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靈異 > 蠱神傳說

更新時間:2019-10-30 12:36:29

蠱神傳說 連載中

粤36选7最新开奖说明:蠱神傳說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蠱神 分類:靈異 主角:馮成林詩雅

熱門小說《蠱神傳說》由蠱神傾心創作的一本靈異故事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馮成林詩雅,內容主要講述:撞破老板好事被辭退,只好回云南老家。誰知還沒到家就被傳說中的毒蠱師給害了。滿身狼狽的趕回家,卻發現家里沒人,只有外婆留下的一封信。原來,我的家族竟是煉蠱術士一脈,現在,更是被牽入關乎人類生存的大事件中...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蠱神傳說 第六章 萬毒山 免費試讀

尋著聲音的方向看去,發現在我身后不遠的地方,二春哥正風塵仆仆的站在那里。

“二春哥?”我有些吃驚,二春哥不是應該在家嗎?怎么會跑到這里來?

這里雖說只是云甸大山中的一個小鎮,可是距離苗寨不算山路,也有幾十里地,我想在這里遇到二春哥,不會是一個巧合。

我急忙的向二春哥跑了過去,就問他,為啥也來這里了?

二春哥埋怨的看了我一眼說,要不是因為你,**嘛要跑這么遠。說完還在我身上打了一拳,說,你小子現在長大了啊,跑的比兔子都快,都追了你四個小時,才追上!

我連忙回答,說哪有啊,我這是因為珍愛生命。

二春哥不屑的撇撇嘴,說得了吧,我看你小子命硬的很,三天?三百年還差不多!

我知道二春哥這是安慰我,我也就沒有否認,告訴他,我現在時間緊迫,我要抓緊這六天時間,否則別說三百年,就是能多活一天我都要拜菩薩。

還是趕路要緊,真沒時間陪你,要是兄弟我命大,這一次能夠僥幸逃出生天,以后再和你暢飲通宵達旦。

我這么一說,二春哥臉色立刻暗了下來,說咋啦,不認我這個兄弟啊,這么大老遠的跑來,你要趕我走??!

我連忙搖頭,說怎么會,只是我現在真有事,我要去南山,去找一個道士。

當下我就把自己中毒的事情,對二春哥說了一遍,感覺心里有點兒抑郁,竟然不自覺的流下了眼淚。

二春哥安慰我,說你是男人嘛!動不動就哭鼻子,我不是來了嘛,我陪你一塊去南山,去找那個牛鼻子道士,他要是不給你看好,我就拿把刀給他道觀拆了。

我破涕為笑,二春哥能這么說,我心里很感動。但是我不想讓二春哥陪我去,因為我知道要去南山,必須要過萬毒山,而萬毒山的驚險就是當地的老獵手也不敢輕易踏入,我這要是帶著二春哥,自己死了倒是不打緊,萬一二春哥出事了,還有老婆小孩一大家怎么辦?

我立刻搖頭,從二春哥手里抽出袖子。不讓他和我去,我要單獨行走??墑嵌焊縊闌畈煌?,說這是二叔讓他來的,還說了,二叔早年得了頑疾,尋遍醫生也都沒治好,最后是我外婆給他看好的,他要還這個情。

得嘞,話都說到這個分了,我也就不好拒絕了,只能和二春哥一起上路了。

然而沒走多久,二春哥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從懷里掏出一瓶綠色的液體,讓我喝下去。

我疑惑的盯著這么個奇怪的小瓶子,對著里面的液體充滿好奇,就問他這是什么。

二春哥含笑說。

“這是能緩解毒性的好東西!”

“什么?可以緩解毒性?”

我有些不敢相信,問他從哪兒來的。

二春哥立刻擺出一副高傲的神態說。

“這是小爺自己配置的?”

我捂嘴輕笑,說你要能配出這玩意兒,還在家種什么地,專門出來給人解毒,來錢不是更快。

二春哥聽出我的質疑,頓時急了,一瞪眼仿佛下定決心一般,立刻從懷里拽出一本泛黃的老書,扔給我說。

“你看看吧!”

我問他,你這是干嘛啊,別以為拿這玩意兒,就可以冒充神棍忽悠我。

二春哥也不回答,只是一個勁的催促我?;顧底約旱吶湟┑鬧?,全是從這本書上面學來的。

二春哥這么一說,我頓時來了興致,接過那本手冊,緩緩打開,一打開的瞬間,整個人立刻變得古怪。

我有些微怒的問他,這書到底從哪來的,為什么上面會有我外婆的筆記?

一聽我這么說,二春哥慌忙把書搶了去,支支吾吾的半天,才說是他無意中撿到的,按他的揣測,可能是外婆無意間丟在菜園子里的,他也是恰巧路過,撿了一個空!

而他,也正是從其中學會可配置解毒藥的方法。

關于這些我懶得管,你撿的也好,還是外婆送你的也好,此刻,我只想知道這瓶子里的綠液到底有沒有效果,我二話沒說,直接給這綠液一口氣喝光了。

“怎么樣?”二春哥問我,“是不是好一點了?”

他這么一問,我立刻對自身進行感知。

我只覺得這液體酸甜苦辣甘辛咸,樣樣都有,喝到肚子里,就像是火一樣,燒的我腸胃咕嚕嚕的響。

不多時,腸胃里就一陣翻江倒海,整個人臉都青了,**像是灌了鉛一樣,無比沉重,就快要憋不住了。

我說,得嘞,你這到底是瀉藥還是解藥,我現在一點也不好,只想上廁所。

好了,這一趟廁所,我愣是上了兩三個小時。我很早就想出來,可我一提褲子肚子就咕嚕嚕的響,根本就憋不住的又蹲了回去。

直到下午兩三點,我才從茅房里出來,和二春哥一起上路,沿路中,響屁不斷,二春哥總是用手捂著鼻子,一臉嫌棄。我說,兄弟啊,你也別嫌棄我,這可都是你自己做的孽,誰讓你配置的這玩意兒,我光拉肚,都拉了幾十回了。

不過,還真別說,這兩天,雖然一直拉肚子,但是確實感覺的到,身體比前兩天要好多了,臉色也好了,身體里就像突然少了什么東西一樣,輕了很多。

看來這綠液,還真有些效果。

我們一路前行,直到第五天的時候,終于翻過了第五坐山峰,下午就來到了云甸的朵唯耳江,朵唯耳江很寬,至少有百米寬,想要過江非常困難,我們沿江行走,想在江腰看看有沒有過江的船夫。

直到下午三點左右,我們在一處高大的百年松樹旁,看到了一艘木船停泊在江面上,而松樹下正好睡著一個中年男子,這男子穿著云甸的民族服裝,臉上搭著一頂草帽,此刻正懶洋洋的睡覺。

對于大山里突然出現的渡船人,我和二春都有些驚喜,畢竟是要過江的,而江那邊就是萬毒山,在這里出現的渡船人,雖然很容易令人產生懷疑,可我不同,我急于渡江,也就不會想這么多。

走到松樹下面,問那男子,過江不過,那男子渾渾噩噩的在睡夢中醒來,看到我二人,明顯愣了愣。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一臉驚喜的問我們,是要渡江嗎?

我和二春哥都答是,這男子一下就來了性質,說一次五十元。

我們也沒有拒絕,雖然覺得有點貴,可人家常年靠著擺渡吃飯,也要也要養家糊口。

我很爽快的付了錢,可這里是大山深處,水流湍急,我們過江都花了半個小時。

在這半個小時里,我們知道船夫名字叫童慶,祖上一直都在這里撐篙,所以他算是繼承了祖上的遺愿。

按他所說,這萬毒山,非常兇險,毒物很多,外來人稍不留神就會命喪于此,他雖然不懂毒性,可是在這深山這么多年,也有自己的一套避毒的方法。

我們一路聊,總感覺和他非常投緣,尤其是最后上岸的時候,童慶居然要求送我們,我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心想有他一路陪同,走出萬毒林,或許時間會減少很多。

或許今晚就可以到達南山了。

于是我們爽快的答應了,萬毒山很冷清,這里仿佛真是毒的世界,就連一只鳥的叫聲也都沒有,一路走的很是悠閑,畢竟有童慶陪同,我們也不擔心會遭到毒物攻擊。

只有,二春哥總是露出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植物,總是會揪下來一兩個葉子,放在懷里。

我問他,這是干嘛!二春哥說這一次來這里,以后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來了,所以他想留個紀念。

童慶也只是笑了笑,拍著胸脯打包票,說以后想來這里玩,只管來找他。

二春哥目光閃動幾下,沒有說話,繼續摘他的葉子。而我,看向童慶,有些歉意,只能說,我這調皮慣了,我們可以不理他。

童慶擺擺手,一副了然得模樣,說第一次來這里好奇是難免的。又問二春哥是不是接觸過毒藥。

我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問,就反問,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疑惑?

童慶說他發現二春哥摘的那些植物,都是無毒的,有毒的他一個也沒摘!

一聽這話,我怎么覺得有些古怪。既然童慶知道這其中有的植物有毒,為什么不去阻止二春哥呢?反而還讓他去摘。這樣的做法,與他一直以來表現的友好形象差距有點兒遠。

一時間,我也敲不定,或許是我多想了,但是人不得不提起戒備,尤其身在異鄉。

我狐疑的看著童慶,半晌后搖搖頭說,我們老家根本沒有毒物,也接觸不到。

聽到我這么說,童慶仿佛松了一口氣,對我也越發客氣起來?;顧堤焐煲砹?,不如就去他家里住一晚,明天再走也不遲。

我本想拒絕,但又擔心童慶多想,便只好答應下來。

我們來到童慶家里,這里很簡單,只是用幾塊木頭,搭成了幾間木質的小屋。我環顧一周,發現這木屋雖然不大,但是墻上卻密密麻麻的掛著各種東西。

尤其,是我無意中瞥見,在童慶的房間里,居然垂直吊著一個巨大的蜘蛛網,那蛛絲晶瑩透亮,在燈光下閃爍著水晶一樣的光澤。

而那蛛絲上方,居然......攀爬著一只黑蜘蛛!

我心里倒吸一口涼氣,我認識那黑蜘蛛,那居然是......黑寡婦!

我心里涼了半截,童慶說他不懂毒物,但他房間里卻養著一只黑寡婦,而且這黑寡婦與我在酒店里遇到的那只一模一樣。

童慶說他不懂毒物,可他為何還要養這些毒物?

哼!這個騙子!

晚飯的時候,桌子上的菜肴多以魚類為主,但我此時無心多吃。只好敷衍幾口,就說一天太過勞累,想要早點休息。

童慶也沒堅持,給我們安排了房間,就獨自出門了,說是要去江邊照顧小船,以免浪大給掀翻了。

我回到房里,就問二春哥,有沒有覺得這里有什么不一樣。

二春哥說,你現在才知道啊,我早就看出來了。

當時,在船上,童慶說他不懂毒,可他卻在深山里居住,也能明白,這是騙人的話,這萬毒林一步一毒物,如果不懂毒,他早就掛了。

聽二春的話,我忍不住埋怨了兩句,說,既然你都知道,為啥還跟著進來,這不是羊入虎口嗎?

二春哥輕笑一聲,說,那可未必,他從懷里掏出一把樹葉子,說,“你看,有它們在,我還怕他不成?”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