能如愿,眼見自己步入風燭之年,不禁感慨萬千。

陸嘯天四人一路上嘻笑著趕路,眼見夕陽西下,漫天殘紅,才走進華陰縣城。街上行人匆匆來往,買賣人收攤上板,一派忙碌景象。

四人久居深山,進的城來東瞧西望,見什么都新鮮。

司馬玉娟將馬丟給陸嘯天牽著,一個人蹦跳著走在前頭,咯咯咯笑個不停。正行間,迎面奔來五匹快馬,馬上騎者一色白衣,年紀都在二十歲至三十之間,提?;穎?,打馬狂奔,毫不顧及街上行人的安危。

司馬玉娟稍不留神險些被其中一人撞到,不禁勃然大怒,罵了句“**,你給我滾下來?!鄙硇甕壞刈萜?,飛起一腳,“砰”踢中他右腮幫子,那漢子一聲痛叫,“撲通”摔落在街上,砸的塵土飛揚。左右百姓見了歡呼叫好。

司馬玉娟飄身落地,得意地一笑,道:“敢無視本姑娘,真是活的不耐煩了?!?/p>

那漢子面紅耳赤,揉著腮幫子站起,怒視著她罵道:“你這小母狗為何偷襲本大爺?想讓大爺給你**不成?”

司馬玉娟隨不懂他后一句的意思,以他一句小母狗足以令她怒不可遏,在她有生以來還沒有誰敢罵她一句呢!“噌”拔出長劍,道了一句“我割下你的狗舌頭?!本鴕穌?。

陸嘯天忙進前一步攔住她,道:“娟妹不要沖動?!?/p>

司馬玉娟不悅的看著他,道:“你就知道管我,他在罵我,你沒聽見嗎?”一把推開他,“唰”出劍疾刺向那漢子面門。

那漢子也不示弱,拔出長劍與她,“丁丁當當”廝打一處。引得兩旁行人圍成圈觀看。

陸嘯天、趙依婷、東方春三人并身一處觀戰。

趙依婷道:“這幾個小子當街跑馬,實在可惡,應該教訓爾等一頓?!?/p>

東方春道:“那四個過來了,小心他們暗算娟妹?!?/p>

陸嘯天不用他提醒也明白?;に男【昝?,目光電閃,隨時準備先發制人。那白衣漢子身手笨拙,明顯不是司馬玉娟的對手,不出二十招,“砰”被她一腳踹倒在地,趕上前抬足踩住他的胸膛,長劍指著他的喉嚨,冷冷地道:“伸出狗舌頭,快一點?!?/p>

白衣漢子嚇得面色慘變,那肯真的伸出舌頭。

此時另外四個白衣漢子其中一人,忍不住揮手打出一顆鐵丸,直擊向司馬玉娟后腦。小姑娘聞的后腦暗器風聲,頭也不回一下,揮手巧妙的揮出一劍,“當”地一聲將那鐵丸猛地擋回去?!芭盡閉心欠燈髡叩那懊叛?,那漢子不禁捂嘴痛叫著摔落馬下,滿口吐血。

司馬玉娟這一招姿態美妙、動作瀟灑,引得左右一片掌聲歡呼。就連陸嘯天三不得不佩服她。

另外三個白衣漢子,見兩兄弟受辱,相繼出劍攻向司馬玉娟。與此同時,陸嘯天三人出劍迎上,三個白衣人雖未刺到司馬玉娟,但也逼她放開了足下之人。八人雙打,場面立刻擴大。只見人影飄,劍影飛,森森劍氣迎面生寒,圍觀眾人不斷后退。

正當八人之際,一隊官兵奔來,轟散圍觀眾人,頭目喝道:“都給我住手,住手…”十幾個官兵呼啦一下子將八人圍住,腰刀出鞘。

八人聞聲相繼停手,五個白衣人一見官兵來了,飛身由官兵頭頂越過上馬便逃。眾官兵隨后喊叫著追趕了一陣,未能趕上,只得放棄。

陸嘯天、司馬玉娟四人,剛欲離去,被官兵頭目橫刀擋住,道:“爾等不守法紀,當街擾亂治安,有失體統,隨本官到縣衙走一趟?!?/p>

“你沒長眼睛呀!”司馬玉娟毫不畏懼的道:“真正擾亂治安的都被你們這些**給放走了,反倒來抓我們路見不平,替天行道的,真是一群草包飯桶?!?/p>

官兵頭目怒道:“本官不管爾等是干什么的,當街就是違法亂紀,馬上隨本官走,否則別怪本官不客氣?!?/p>

東方春脾氣暴躁,騰的就火了,道:“好得很,在下倒要看看爾等如何不客氣!”

趙依婷怕把事情鬧大,忙把他拉到身后,含笑道:“大人請息怒,我們兄妹四人是芙蓉門的,來貴寶地辦事,剛進城那幾個白衣人就催馬向我們撞來,我們一時氣不過便動起手來,此時方覺不對,還望大人海涵,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兄妹一次吧!”

官兵頭目冷笑一聲,道:“少來這套,你們這樣的人本官見得多了,廢話少說,馬上跟我走?!?/p>

司馬玉娟進前一步,怒聲道:“你這狗官,是誠心與本姑娘過不去了,這可是你自己找的?!庇銼?,飛身進前,掌劈腳踢,“砰砰砰”幾個轉身便將四十幾個官兵盡數在地,回身又撲向那頭目。

那官兵頭目不自量力,還出刀相應,結果沒出三招就被她在地,**著爬不起來。

陸嘯天、趙依婷、東方春三人,都知道司馬玉娟的武功在他們之上,可從來沒較量過。今日目睹才知這小姑娘是真的厲害。

趙依婷第一個笑道:“娟妹好厲害呀!今天可讓我們大開眼界了!”

東方春接道:“娟妹打得好,真是痛快急了!”

司馬玉娟十分得意地笑著看向陸嘯天,等待他的夸獎。

陸嘯天并未言語,只是含笑向她豎了豎大拇指。

小姑娘高興地不得了,轉身沖那官兵頭目喝道:“起來,你不是要拿本姑娘去見官嗎?還不快走?!?/p>

那官兵頭目忙從地上爬起,強作笑臉道:“不必去了姑娘,一看四位就是俠士出身,小人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姑娘海涵?!?/p>

司馬玉娟冷哼一聲,道:“這還像句人話,快滾吧!”眾官兵連忙爬起,灰溜溜地離去。望著官兵的背影遠去。

司馬玉娟“咯咯咯”一陣輕笑,道:“今天玩得開心極了,我們也走吧!”

陸嘯天三人含笑相互看了看,四人相繼上馬,踏著夜色直奔仲孫庸府第。

月上東郊,光輝四照。

陸嘯天四人來至仲孫庸府院門前,不禁一片愕然。只見:門如拜寺,屋似破窯。窗格離披,任天風開閉。禿墻漏瓦,四處結蛛網,甚是荒涼。

“怎么會這樣?”司馬玉娟驚道一句,飛身下馬,越過門墻飄落院中,高喊:“仲孫伯伯您在里面嗎?仲孫伯伯…”

陸嘯天三人相繼飛落院中,轉首四尋。見到處荒草萋萋,已絕人跡。行至正廳門前,突地“噗嚕嚕”一群野鴿自黑暗中驚起,四下亂飛上夜空。四人大吃一驚后退開。

趙依婷蹙眉道:“這么荒涼,一定沒有人了,我們不要進去啦!”

東方春目視著黑森森的廳內,道:“我們既然來了,怎么也得看個究竟再走,免得心有余慮?!?/p>

陸嘯天道:“不錯,依婷姐與娟妹在門外等候好了,我們進去看看?!?/p>

二女點頭應了聲,望著他們入廳,司馬玉娟有些害怕,緊靠著趙依婷。

陸嘯天與東方春并身入門,定睛環視,隱約可見廳中桌殘椅碎,一派狼藉。后廳門也已破碎,一陣夜風吹進,忽然一股腐臭的氣味撲鼻而來,令人作嘔。

兄弟倆掩鼻自后門入內院。見門旁三具尸骨橫設,尸體已大半腐爛,惡臭難擋,細看其裝著,似是仆人。二人面色怒變,呆立片刻,繞尸而過。見得荒草從中另有幾具仆人的腐尸,幾十間房舍里面,均是破碎不堪,床地橫尸。

陸嘯天二人看在眼中,真是又怒又悲。嘆息凄涼,怨恨行兇之者,怒其官府不將尸體安置,卻任其暴棄荒庭。就連左右近鄰卻也怎生如此無情絕意?叫人好個凄楚悲涼。

兄弟倆正自怒發不平,感觸萬端。

忽聽院門外一陣急促雜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緊接著有人喊道:“他們在里面,統統給我拿下!快!”

二人心中一驚,飛步返回前院,與司馬玉娟、趙依婷姐妹倆并身一處。

只見幾百名官兵蜂擁而入,呼啦一下子將四人團團圍住。為首者是一個武官,年近四十,兇眉怒目,體壯如牛。手提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威風凜凜,殺氣逼人。

四人見眼前的陣勢,不由得向一起靠了靠。

那武官目視四人陰沉沉地一笑,怒喝道:“拿下?!敝詮儔ι磧松?。

陸嘯天朗聲喝道:“等一下,請問這位大人不知我四人身犯何罪?爾等如此興師動眾大舉拿人?!?/p>

那武官冷哼一聲,道:“問的好,大爺就讓爾等死個明白,半年前老賊仲孫庸,奸殺了府尹大人的九姨太,目無王法,狂妄留詩。府尹大人帶兵來緝賊歸案,不成想那仲孫老賊竟然率家奴拒捕,最終被府尹大人神功擊傷,棄家而逃,府尹大人派人追捕兩月有余,未能捕獲。故此讓這府院中死尸保留,引那老賊回來。爾等既是那老賊的親友,必知道那老賊的藏身之處,今日爾等既然來了,要想活命就得道出仲孫老賊的藏身之所,否則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p>

司馬玉娟心中大怒,進前一步怒罵道:“真是一群**,哪有留下姓名的道理,這分明是栽贓陷害,你們那個府尹大人可是王富忠?”

“那個姓王的老小子早的死了,現任府尹大人乃是柳無情柳大老爺?!蹦俏涔倨滄斕潰骸按笠豢張隳忝菃?,給我拿下!”

陸嘯天四人怨氣滿胸,四劍同時出鞘,分四面應上揮刀逼近的眾官兵。

剎那間殺聲大起,亂作一團。經過一陣拼搏,兄妹四人發現,這群官兵并非一般的縣衙捕快,而都是一些江湖歪門邪道出身,身手雖談不上高強,卻十分陰毒,并且人多勢眾,時間久了,四兄妹必有危險。

陸嘯天擔心司馬玉娟出事,猛攻幾劍刺倒數人,急聲道:“娟妹你與依婷姐先走,快!”

“不,我還沒打夠呢!”司馬玉娟幼稚地道了一句,依舊與幾個官兵廝打不停。

東方春也急道:“小師妹你別任性了,你們快走?!?/p>

趙依婷也看出勢頭不妙,逐步靠近司馬玉娟,道:“娟妹,我們快走吧!他們人多,時間久了我們會吃虧的?!?/p>

司馬玉娟打得火起,就是不肯離開。趙依婷硬拉她飛身上房,她才肯隨她越脊離去。

那武官正與陸嘯天相斗,見她們逃離,忙大喊:“一個也不許放走,快追!”數十官兵匆忙追出府院,隨后追去。那武官本來就武功平庸,稍一走神便被陸嘯天一劍刺傷左肩,痛叫著后退出丈余遠。

陸嘯天乘機助東方春逼退幾個官兵,二人縱身上房便奔。

眾官兵上不去房,待他們爬墻出去,陸嘯天二人早已沒了蹤影。眾官兵為了復命只好滿大街的亂奔亂找。

司馬玉娟與趙依婷甩掉官兵,投了一家客棧。

司馬玉娟心里總憋著一股氣,將長劍用力拋在桌上,十分不悅地道:“這口窩囊氣我可咽不下,依婷姐你怎么如此膽小,真是氣死我了!”

趙依婷微笑道:“行了娟妹,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們人多勢眾,我們犯不上與他們拼命,再者說了,他們又不是陷害仲孫伯伯的主謀?!?/p>

“好,有道理?!彼韭磧窬昝嬪幌?,道:“我們就去殺那個柳無情,為仲孫伯伯一家報仇雪恨,馬上就去?!弊テ鴣そ1鬩?。

趙依婷忙攔住她,道:“娟妹不可魯莽行事,那柳無情武功高強,連仲孫伯伯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們去了豈不是送羊入虎口,白白丟命,還是等嘯天他們來了商量一下再說吧!”

司馬玉娟道:“等他們,要等到什么時候,你又沒跟他們說來這家客棧,我可是不能再忍了,你怕死就留下好了,我一個人去?!蓖瓶闋?。

“娟妹…”趙依婷喊她不住,只好提劍相隨。

陸嘯天與東方春趴伏在一家民房頂,見一群官兵喊叫著遠去。

陸嘯天坐起道:“這個狗官如此可惡,豈能留他在世上繼續害人,干脆我們去殺了他,為仲孫伯伯報仇,也為華陰百姓鋤一大害?!?/p>

“好,我也正有此意?!倍醬閡慌陌駝?,道:“馬上就去,正好那狗官的狗腿子都不在府里,玉娟和依婷又不在我們身邊,也免得擔心她們,走!”

陸嘯天含笑道:“好極了,看來我們兄弟倆脾胃相投??!走,去殺他個痛快!”語畢,二人飛身下房,直奔府衙大街。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