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武俠 > 天網恢恢之山河同在

更新時間:2019-10-28 19:53:12

天網恢恢之山河同在 連載中

彩票36选7开奖查询:天網恢恢之山河同在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風雨各一程 分類:武俠 主角:易天甄若蘭

主角是易天甄若蘭的書名叫《天網恢恢之山河同在》,是作者風雨各一程寫的一本武俠情緣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北宋末年,楊家將西征西夏全軍覆沒,僅有渾天侯穆桂英孫媳等三人逃脫并生下一雙遺腹子取名易天、字山河,易地,字江山,兩人在生母及其侍女分別帶領下遁入江湖,成長為兩個性格截然相反的角色。在對外戰爭對內傾扎中...展開

本書標簽: 青春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天網恢恢之山河同在 第一章 一語成讖 免費試讀

有自號塞北牧翁者有西江月一首,算是我們的開?。?/p>

忠孝換身黃袍,信義值一杯酒,斧聲燭影一命休,天網恢恢不漏。

攘外必先安內,詞工夢好,開門揖盜靖康策,到底階下成囚。

先不說這首歪詞才情以及平仄對仗,單就這區區一首小令竟能將趙宋一代之人情世故刻畫得入骨三分這一點就不能不讓人佩服的別出心裁。其中既有對趙匡胤陳橋兵變從人家柴氏孤兒寡母手中奪得政權到杯酒釋兵權、再到在斧聲燭影被其弟趙光義送上了西天的嬉笑怒罵,又有對皇帝趙佶的聲色犬馬并最終導致靖康之恥等重重變故的憤憤于表,更有對趙宋一代最臭名昭著的攘外必先安內、尊文抑武、夜郎自大而又偏偏甘心做兒皇帝的國策之口誅筆伐。言語雖嫌刻薄并竭盡譏諷挖苦,但也基本符合有宋一代衣冠倒置、君昏臣奸、宵小處上、大賢處下的混亂局面。

由于上梁不正、下梁自然也就歪歪扭扭,有宋一代奸臣多、昏君多、忠良之士多難以善終也就見怪不怪、無獨有偶了。這其中既包括北宋楊家將慘淡收場、更有南宋穆以莫須有含冤早退,直至最后被女真人一舉攻破東京汴梁、兩個皇帝一起成為階下之囚,不僅創造了中國歷史上漢人政權的奇恥大辱,也令后世諸家莫不扼腕長嘆、拍案而起。個中得失自有史家褒貶,我們僅攫取其中一小段故事博諸君哈哈一笑。

第一章一語成懺

話說自公元960年后周大將趙匡胤趁著主幼力弱搶了人家柴氏、之后又被自己的弟弟趙光義在斧聲燭影中奪了性命,接著趙光義子孫三傳兩傳、跌跌撞撞終于到了宋哲宗元佑年間,在古渭州通往后來山西的官道上人們突然發現三人三騎在前面玩命地飛奔,哪架勢顯然是在逃命。

在她們身后一箭多地至少有數十名軍士、外加幾名江湖人士卻在緊追不舍,典型的一幅千里追蹤、獵犬追逐獵物的戲劇場面??茨鞘克淙徊換崳涔Φ桓齦鲆菜闈亢犯閃?、訓練有素,顯然是久居軍旅之士;而那幾個江湖人士則打扮的古怪異常、甚至讓人忍俊不禁,雖在馬上也難掩他們身居不俗的武功內力。

前面在玩命逃跑的是三個女人:一個應該是個大家**、年紀二十來歲;緊隨其后的是一個年紀小一些、看打扮和穿戴應該是這位**的丫鬟或侍女什么的。至于跑在最后、承擔殿后角色的則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女人。三女雖然均面呈焦瘁之色,但也不乏英武之氣。

面對此情此景,大家自然會想到這或許是某大戶人家的家眷或夫人遇到了土匪打劫、又或者是被仇人追殺等等,畢竟這種狀況在有宋一代是如此司空見慣、累見不鮮不是。尤其是此地處于北宋和西夏國交戰前線、是雙方不斷拉鋸地區,自然談不上任何有效的,出現這種狀況就更見怪不怪了。

強悍如此、而且肯定不是泛泛之輩的三個女人尚如此狼狽不堪,一般平民百姓恐怕更只能為人魚肉、聽天由命了。要知道,甚至在幾千年后這塊土地上的那些飽受摧殘的民眾之生存權和生命權都還成問題,更可況是現在?更何況是在戰亂之中?不都說存在即是合理、司空也就見慣了嘛!久而久之大家也自然變得越來越冷漠。治人者心安理得、為所欲為;治于人者則只能逆來順受、無動于衷。

說著說著有點跑題了。過路諸君千萬不要誤會,因為這次大家確實有點看走眼了、至少有主觀臆斷之嫌。因為追趕者既非土匪強盜、也非一般仇家,而逃命者也非一般大戶、更非富商大賈、過路行人。更重要的是他們也不是來自正在交戰中的宋、夏雙方。恰恰相反,他們竟然都來自正在與西夏交戰的大宋軍營。

“兄弟們,再加一把勁!追上那三個娘們、斬草除根、一勞永逸,童大人一定會大大有賞!”一個軍官摸樣的家伙在為自己的部下鼓勁。

“我說折將軍!俺們兄弟可不是為了加官進爵才趟這趟渾水的。抓到她們后俺們兄弟也沒有別的要求,除了把童大人答應給俺們的賞金發給俺們外,最好把那兩個年輕的娘們先交先交給咱們兄弟泡制一番再殺不遲!”

那幾個江湖人士中一個打扮的古里古怪、又矮又胖的家伙一邊催馬向前一邊大聲地嚷嚷著。這幾個家伙顯然不是當地人,語氣中怎么聽都有一股煎餅卷大蔥的味道。

“殷五尺你就別做白日夢了!這幾個人可都是童大人特意囑咐的要犯,必須立即誅殺、斬草除根!一旦讓她們逃脫,壞了童大人的大事誰都吃不了兜著走!你殷五尺也不差這兩個娘們,還是別沒事找事、徒惹事端!難道你忘了啥叫夜長夢多?”那個被稱為折將軍的自是一口拒絕,滿臉不屑之色。

“老折你何又必假裝正經?再說她們反正馬上也要去見了,就這么白白地殺了豈不浪費?讓我古里古怪先享受受一番又何嘗不可?這才叫物盡其用、不浪費大好資源不是!”那個被稱為殷五尺的家伙還在不厭其煩、死乞白賴地嚷嚷著。

“折將軍你這就是為難我們五弟了!要知道我五弟號稱古里古怪人**可不是白叫的!只要遇見女人就會**之極。又豈能放過這樣近水樓臺的機會!”那幾個江湖人士一個高瘦高瘦的家伙一面笑著一面打趣道。

“四哥別開小弟的玩笑了!俺這個外號可只有咱們兄弟知道,哪能在外人面前宣揚?雖然小弟根本不在乎。何況你四哥怪里怪氣的名聲又好得了多少?”又是那個第一次說話的家伙在嘟囔道。

“這我還真不知道!我原來一直認為殷五俠僅因為身材不過五尺才有殷五尺這一稱號的,難不成還有另外一個叫人**的綽號?看來是本軍門少見多怪了?!蹦歉霰懷莆勱囊蒼詿蛉?。真不知道他是真在道歉還是在冷嘲熱諷。

“折將軍有所不知!在我五弟的家鄉話中,這人字和殷字讀起來是沒有區別,加上他古里古怪的個性和見到女人就走不動路的特點,久而久之這殷五尺也就變**了。好歹咱兄弟不在乎這些,甚至堅持認為這種稱號和舉止更能弘揚咱齊魯七怪的威名不是!”那個被稱為四哥的在不停地解釋著什么。也不知道是在討好那個被稱為折將軍的軍官還是在沒話找話、洋洋自得。

“我說老折呀!既然你知道了咱兄弟的外號和嗜好,你就大方一次,索性答應抓到那三個娘們后先讓我享用一番再還給你處理得了。不都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古里古怪殷五尺仍在喋喋不休。

“怎么叫外號是你們的事,但這一次你們可別想得逞!有一句話叫士可殺而不可辱知道嗎?前面三位雖屬女流之輩,但再怎么說也是忠義之后、其中更有我朝英雄。雖然軍令不可違、必須誅殺,但本將軍絕不會允許你們胡鬧和侮辱她們!這可是我的底線?!斃照鄣慕蠢匆殘硎橇夾奈淬?、也許是在沽名釣譽,又或者是在與這些貌合神離、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家伙討價還價。

或許是感到勝券在握、又或許是在享受著貓戲老鼠的感覺,這幫家伙在緊張地追趕中竟然還在相互打趣、半真半假地在嬉笑著。

“五弟不要瞎開玩笑了!一切聽折將軍的,先抓住她們再說不遲。否則壞了童大人的大事看我不好好地收拾你!”那幾個武林人士中一個細高挑、長得像雷公一樣家伙也說話了??蠢此Ω檬竊謖餳父鑫淞秩聳恐械睦洗?。他這一出口不僅那個叫殷五尺的馬上住口了,連那位被稱為折將軍的也連連稱是。

“我說少奶奶,咱們就這么被動地逃跑可不是回事。這幫家伙簡直陰魂不散,都這樣不離不棄地追了咱們三天三夜了還不肯罷休,看來是志在必得。如果不采取點措施根本就無法擺脫他們?!鼻懊嫣優艿娜讎酥心歉瞿曇徒洗蟮吶趴謁禱傲?。

“姑奶奶說的不錯!可你看我們就三個女人,再加上我這身體又不爭氣,如果僅僅是那幾十個軍卒也就罷了,偏偏童貫這廝老謀深算、竟然把齊魯八怪也派來追捕我們。我們三個根本雙拳難敵四手不說,就是這樣跑下去不被他們殺死也得被累死。實在不行我們就不跑了,大不了跟他們拼個魚死網破!”

奔跑中那個**一樣的女開口回話。她說的倒是實情,不然她們三個又何必如喪家之犬、狼狽逃命。只是三個人看來都明白了,跑來跑去恐怕也難以逃脫,所以語氣中才有那樣的絕望和無助,盡管不乏倔強和堅毅。

“我說姑奶奶和少奶奶!以九兒看反正我們也逃不了,不如干脆以逸待勞、就在這里等他們上來,就聽少奶奶的跟他們魚死網破,也省的讓他們這樣追得這樣狼狽不堪!”這次是自稱九兒的丫鬟也不甘寂寞道。

“九兒千萬不要胡說!少奶奶更不敢輕言放棄!你可懷著少將軍唯一的骨肉,更是咱天波府僅剩的血脈。少將軍及渾天侯諸位姐妹的不白之冤還要靠他昭雪呢!記住,無論如何也要把孩子生下來、撫養長大!九兒更要誓死?;に?!”年紀大一些女人好像突然有了主意、又好像交待后事般地說出了這一番話。

“姑奶奶說的不錯!可你看現在這局勢我們也得逃脫得了才是!再說我這肚子也不爭氣,開始一陣陣疼的厲害。難道這小家伙也跟著搗亂、要提前出來了?就怕-----”年輕**欲言又止。

“都說蒼天有眼,要我看是瞎了眼才對!想我們楊家幾代忠良、更為趙宋皇朝浴血疆場,奮不顧身,難道今天真要這樣全部不得善終?這也太讓人心寒了!”叫九兒的丫鬟能有多少城府,如此內外交困、走投無路之際自然連老天都詛咒上了。

“孫少夫人放心!九兒姑娘也不要怨天尤人!姑奶奶我深受主人大恩自然會拼死以報!等一會到了前面山腳拐彎之處,你們兩個就棄馬離開大路轉向山區,我則帶著馬匹繼續沿著官道前行引開他們。等擺脫他們后我們再到雁門關下預定的地點相會!”年紀大的女人看來心意已決,開始排兵布陣、安排一切。

“姑奶奶說哪里的話?我們主仆三人可是整個家族僅有的者,死也要死在一起!現在分開讓姑奶奶一人獨自承擔危險,作為晚輩我們又于心何忍?”**顯然知道老年女人的想法,自然一口拒絕。

“孫少夫人這個時候可不敢任性、更不能任性!現在保存少將軍的骨血、不讓人斬草除根才是重中之重。當今之際如果后面追兵僅僅是折可適這樣的軍旅之士,雖然殘暴和對于軍令執行不會打折扣,但畢竟相對簡單、我們也未必沒有機會。真正可怕的是那幾個被稱為齊魯八怪、為江湖不恥的武林敗類。他們不僅兇狠成性、陰險狡詐和不擇手段,每個人更是一頂一的武功好手。既有頗富心機和無所不用其極的老大妖魔鬼怪傅希元,更有善于追蹤、無惡不作被人稱為人**的殷五尺。想擺脫他們談何容易!當然兩位也不必灰心,姑奶奶這把鐵棍擊殺過多少番兵敵將、身后的那幾個嘍羅想要我的命也沒那么容易!你倆只管放心地走,等收拾了他們我就去找你們!九兒記住要好好照顧孫少奶奶!”

年紀大的女人一幅不容置疑態度說完這些話后就不再言語了,看來剩下的兩個肯定是被她說服了。也是,這種情況下人誰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不是!

看到兩個同伴躲進了山間的灌木,年長的女人立即轉身帶著那兩匹空馬繼續向前奔跑。她的目的顯然要想把追兵盡量向遠處引。只是不知何故,在沿著官道繼續跑了半個時辰后女人卻突然采取了一個讓人不可思議的行動。只見她先是在那兩匹空**上各猛擊一棍讓他們絕塵而去,自己則出人意料地調轉馬頭站在了官道的中央。那樣子顯然是在以逸待勞。

不能不承認這年長的女人為了主人的安全確實動了一番心思。先是帶著追兵又跑了幾十里路、離開和那兩位年輕女人分手的地方已經很遠了,接著又把兩匹空馬放走以便造成她們三人在此地分手、兩個年輕人繼續朝前面跑了的假象,而她自己現在留下來自然是要打掩護的、換句話說她是要用自己的生命報效主人了。因為她自己非常清楚,后面的追兵是不會善甘罷休的,任由他們這樣追下去自己三人早晚會被攆上。重要的是自己對付他們確實沒有必勝的把握、甚至加上她們兩個也不行。

現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在這里盡量拖延時間,哪怕最后戰死在這里。但愿對方不會想到兩個年輕的女人早就下馬奔山里去了!但愿天佑好人、能讓自己主人逃過這一劫。女人一面調整著自己的呼吸,一面暗暗地禱告著。

“跑??!怎么不跑了?你們不是挺有能耐嗎?跑來跑去還不是最后給老子停下來了!咦!怎么回事?那兩個年輕的娘們哪里去了?就剩下你一個老娘們還有什么意思?”

又是那個老是出言無狀的銼胖子殷五尺不著邊際地率先開口。

“我說折將軍!再怎么說你也是將門之后,行事更應該光明磊落!怎么竟然和一個閹人勾結在一起、干起了這陷害忠良的事情來了!難道你不知道渾天侯祖孫及其數百親兵就是因為童貫奸賊與西夏人勾結才陷入埋伏、全軍覆沒?現在他們又想把楊家剩下的唯一血脈抓住并斬草除根,折將軍難道真要這樣助紂為孽?全不管他們是如何喪盡天良?”

年長的女人知道與這些江湖敗類根本就講不通道理,而且也可能根本就不屑搭理他們,所以根本就不與那幾個江湖人士搭話,而是直接把矛頭對準了那位領兵的軍官。也是,既然打定主意要拖延時間,自然只能和對面被稱為折將軍的動起口來。

“楊將軍此言差矣!常言道軍令如山,在下既然奉了童副監軍的軍令,心甘情愿也好、勉為其難也罷,總要將你們緝拿歸案,如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在下也知道跟在你們后面跑來跑去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自然比不得躍馬橫槍、上陣殺敵來的痛快。只不過其中是非曲直可不是在下該管的事,至于楊將軍口中的什么勾結、陷害等等,恕折某毫不知情!要我說楊將軍也不必多費口舌,既然你言之鑿鑿,不如干脆隨我回去,大家一起到章統大帥那里理論一番,是非曲直相信最終還是能夠辨明的。實在不行還可以回汴梁面圣不是?像你們這樣不辭而別總不是回事吧!請楊將軍還是把她們兩個也叫出來,跟我們一起回去最好!”

既然被人家尊為光明磊落了,這位姓折的將軍也決定先禮后兵。反正自己一方本來就勝券在握,能不動手自然是不動手最好。

“折將軍這就是揣著明白裝糊涂了!童的用意就是斬草除根!如果老身真跟你回去了,別說我們根本就回不了汴梁、連見到了章統帥的可能都沒有。到時候哪可真是由著他們無中生有、欲加之罪了!折將軍口口聲聲說是奉令而行,諸不知這就是助紂為孽、就是為虎作倀?老身倒是希望折將軍能念在大家都曾經為大宋王朝浴血沙場的份上、念在楊家一門忠烈、至今幾乎被滅門的份上放我們一馬,也算為自己積些陰德可好?”

被稱為楊將軍的年長的女人顯然還不死心,再次努力進行說服工作。也許她明知道這是對牛彈琴,只不過為了拖延時間才不情愿地放下身段、徒勞無益地在這里廢話一番就是了。

“楊將軍這就是為難我折可適了!老實說我對楊將軍是非常尊重的、更實在不想與楊將軍動手,但軍令我也不敢違背?;故悄薔浠?,將軍跟我回去,大不了我折可適陪著你們到章大統帥那里辨明是非還不行?”自稱折可適的也不是,好說歹說還是不改初衷。

“折將軍與這個老女人廢什么話?難道將軍看不出這個老女人根本就是在拖延時間、以便讓那兩個年輕娘們逃得更遠些罷了。要我說我們不如趕快將她拿下、繼續追擊才是!”這次是那個瘦高個、雷公臉的家伙不耐煩地開始插嘴了。

“傅大俠不得無禮!楊將軍再怎么說也曾是我大宋朝的英雄,我們應該給她以最起碼的尊重。能不動手還是不動手的好!”自稱為折可適的顯然想繼續唱紅臉。一面阻止那位被稱為傅大俠的人繼續出言不遜,一面繼續向年長的女人進行攻心之舉。

“真不知道是哪對奸夫**的褲腰沒系結實生出來你一個跳梁小丑也敢在這里丟人現眼!老身與折將軍對話,你一個只知賣身求榮、勾結外敵的江湖敗類和妖魔鬼怪也配出來說話?信不信老娘我一發威一棍子悶死你?”年長的女人終于也不耐煩了,轉身面對那幾個江湖人士開始大聲指責、甚至爆起了粗口。

“算你個老娘們有見識!不錯,老子幾個就是妖魔鬼怪又咋的?不怕告訴你,我們就是大名頂頂的齊魯八怪。老子就是他們的頭--------妖魔鬼怪傅希元。你老太婆如果知道老子的厲害就趕快下馬受擒,也省得老子動手。至于說到什么求榮、江湖敗類這些話誰都能說就你們楊家說不起。說到老根們的什么老令公楊繼業最初的老東家姓劉的折什么人?他們可是與割讓燕云十六州的石敬瑭都是沙陀人,是胡人建立在中土的政權。你們助紂為虐就不算勾結外敵、求榮?”

你還別說,這個瘦高個、雷公臉的家伙也不是善茬,不禁臉皮夠厚、毫不含糊地報出了自己并不光彩的名號也還罷了,而且一幅引經據典、振振有辭地反唇相譏,雖有強詞奪理和狡辯之嫌,到也不算完全意義上的空穴來風。至少暫時讓被稱為楊將軍的年長的女人有點語塞。

“奸賊可真是**至極,真不愧你這妖魔鬼怪的名號!不過,就算你們再巧舌如簧也掩蓋不了勾結外敵、出賣的真相。你們先是與西夏人勾結出賣渾天侯和我家少將軍一行的行動路線和行軍時間,繼而故意拖延派出援兵致使他們全軍覆沒,現在為了掩蓋真相竟還想將少將軍留下的唯一血脈斬盡殺絕。用心何其毒也!如此求榮的**行徑干起來都會臉不變色、心不跳,簡直就是喪盡天良、豬狗不如!”

被尊為楊將軍的女人看來實在是忍不住了,又或者是因為對方竟然連她一直尊為天神的老令公楊繼業都敢惡毒攻擊,終于勃然大怒、破口大罵起來。

“你這老娘們簡直是胡說八道!誰與西夏人勾結了?誰又見死不救了?你可別在這里血口噴人!不錯,我們是不主張輕易對外用兵,但那是因為我們認為我方還沒準備好、根本沒有勝算。何況戰端一開,自然是兵連禍結、生靈涂炭。如果能用和平手段、尤其是金錢解決問題,何必要輕言開戰?韜光養晦懂嗎?和平崛起懂嗎?難道這就意味著我們是、是賊?同樣,一旦圣上真決定開戰我們也自會堅決執行,不打任何折扣。你們再強勢也總不能把正常的戰略分歧說成是投敵吧?何況所有證據都表明童大人作為付監軍一直是秉承圣上的旨意、盡心盡力的。你們自己不小心誤中埋伏、損兵折將跟童大人又有何干?再說吃了敗仗本就該承擔、何去何從自有軍規國法處置。誰都別想逃避!至于你們這幾個呆在軍營里的殘渣余孽,如果不是心虛何必要私自潛逃?本將軍奉童大人的軍令要把逃兵捉拿回去又有何不妥?”

姓折的將軍看到對方言談語止間越來越不客氣,語氣也變得有了敵意??謚械難罱脖涑閃死夏錈?,至于他們自己的行動也成了捉拿逃兵了。也不知他是真的被那個被稱為楊將軍的女人哪一句話激怒了,又或者害怕同行的軍士、特別是齊魯八怪會在童貫面前告密的緣故,突然一反常態開始對女人疾言厲色。

“姓折的你也不用在這里信口開河、欲蓋彌彰!你以為童貫他們設計得巧妙和天衣無縫嗎?你們先是以了解軍情為由探知渾天侯和我家少將軍的偵察路線,接著悄悄地派人西夏人讓他們提前設伏、給我們來了個一網打盡。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購蒙咸煒閃頤茄羆?,我家少夫人因有孕在身留在大營、沒有隨軍行動,而老身本因為有另外一件急事受渾天侯指令中途返回要童貫那廝這才無意中聽到那廝與西夏人勾結的陰謀。只可惜時間太晚來不及給少將軍他們報訊,老身只有倉皇把少夫人帶出你們的魔爪。不然你們斬草除根的惡毒計策說不定真就會實現了!”

估計是實在無法再拖延做下去了,年長的女人終于不再打哈哈,直接道破一切事情的來龍去脈。

“算你個燒火的娘們伶牙俐齒!既然你一切都知道了也就留不得你了!不過你放心!等到你被殺后你也會像渾天侯和姓楊的小子一樣變成為與西夏人作戰中殉職的英雄。至于那兩個跑掉的女人我們也一定會找到、更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童大人已經命令,絕不允許她們再留下任何種子、更不允許她們有任何春風吹又生的可能。原因非常簡單,誰讓你們總認為自己不可一世、到處征戰,好像只有你們楊家人會打仗似的。在下不妨明確地告訴你,張丞相力薦童大人為付監軍就是為了這一天,其中除了不滿你們的所作所為外就是想恢復高老太后的治國方略,不想對外用兵。偏偏你們一個早就過了知天命年齡的老女人、帶著十幾個老寡婦和老姑娘外加一個嘴上還沒有長毛的小兒非要帶兵出征??髂忝竅氳某??難道大宋就沒有真男人了?難道你們家的寡婦還不夠多嗎?你們也不想想,拿點小錢就能擺平的事干嘛要興師動眾、兵連禍結?不是受你們這些人攢弄和蒙蔽,圣上又如何會決心對外用兵?既然沒有辦法更改圣命,就只能滅了你們、給他來個否底抽薪!出現這一切啥都不能怪,怪就怪你們太不自量力、也太不把童大人這個年輕的付監軍當回事了!結果怎么樣?現在后悔已晚!天下是沒有賣后悔藥的?!?/p>

既然雙方已經完全撕破臉了,姓折的也終于毫不掩飾來了個竹筒倒豆子、逞逞一時之快。反正在他看來,面前這個女人馬上就要去見了,自然也就不怕走漏什么。

“姓折的今天能不打自招也算你光明磊落!不過如此求榮、陷害忠良的混賬話、**事你都能說得出口、做得出來,也可算前無古人了。你們如此膽大妄為、處心積慮和助紂為虐,難道就真相信姓童的閹人能夠一手遮天?就不怕有朝一日真相大白、受到懲罰?就不怕背負千古罵名、遭到天譴?”

年長的女人看來實在是無計可施了,只能拿出天譴、良心這些蒼白無力的手段作為武器了。

“這就不用你這個燒火的娘們操心了!不錯,如果單是童大人的手當然沒有你說的哪么大,更不會一手遮天,但有一種因素卻能使童大人的手具備極端的放大效應,而且說不定還真能遮得過天來。說出來不怕嚇死你-------這就是圣上的信任和恩寵。不是有當今皇帝的授權你認為一切會如此順利?又會如此干凈利索?虧你們一幫愚不可及的寡婦和小兒還妄想得到圣上公斷呢!你們就死了這份心吧!折將軍今天所以敢向你和盤托出那是因為我敢保證你今天以后再也不會開口說話,這件事情也就根本不會再有外人知道。最多等你到了地下告訴你的那些愚不可及的主人罷了!至于說到天譴、罵名什么的就更不用擔心了!咱齊魯八怪從來就不關心這些虛頭八腦的靈魂、命運之類的東西,對名聲更是嗤之以鼻。咱們行事從來奉行隨心所欲、只圖今朝有酒今朝醉。你也就別癡心妄想靠這些東西來打動咱爺們,老老實實地受死去吧!至于那個大肚婆和小丫鬟你盡可放心,憑我們齊魯八怪追蹤的本事,即使她們跑到天邊我們也會把他們捉拿歸案!斬草除根這事我們可是最拿手的!”

這次是號稱妖魔鬼怪的傅希元在插話。這老這小子看來是想在心理上徹底擊敗年長的女人,自然言語刻薄、惡毒至極。

“**鼠輩也太能自吹大氣!難道你們真認為今天能將姑奶奶我滅口?看來老身今天要大開殺戒、為我家死去的主人報仇了!”

年長的女人看到與這些人再不可理喻所以也不再多說,話音未落手中鐵杖一記橫掃千軍就攻了過來。顯然意在阻擋對方分兵追擊,再說這也是她等在這里的目的不是嘛。只要盡可能殺他們幾個、盡量拖延時間讓那兩個女人盡可能遠離此地就算達到目的了。她當然明白,靠她一個人想殺盡這些小人是不可能的,尤其那八個武林人士論武功每一個與自己都不相上下,何況還有折可適這個厲害的角色。好歹從這個姓折的嘴里終于知道了這一切陰謀的來龍去脈,也算是個不小的收獲。只可惜沒辦法將這些自己人、更別說直接與當今圣上理論了。

年長的女人突然有一種出身未捷身先死的感覺,但這一想法只是一閃念就由不得她再細想了。因為真正的廝殺已經開始。

“你一個燒火丫頭雖然被人家認作了孫女但畢竟不是他們楊家的嫡系,犯得著為他們賣命嗎?不如放下武器、告訴我們那兩個年輕的女人哪里去了,或者干脆幫我們抓住他們,我稟告童大人一定放你一條生路!要知道童大人是絕對不會讓那個女人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的,更不會允許把這里的一切傳到外面?!?/p>

看到女人攻勢凌厲,姓折的將軍長槍一記撥亂反正一擋一翻,硬是將女人的那記橫掃千軍半路截住并向下按去,嘴上不還不住地進行著勸說。

年長的女人畢竟久經沙場、武功卓絕,看到自己第一招攻勢受阻,鐵棒一收一帶、突然掄成了圓圈一記泰山壓頂劈頭向姓折的將軍砸來。

對面的折可適更不含糊,一記霸王舉鼎抵住年長的女人的鐵棒。兩人你來我往,戰到了一起。

不用說這番爭斗自然有點石破天驚的味道。年長的女人意在迅速取勝以便騰出手來對付其他人等自然是招招拼命、一味強攻猛打。姓折的軍官則仗著自己一方人多勢眾、顯然有意與她比耐性,又或者本來雙方功夫有所差距,所以一上來竟然是守多攻少、盡處下風。女人勝在棍法精妙、氣勢逼人,而姓折的則勝在年輕力壯、后勁十足。幾十個回合下來年長的女人雖然占盡優勢,但也無法徹底擊倒對方。此番爭斗可真是有點難解難分了。

兩人雙馬在這條不是十分寬敞的官道來我往、不已,不單是那些后面的軍卒一時找不到空隙插手、又或者沒得到自己首領的命令誰也不敢輕舉妄動,連那幾個本來還嚷著要去追趕逃跑的兩個女人的武林人士也因為不想放棄觀看這一難得的高手對決而不愿離去。

要知道齊魯八怪再怎么說也算是武林好手和識貨的角色,能免費看一場武功比自己只高不低的對手生死對決,無論如何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對自己的水平提高也會有莫大的好處。所以他們幾個竟然忘記了追人的正事,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品賞面前的爭斗上了。

“這個女人我來應付!你們快去追趕另外兩個人!”折可適作為一員名將頭腦自然清楚,斗了半天終于騰出精力向自己的隨從大聲地發號施令。

“奸賊逼人太甚!想過去得先問問姑奶奶手中的鐵棒答不答應!”看到其他軍卒真要繞道追擊,年長女人突然力道一變,壓在折可適長槍上的鐵棒向右一滑、又是一記橫掃千軍攻了出去。不過這次可不是攻向折可適,鐵棒的目標是他身旁的其他幾名軍士。

伴隨著數聲鬼哭狼嚎至少有五六名軍士被鐵棒掃中,有的腦漿迸裂、有的受了重傷。要知道這一棒何止千鈞之力,正常情況下一般軍卒都無法抵擋得了、何況又是突然變招、全出意料之外。

只是年長的女人出其不意的這一攻擊雖然得手,卻也使與他對陣的折可適壓力大減。這小子也不是白給,長槍一記蛟龍出海直向女人前胸刺去。本來稍占優勢的女人立即就是一陣手忙腳亂、連續幾招才又堪堪應付得住、扳成平局。好歹經過女人這出其不意的一次冒險攻擊,剩下的十數名軍卒顯然忌憚女人的鐵棒,除了大聲吆喝和助威之外再沒有試圖朝前沖擊,女人的戰略目的也達到了。

“齊魯八怪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快去追另外兩個女人!放走了疑犯,童大人面前看你們如何交代?”折可適雖然激斗中也知道在徹底擊倒面前這個女人之前只靠自己剩下的軍卒是無法強行闖過去的,所以開始用言語擠兌一旁觀戰的那幾個江湖人士。

“折將軍說的是!這個女人就交給你了,我們去也!”齊魯八怪之首妖魔鬼怪傅希元突然反應過來似的,陰陽幡猛地攻向正在與折可適激斗的女人左側,趁著女人身形一扭、躲避自己一刀的空擋,招呼了一聲自己的同伴、一夾身下坐騎嗖的一聲就沖了過去。

“想走哪有這么容易!”年長女人低嘯一聲,一杖擋開對面折可適攻來的長槍的,身形急轉并將手中的鐵杖旋轉著用大力拋出、硬是砸向了沖過去的齊魯八怪他們。

這一記玉石俱焚的變招確實誰也沒有料到。女人顯然灌注了自己的全部內力,但見那個鐵棒旋轉著帶著呼聲飛了過去,速度實在快的不可思議,也自然起到了出奇制勝出的效果。奔跑中的齊魯八怪自然聽到了背后聲響,武功高一點的還來得及試圖抗擊和躲避,武功低一點的則只能將身體伏在馬背上、打馬飛奔,希望通過奔跑躲過這一劫。

“??!”

“呀!”

伴隨著一男一女兩聲慘叫,先是齊魯八怪中跑在最后面的自稱怪頭怪腦的矬胖子張霖右腿被鐵棒掃中斷裂、滾倒在地像殺豬似的哭叫著,而他的那匹坐騎自然已經倒在地上吐起了白沫。與此同時失去武器的年長女人的左臂也被折可適的長槍刺中,血流如注。

坐中妖魔鬼怪傅希元與齊魯八怪中位居第七、人稱千奇百怪張文姜兩人與這位怪頭怪腦老八張霖關系最為密切,聽到這小子的慘叫自然立即勒住奔馬趕來救援。其他五怪看到自己的老大停下來了也自然翻身回來幫忙??吹階約旱男「噙諮懶炎斕囊環純嘞?,齊魯八怪哪還顧得追擊敵人。

大家七手八腳扶住者,接骨的接骨、包扎的包扎忙得不亦樂乎。只可惜部分因為這怪頭怪腦張霖太重、部分因為他們之中沒有正兒八經的醫生,所以骨頭雖然是接上了、也沒變成瘸子,但也因此留下了一個不小的后遺癥。那就是這個本來因為頭大脖子短被人稱怪頭怪腦的家伙,更因為這次原本很短的兩條腿竟然變成了內八字、走起路來只能掂著走了。尤其是從背后看這一姿勢簡直讓人忍俊不禁。不過這是后話,現在可顧不得說他。

因為對手的女人情況更糟。不單是折可適得勢不饒人,長槍一挺猛沖上來。那些因為親人被傷的齊魯八怪也不甘落后,呼啦一聲也圍了上來。哪陣勢顯然馬上就要報仇的樣子,原先打算抓活口的計劃也顧不得了。

“哈、哈、哈、哈!想姑奶奶我馳騁疆場數十載、今天竟然要喪生在你們幾個宵小之輩之手,這老天爺也太不給我面子了!不過就憑你們也想殺我、簡直是太不自量力!姑奶奶我死也不會受你們侮辱的!雪里紅,給我沖!”

年長的女人顯然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尤其是在自己赤手空拳又面臨對方數名高手的圍攻下,不僅脫身沒有可能,很可能最后還的受盡他們的侮辱。只見她神色突然變得堅定異常,大笑數聲后突然雙腿一夾坐下寶馬,呼的一聲竟然從那幾個軍卒的頭頂上飛馳而去。

只不過這次她顯然不是在逃生,因為她自己非常清楚,即使沒有逃出的可能性也幾乎沒有。那幾個圍攻的家伙也不含糊,看到女人要強行突圍,竟然也想到了如法泡制。就在女人戰馬四蹄騰空而去的時候,幾個人手中的長短武器、連同來得及摸出來的暗器一并向女人一人一騎拋去。好歹女人的坐騎是一批少有的神駿,好像聽到背后有武器攻來似的,猛一加速竟然將那些亂七八糟的長短武器拉在了身后。

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也許是早有預謀、也許是實在是被逼無奈、死意已決,奔馬沖去的方向竟然是一處斷崖絕壁。正當折可適和齊魯八怪中的七怪為自己的攻擊失利感到惋惜的時候,突然又一個令人驚奇的情況出現了,只見沖上那塊斜坡的奔馬突然一個倒立、前蹄騰空站了起來。卻原來被稱為楊將軍的一人一馬竟然沖到一道懸崖邊上,不是這匹神駿英勇異常、緊急時刻一個倒立收住了腳步,女人一人一馬在就掉進了萬丈懸崖。饒是如此,奔馬也只有后面兩只蹄子有處用力,前半身一直處于懸空狀態。

“天道何在?天理何存?瞎了眼了的老天爺,你怎么會如此不公?如果你真有靈,就把姑奶奶的詛咒降臨到那個寵信奸佞小人的趙宋皇室身上,讓他們男人世世淪為囚奴、女人世世淪為!否則,姑奶奶到了天上也不會于你善甘罷休!”

女人似乎早已忘乎所以,面對前面的萬丈懸崖和滔滔河水渾然不覺似地歇斯底里著。語氣中充滿蒼涼和悲壯,更具有無限的絕望和憤怒。即使背后的敵好像被震懾住了,竟然停下了追擊的腳步、屏住氣息等著年長的女人在料理自己的后事。

又是一陣長長的戰馬嘶鳴,那匹叫雪里紅的神駿好像與主人心意相通似的突然發力向前沖去,旋即消失在滾滾的黃河激流之中,猶如飛入云中巨龍,首尾不見。一代女中豪杰就這樣香消玉殞。她最后那句帶有歇斯底里和充滿無奈悲憤的詛咒仍然久久回響在山谷之中,讓人不寒而栗。

只是不僅發出這一詛咒的女人、甚至是這些親眼目睹這一現象的追兵也許誰都做夢也不會料到,這最后的詛咒竟然一語成懺并三十多年后得到了應驗,也真正地驗證了那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至理名言。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 軍事小說
    軍事小說

    話本小說網軍事小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軍事小說大全,打造軍事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軍事小說免費閱讀??淳灤∷?,就上話本小說網。

  • 風云徐楓
    風云徐楓

    作者:月落滄海

    軍事

  • 極品王爺
    極品王爺

    作者:奇熱文學

    軍事

  • 喋血兵王
    喋血兵王

    作者:登臨

    軍事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