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武俠 > 武狂小道士

更新時間:2019-10-17 12:00:04

武狂小道士 已完結

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武狂小道士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奇熱聯盟 作者:王小菜先生 分類:武俠 主角:王小武莫素蘭

甜寵新書《武狂小道士》是王小菜先生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仙俠類型的小說,主角王小武莫素蘭,書中主要講述了:王小武無意冒犯了黑幫而入黑拳界,陰差陽錯踏上問武之道,只道是華夏真功夫,豈容質疑?膽敢犯者,狂扁之。王小武暗自傾心純良師姐,為了擺脫命運的桎梏,終踏入問仙界,大展武狂真功夫,混跡仙界立王道……我為狂,...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武狂小道士 第8章:武狂悟道妙玄機 免費試讀

大明天宮,白晝春意盎然,夜間寒冬雪意,而晌午時分,烈日當頭,可謂炙烤萬物,尤其天宮之下,血海翻涌,更顯恐怖,每下筆直陡峭天梯一階,王小武不禁轉目觀望一番四周。

鳥兒清唱著歌謠,花兒爛漫在山腰,尤其山腳,只一眼而已,令人陶醉,漫山遍野,花山花海,何樣美妙之境,目不暇接,美不勝收。

因雪融化浸入山體,白天之際,山泉涌冒,匯聚山腳,成小清河,聚淺清潭,晌午過后,王小武才至山腳河邊,望眼河中,偶爾魚蝦共舞,若詩若畫,該是一番美景,而落王小武眼中,卻是口水。

河中蝦作戲也好,魚群舞也罷,王小武眼里心里,只有吃,這是自小養成的習慣,何況,農村農民出身,眼中腦中,不缺山水畫,這等程度,根本不足道哉,唯有腹中充饑,方為上策。

說時,王小武挽起袖子,下河開干,先是裝模作樣的蝦,再是假情假意的魚,只一腳下河,蝦躲身,魚四散,只有一腳煙塵般濁水。

俗話說,渾水摸魚,不無道理,王小武左摸一把右抓一番,只出三五個小時,暮色將至,氣溫下降,已是滿載而歸,時師姐未弄飯菜,王小武又再下廚,儼然神廚,稍過些時間,魚頭青菜湯外帶煎魚一鍋,已上了桌。

太虛望之,口水直流,師姐聞之,垂涎三尺,那等繁文縟節,早已拋諸腦后,手抓者,搶食者,動以全身計謀和氣力,各展神威,王小武亦不落后,尤其挨揍之后,需要補補身體,以此為由,大快朵頤。

吃飽喝足,三師徒仰椅而靠,有人呼滿足哉,有人呼毀道哉,亦有人呼美妙哉,各思心事,卻是暗樂,尤其太虛,翻身而起,嚇王小武一跳,尚不知何意,太虛之言,令王小武臉露尷尬,一臉黑線。

“今后飯菜你負責了?!碧榱陳緞θ?,挑挑眉毛,卻把目光從王小武移至女徒弟身上。

王小武欲抗議,卻覺側面霸氣寒意,襲面而來,不禁轉頭,寒氣逼人,似有開打之意,雖有圣藥輔助,此半日光景,未痊愈,若再慘遭,此臉盡毀矣。只為風流倜儻容顏,王小武只能忍痛點頭,心中之苦,從其眨眼不斷,可見一斑。

師姐見狀,滿意微笑,何謂一笑傾城,再笑傾國,如是師姐之。

“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王小武默默念叨,太虛忽略之,師姐勾嘴一笑,笑靨如花,可是,王小武心里,卻是生出一詞,詞曰:蛇蝎美人。

此樣悲催,可憐的王小武。

此去一月,王小武三不五時下山抓魚,便是無魚,其農家小菜功夫,也大得師傅和師姐的贊許,每每吃得鍋碗干凈,甚時連魚刺都想吃了。

此番一月,王小武閑則練武,卻不敢再邀師姐切磋,因心中懼怕再被慘揍,而偶爾聽聞太虛講道,細心時,才覺有料,雖緲緲不可捉摸,阻塞難以通明,冰山一角,卻令其興趣濃厚。

每每用心,其道之悟心,甚高于莫素蘭,其理者,月余而已,已得大半,雖不勝師姐十年功力,無法透人眼而窺其心,但察言觀色之能,亦有大幅提高。

尤其以鬼學神說,王小武感悟更深,其為虛,卻為生,其為空,卻為感,區空談之境,高視聽之覺,強者之世,可聚以氣而為實,故鬼神傷人者,亦虛亦實,虛者為鬼神,實者非為鬼神,是故虛實相生相存。

天上地下,唯氣不變,靈者以氣聚形,人者仰氣而活,神者凝氣成力,萬物者如此種種,無異樣,皆為氣者,氣者二分,一為陽,陽生靈,一為陰,陰生魂。靈以聚形而活,形之不同,類之別也,魂以游蕩成鬼,鬼為無依之命,遇陽則焚,久陰則厲。

陰陽度,乾坤象,如是也。

“那捉鬼豈不是說笑,而只能滅鬼?”王小武想及世人所言,而極太虛之意,鬼為陰魂,聚久陰而成型,可成厲鬼,人為生靈,靈以陽生,陽觸陰,其不魂飛魄散?

“非也!”太虛道,后而詳述。

靈者生性,魂者留性,本同根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相通,相交相融,摻雜難分,靈者雜其陰,則嗜以血,故稱人魔,陰者雜以陽,性和,常不以攻人,故稱善鬼。

人魔者,亦有善者,視相而定,善鬼者,亦有惡者,亦視相而定,相生心,心生善惡,皆因心也。

“心生善惡?”王小武不禁想起師姐,轉而看之,亦見師姐看向他,四目相對,兩人一驚,急忙轉頭,默契鬧心,欲認真聽道,卻是不約而同,再難尋道。

太虛心境通明,何嘗不知,故而曰:“你們先回去吧!”

兩人謝道出門,兀自不言,各拐方向,各繞角落,只繞到大殿背后,又在相遇,師姐翻一白眼,搶先一步,王小武亦不落后,爭相上前,師姐見狀,腳一飛,掌一翻,氣如虹,劃空揚塵,實力非凡。

王小武眼疾手快,借道東風,只一旋身,飄然落地,腳下一彈,卻如飛彈,掠空而進,師姐見狀,長袖橫掃,夾勁風,一招橫掃落葉,齊卷王小武腰際。

“蛙跳第一式,走你!”王小武力定雙腳,手上一伸,腳下一彈,正如青蛙之跳,一躍而出,模樣奇丑,卻立竿見影,功效卓然。

“捆仙縛!”突聞師姐嬌喝,不知何時,頭上粉色紅綾,已自在手,只見紅綾齊卷如龍卷風,登時束縛王小武空中小腿,再嬌喝一聲“甩蔥根”紅綾一甩,將未落地的王小武直接甩向身后地上。

“蛙跳第二式,翻身式?!蓖跣∥淇罩屑焙紉簧?,本伸長的身體,瞬間成團,雙手抓小腿,大張曲腿,若如廁一般,何其之丑,簡直丑出新境界了,不過就實用性而言,如第一式一樣,此番他輕易解開了師姐的紅綾,安然落地了。

“嘻嘻…”王小武見師姐玩心大起,頓時歡樂一笑,師姐卻是勾一嘴角,眼微微瞇,紅綾回收之際,目現銳光。

“冰天雪地”師姐說時,卻未出招,只見其手掌之中,匯氣凝形,嗶哩吧啦一寸一寸,凝結而成一把劍,竟是一把冰劍。

“這不科學??!”王小武暗道,徒手生冰,那還要空調干嘛?可是,事實就擺在他面前,容不得他懷疑,卻見師姐把冰劍一指王小武腳底,頓時寒意由腳而生,“啪啪啪…”的聲響之后,王小武已經被定住了,竟然被厚厚的冰塊,凝結冰凍。

如今切身感受,王小武更不敢懷疑了,只是太過匪夷所思,尚在愣神之中,無法自拔,再看師姐,笑顏依舊,只是更加詭異邪魅,而后冰劍一指王小武胸口,輕聲說道:“冰心玉雪?!?/p>

“師姐,別??!會出人命的?!蓖跣∥湓儼桓頁亞?,當即求饒道,師姐莫素蘭卻并未動色,仿佛不想就此輕易放過王小武,王小武只見冰劍尖端,寒氣微微一泛,隨同王小武心臟處,陡然一陣,寒意自心底而生,手腳一麻,瑟瑟發抖,全身至寒,竟是體內而發。

“哈休—”王小武一把鼻涕不適時宜地掛出鼻子,師姐見狀,莞爾一笑,其樂無比,卻將冰劍收起,笑著甩一甩袖子,大搖大擺,得意非常地入了閨房,獨獨留下王小武,兀自凍在地上。

“嗚嗚嗚…又悲催了?!蓖跣∥淇上攵?,若待冰化,怕是要好長一段時間了,若是把腳凍壞了,那可就嗚呼哀哉了,說時,更覺雙腳發麻,早已不知感覺,心中更急。

本欲求師姐,心有所觸,本就心冷之人,如何求得發善,如此一想,又自灰意在心,只一轉念,心生妙計,師姐面上無善,心底純良,若是自己如雪夜,估摸就得解放了。

王小武如此一想,當即叫喚了師姐兩聲,果然,師姐不為所動,稍時,卻又再叫一聲,聲若**,語出飄渺,氣息微弱,極不妙狀,后倒栽于冰上,自裝作不省人事模樣。

時過十分鐘之久,師姐溜門看時,見狀之下,心何等急,上前一撐王小武后背,摸其額頭,并無燒象,略舒口氣,吐氣如蘭,卻撒王小武臉上,王小武暗道香呼,卻不敢露餡,否則命便危矣。

師姐隨手一劃冰塊,頓時咔嚓作響,冰塊裂斷,隨后將王小武抱回閨房,安置床上。

畢竟長于王小武,女子發育又較早,個子比王小武高上許多,若大姐姐一番,細心呵護王小武,先是熱毛巾敷額,后是喂食良藥,好一番細致,惹王小武暗自感動,卻是摒足了氣,才不至露餡。

或許關心則亂,師姐莫素蘭竟不曾發現王小武為假裝之象。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