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靈異 > 尋尸怪談

更新時間:2019-10-29 12:49:30

尋尸怪談 已完結

广东省36选7最新开奖:尋尸怪談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暴風看書 作者:娘子 分類:靈異 主角:江長生二叔

主角是江長生二叔的小說是《尋尸怪談》,它的作者是娘子最新寫的一本靈異鬼怪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二十年前,父親離奇死亡,人頭被切下擺在了家門口,嚇瘋了母親。 二十三年后,我追查起了父親的死,追查的過程中,一場場始料未及的詭異事件接踵而至,千尸秘葬,陰女孕魂,雙尸纏棺……我是一名尋尸人,給你講述我...展開

本書標簽: 古裝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尋尸怪談 第008章 二叔歸來 免費試讀

之前,村中人不與我家走動,我已習以為常,可遇到喪事我才覺出格外的凄涼,心中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委屈,想我爺爺一生勞苦,與人為善,臨走卻冷冷清清,無一人相送。

我跪在爺爺的棺前,腦海中來來都是爺爺生前的樣子,巴巴的小老頭,微駝著背,很沉默,似乎從來沒有笑過,每天家里家外總是有忙不完的活兒,一輩子唯一的喜好就是抽幾袋旱煙…爺爺一輩子苦,苦的不止是他半世操勞,更是心里頭的苦,奶奶早逝,孫子接二連三的死去,大兒子死的不明不白,二兒子走的無影無蹤,這一樁樁一件件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一邊想一邊哭,就這么在爺爺的靈前哭了三天,這三天內無一人前來,包括毒老頭,毒老頭拿著我們家那個盒子不見了。

三天后的上午,該是爺爺入土為安的時候了,無人跟我抬棺,無人前來送葬,我便想著自個兒拉個平車,將爺爺拉到山上去葬了。

就在我打算將棺材抬上車拉走的時候,我家大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

循聲望去,一個年約五十歲左右的半大老頭兒,一步跨進了門內,環視了一圈后,直奔向爺爺的棺材前,“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放聲悲哭了起來。

這突如其來的人給我整懵了,這是誰呀?我們村子里林林總總就那么些人,都是熟面孔,這個人我卻從來沒見過,好像不是我們村子里的。

我盯著那個人打量著,他穿著一身寬袍大袖的布衣,有點像清晨在公園里打太極的老頭穿的衣裳,很臟,有些地方還破了洞,頭發亂蓬蓬的,像個雞窩,估計得有半年沒剪了,胡子拉渣的,身上還背著一個布包,一身風塵樸樸的樣子,像是剛從很遠的地方趕來。

我看著那人痛哭流涕的像死了親爹的樣子,心說這是啥情況呀?難道他是爺爺的遠方的親戚?

可也不對呀,一來,我從不知道爺爺還有什么親戚。二來,爺爺死了的除了我們村子里的人,也沒別人知道呀,難不成是來蹭喪宴的?

早些年的時候,有許多討飯的叫花子,行走的過程中,遇到誰家有個婚喪嫁娶的事兒就上前湊合,如遇婚娶,就說些吉利話兒,如遇喪葬,就去棺前哭幾聲,為的是蹭頓好飯吃,而遇到這種人的人家,也多不會去趕他們,都是以禮相待,難道這老頭兒是個討飯的,看我家門前掛著“碎頭紙”就跑來哭了?

看這人邋里邋遢那樣,倒確實有幾分像叫花子,不過他哭的實在太真情實意了一些,又像與我爺爺有著莫逆的關系。

我猜不出他的身份,就陪著他哭,他給爺爺磕頭,我就恭敬的給他磕頭還禮,這不僅是傳統的規矩,還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前來給爺爺吊喪的人,我從心底感激他。

這人一哭就是半拉小時,之后,他拿袖子抹了一把淚兒,回頭看了一眼停在院子里的平車,站起身來道:“走吧,咱先把爺葬了,別誤了時辰?!?/p>

“你~你是誰?”聽他說要與我一起葬爺爺,我感動之余,終于忍不住出口問他。

還不待那邋遢老頭回答,門外忽然又進來一個人,是幾天不見的毒老頭,他進門看著邋遢老頭道:“懷禮回來了?!?/p>

懷禮!

毒老頭的話讓我大吃一驚,我看著邋遢老頭,心說,懷禮不是我二叔的名字嗎?難道這邋遢老頭是我二叔!離家二十年的二叔在爺爺死后回來了!

邋遢老頭真的是我的二叔,他看著毒老頭,輕輕點了點頭說,“我回來了,叔,謝謝你我?!?/p>

二叔的話不僅證實了他的身份,還帶有其它的信息,他謝謝毒老頭他是什么意思?難道二叔能趕在爺爺下葬之前回來,是因為接到了毒老頭的?毒老頭是如何我二叔的?他又怎么知道我二叔在哪里?

這么些年來,我以為二叔死在了外面了,或者如村中人所說,他害死了我爹跟那些孩子,心里頭虛的慌,無顏再踏入村中半步。

卻不想,二叔回來了,他沒死,他也敢回來,還是毒老頭他回來的,這說明他可以自由歸家,他在何處也不是不為人知的,那他為什么一走就是二十年,二十年不回家看爺爺一眼!現在爺爺死了,他回來磕再多的頭,哭的再悲痛欲絕又有什么用!

是二叔拉著爺爺的棺材上的山,山路崎嶇不平,前兩天又剛下了一場大雨,更是泥濘難行,許多地方,一腳下去就成了泥腿子,車轱轆陷進去半天拉不出來,二叔拉的很賣力,車繩搭過肩膀,弓著背,挽起褲子**在外的小腿因使力而繃起一條一條的青筋。

毒老頭在后面幫忙推著,遇到難走的地兒,齜牙咧嘴的喊我幫忙,我不干,跟在他們身后,一路拋灑著紙錢。

對于二叔,我心里是存了怨的,先不說我懷疑他是殺我爹的兇手之事,單為人子者,二十年不歸家看望老父這一點,我就覺得不可饒恕,不愿幫他,也覺得他拉爺爺上山是應該的。

二叔跟毒老頭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將爺爺拉上山葬了。

回家后已經是下午,二叔沒有走的意思,自顧收拾起了爺爺那屋子,看樣子似乎要住下,這讓我對其更是不滿,爺爺在的時候他不見個影兒,爺爺走了他卻有臉回來住。

我跟在二叔的身后,看他時而默默收拾,時而捧著爺爺的某一樣東西呆呆,似在緬懷。

我冷眼看著他,等待著,等他給我一個解釋,關于二十年前發生的那些事情的解釋,就我了解,那一系列事件中,知道內情最多的人就是二叔了。

然而,二叔卻始終一言不發,似乎還沉浸在爺爺離開的悲傷中無法自拔。

我心里琢磨著,他不說,我只能開口問他了,問他我四個和父親的死跟他有沒有關系?問他我的命是不是他用村子里四個孩子的命換的?問他這些年去了哪里?分明能回家,卻為什么不回家…

就在我打算將一肚子的疑問問出口時,突然就聽“咣當”一聲,我家大門開了!

我隔著窗戶往外看去,就見一個人影沖了出去。

“站??!”

即將問出的問題哽在喉頭,硬生生又咽了回去,張口喊一聲“站住”我一溜煙跑出屋子,沖著那人影追了上去!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