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靈異 > 煞命師

更新時間:2019-03-13 17:54:03

煞命師 連載中

36选7中特号是奖吗:煞命師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掌中云 作者:血羔 分類:靈異 主角:陸絕蘇紫凝

主人公叫陸絕蘇紫凝的小說叫《煞命師》,是作者血羔 最新寫的一本靈異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命運本有數,一字知禍福。勸人多行善,趨吉又避兇。數以萬計的漢字究竟包含怎樣的乾坤?一個簡單的漢字如何又能詮釋人一生的命運?百年一遇的生辰八字、神秘曲折的測字世家、匪夷所思的題字改命、跨越三代人的愛恨糾...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煞命師 第7章賊老九 免費試讀

黑帽男買了票后遞給我:“對了,我叫江九,認識我的朋友都叫我老九,大兄弟你是不是沒吃飯,要不我先請你吃個飯?”

哦,原來他叫賊老九。

我擺擺手:“不了,客車發車時間一般都提前,我們還是先上車去吧?!?/p>

賊老九呲牙一笑:“那也行,走著?!?/p>

賊老九說完就要朝著客車站走去,不過,走了一半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回頭沖我笑了笑:“對了大兄弟,這么熱的天,你為什么帶著兩只手套呢?”

這我該怎么回答?

我一邊跟了上去,一邊有意無意的掃了他衣服一眼:“那你這么熱的天兒不是也穿了一身密不透風的黑袍子么,我問你為什么了嗎?”

賊老九哈哈一笑:“大兄弟果然有意思,我喜歡!其實吶,我穿黑衣服是一種習慣,們這行的習慣,不露手不露腳?!?/p>

你可拉倒吧,我又不是沒見過比較專業的偷兒,我怎么沒聽說過賊都有這么個怪癖?

不過我也沒揭穿他,等我倆人上了客車坐下來了以后,我就開始琢磨怎么能讓他找我測字。

這賊老九倒是個嘴上閑不住的,他見我也不說話,自己先主動找了話題:

“哦對了大兄弟,你那錢包里透明加層那照片上的姑娘是你媳婦?大兄弟有眼光啊,長得真俊?!?/p>

這話題選錯了。

一提到我錢包里那張黃鶯鶯的照片,我就立即想到那天,黃鶯鶯用她那雙秋波美目溫柔的看著我,撫摸著我的臉說:“陸絕,沒錢還說什么愛我呢,坐在寶馬車上的姑娘根本不會哭,坐在自行車上的黃臉婆才會哭斷過氣兒的,你難道希望我變成后者嗎?”

我從兜里掏出一顆煙,心情略帶煩躁,賊老九卻出人意料的非常有眼力價,一看他提到這照片我卻不說話,就知道了這里面有故事。

不過,有眼力價歸有眼力價,好事兒的他,是沒打算就此打住這個話題的,只不過是換了個詢問的方式:“怎么,大兄弟,為這女人所傷???初戀?”

他的語氣放平緩了些,聲音也放輕了不少,言語間有著安慰的味道。

我不禁在心里暗自佩服,這賊老九想必也是走南闖北不少時日了,不然不會這么懂聊天之道。

我吸了口煙,一只手按在了膝蓋上,身體微微朝前傾,側頭看著賊老九:“其實也算不上初戀,我初戀那姑娘,我就看過一眼?!?/p>

賊老九一聽這話,呲個牙就樂了:“你還別說,這一點你跟我一樣,那些臭娘們都說什么男人的初戀很難忘,其實也不是,我就忘了我那初戀長啥樣了,我倆也沒戀愛,但是我就覺著她是我初戀,這就是個情結,沒轍?!?/p>

我頓時來了興趣,于是我抬起沒拿著煙的那只手,推了推賊老九的肩膀頭:“怎么回事,說說?!?/p>

賊老九頭一偏,賊賊一笑:“那咱倆交換,正好這路途也還挺遠,就講講這‘初戀的故事’怎么樣?”

他說到‘初戀的故事’五個字的時候,還故意拖長了音。

我呼出一口煙霧:“行,那我先說?!?/p>

原本賊笑著的賊老九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我會說‘我先說’

“那敢情好。我這人就樂意聽桃花史?!痹衾暇糯盜松諫?,引得客車上的賣票小姑娘直往我們這邊瞅。

我猛地將后背朝著后車座一靠,想流露出點兒滄桑的樣子來回憶,但是勁兒一不小心使大了,這破客車年頭有點兒久,車椅又殘次,猛地一下子磕的我后背生疼。

我一邊尷尬的重新坐直身子,一邊開始跟他兩個人繪聲繪色的講起我剛上山那一年遇到的那個‘奇女子’

其實到現在為止,我都不知道那‘奇女子’到底是不是個女人,甚至可以說,我都不知道,那是不是‘人’但是到了后來,我懵懵懂懂的知道了男女之情后,我就一直覺得,她就是我的初戀,這種想法到底是怎么冒出來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打這想法第一次冒出來,我就認準了。

那時候我剛上山和我師傅生活,那天我按照師傅要求去山里采藥,路過一個自然河的時候,在那河邊,見到了那個女人。應該算的上是女人,因為當時的她有著一頭長發,雖然長發亂糟糟的。她沒穿衣服,全身都沒穿。就那樣蹲在河邊玩弄著河水,從我的角度看去,只有她白花花的背影。

年少的時候是不懂男女之事的,連男女之間的差異都不懂。

見到這么一個白乎乎的東西,我只覺得十分驚奇,因為從我的角度看去,她的下面,沒有我有的那個‘東西’

于是我蹭蹭蹭的就跑了過去。

我的出現讓她嚇了一跳,她當即發出一聲嚎叫。

這不叫不要緊,一叫,嚇了我一大跳,甚至當時腳下沒剎住,河邊泥土又滑,我直接就一**摔坐在了她面前,她則向后連跳兩步,就將雙手放置在了地上。

我當即揉揉眼睛,最后我確認我沒看錯,她是像動物一樣,雙手雙腳都放在地上。

見我直勾勾的盯著她,她又將雙手抬了起來,這回,她像個人一樣,站在了我面前。

很多年以后我都無數次的回憶那個場景,林子枝葉茂盛,透過樹叢間隙灑落下來的陽光,零零碎碎的投射在她的身上。

確切的說,是她的裸體上。

但當時的我看到的她,就已經雙峰飽滿的像兩顆桃子,還是熟透的蟠桃。

她的肌膚很白,那種白色是自然的,在那以后,我在城市里也見過很多白皙的女子,卻都和她的白不同。村里的女人就更不用說,倒不是嫌棄村里的女孩兒,但是坦白說,那種瓷白的膚色,村里姑娘是少見的。

當時的她,她的臉雖有些臟,但是卻抵不住她臉上那雙靈動的眼睛。

我再也沒有見過那么漂亮的眼睛。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