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仙俠 > 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

更新時間:2019-11-03 12:07:28

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 已完結

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电脑版: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微閱云 作者:樓禹 分類:仙俠 主角:百里琉璃羅啟

火爆新書《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由樓禹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百里琉璃羅啟,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自爆而亡。卻不想,香魂穿越到莫須有的朝代,剛出生就遇見深宮喋血大劇。 但是,這無賴神君是怎么回事? 看光她,還要圈養她? 傲嬌神君快放手,我才不會喜歡個千年妖精。...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 第十三章正面交鋒 免費試讀

琉璃在看到這兩人的第一刻,就條件反射性地用電子大腦去搜集信息,按說皇后還在禁足期,根本不可能暢通無阻地隨意出入鳳和宮。

什么都看不到?

琉璃心底驚訝至極,她的電腦大腦從來都沒有失手過,今日對這兩個人居然失去了能力!

拓跋香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弧度,她直視著琉璃,眉宇間依舊傲氣十足,卻再也看不到絲毫的天真稚氣,眼神的感覺就跟白奴差不多,只不過,更加危險陰暗一些。

拜多年行走在死亡邊緣的敏銳直覺所賜,幾乎是在瞬間,琉璃就豎起了全身的警覺。

連慧姬冷笑地掃了她一眼,就帶著拓跋香進殿去了。

琉璃這個時候也顧不上追白奴了,她擔心姨娘跟羅啟的安危,也跟著邁步跑了進去。

殿內,拓跋野見了連慧姬,雖然心底依舊余怒未消,不過一想到還要靠連家出軍餉,面上就對皇后扯出了一抹溫和的笑:“皇后是為了朕要御駕親征的事情而來的嗎?”

連慧姬屈膝盈盈一禮:“臣妾一聽到就趕過來了,陛下要御駕親征,乃是大事,我跟父親已經商量過了,軍隊所需的物資連家愿意出一半,另外一半,父親也會跟百官商量,并且,臣妾的弟弟文武雙全,智謀過人,臣妾想推薦他給陛下當個下將,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拓跋野一聽,頓時大喜過望:“好,皇后真是朕的好梓潼,你放心,朕一定給你弟弟封一個副將?!?/p>

連家當官的本來就不少,多一個他也無所謂,再者,在他眼皮子底下,還怕他能翻出天去?

相比較拓跋野的輕松,琉璃眸中卻是暗光閃動,千里之堤毀于蟻穴,一點點不起眼的改變都足以導致毀天滅地的后果,連家之前勢大,但都未涉足軍權,這一次,終于忍不住出手了嗎?

不論是想要毀滅還是建立一個國家,錢跟兵,永遠都是不可缺少的東西。

琉璃想到這里,就聽連慧姬又道:“陛下,御駕親征之前,您是不是還忘了一件事?”

拓跋野皺眉:“何事?”

連慧姬仰起臉,笑道:“陛下,您忘了,每年這個時候,您都要去望海獵獸啊”

拓跋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朕最近忙糊涂了,把這事給忘了”

“出征前夕,若再來一場聲勢浩大的獵獸之行,豈不是更能鼓舞士氣,一方面保佑陛下凱旋而歸,另一方面壯我大夏聲威,豈不是兩全其美?”連慧姬繼續提議。

拓跋野覺得她言之有理,當即就道:“來人,傳旨,點齊兵將,著令內務府準備一切事宜,明日朕要去望海獵獸?!?/p>

宮侍領命,下去傳旨了。

琉璃眸中神色愈發冷凝,連慧姬到底想做什么?電子大腦失去功用,她一時半會兒還想不出皇后跟連相的打算,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望海之行,定然不會平靜。

連慧姬這個時候突然抬眸看了她一眼,眸光有些意味深長:“陛下,難得出一趟宮,不如把香香跟琉璃也一起帶去,她們長這么大,可連宮門都沒出過?!?/p>

幾件大事接連解決,拓跋野心情簡直好到了極點:“皇后說的對,就這么辦,給琉璃跟香香都準備一下,明日,跟朕一起出宮”

連慧姬開心地笑起來。

拓跋香也轉過頭,對琉璃露出一個惡意十足的笑容。

琉璃淡定的看了一眼,她們以為自己真的只是八歲孩童么?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琉璃看到朱媚兒倚在軟榻上,蹙著秀眉,眸中有些憂慮。

琉璃走過去依偎在她懷里,柔聲道:“母妃,你怎么了?”

朱媚兒抬手輕撫著她的臉,似乎經過了一番掙扎,最后還是開口說道:“當今皇帝并非名正言順的登基,他是殺了自己的親兄長,謀朝篡位?!?/p>

朱媚兒幽幽的聲音不帶一絲情緒:“而他當年就是在望海勇猛地殺掉一只海鰲之后,才得到一群人的看好和支持,奠定了了起兵的實力,可以說,望海,是他登上皇位最開始的源頭”

朱媚兒這么多年從來不對琉璃說以前的事情,她一心隱瞞著她的真實身份,盼望她能快樂無憂地長大,只是照如今這勢頭發展下去,琉璃終究還是不能獨善其身了。

她的眸子里掩藏著深深的憂慮和悲哀。

琉璃握著姨手,輕聲道:“母妃放心,琉璃不會有事的”

朱媚兒欣慰地點頭,圣旨已下,她能做的,就是在佛祖面前多念幾遍經,請求在天之靈的姐姐保佑琉璃。

翌日。

天朗風清,涼風徐徐。

一望無際的遼闊海面,四面環山,波濤洶涌,一艘巨大威武的龍船快速的行駛而過。

而在那艘大船的后面,是密密麻麻無數的船只,沒有第一艘那么大,卻也精美異常。

皇家行船上,此刻的氛圍有些怪異。

琉璃盤腿坐在甲板上,后背靠著船舷。

白奴靠在她的身上,兩只手緊緊地抓住她的衣袖,眼睛驚懼地看向不遠處的拓跋香,又是之前那副茫然單純的樣子。

琉璃本來不打算帶白奴來,自從見了拓跋香之后,白奴就恢復了之前傻傻的樣子,羅啟說過,白奴是黑宿的轉生,而危險的,其實是黑宿的邪惡之靈。

但她又怕白奴突然出什么狀況,會傷害到朱媚兒,保險起見就只能將他帶在身邊。

掃了一眼立在甲板上眼神冰冷陰森的拓跋香,琉璃有些無奈地垂下眼睛看白奴,他對自己的邪惡之靈似乎非??志?,這幾日寸步不離地跟著她。

羅啟這幾日不知道躲在虛幻空間里做什么,很少出現,琉璃大概可以猜出來肯定跟白奴有關。

正想著,羅啟修長的身影就出現在眼前。

看到白奴死命黏住琉璃的樣子,羅啟眸光一暗。

白奴縮了縮,雖然他看不見羅啟,但通常癡傻的人比一般人對待惡意都要敏感些,感受到惡意,他又往琉璃懷里蹭了蹭,像個八爪章魚一樣,整個人幾乎都貼在了琉璃身上。

羅啟目露寒光,正想把這個死小孩扔出去,白奴卻像能預知到危險即將來臨一般,突然松開手,四處看了看,眼神茫然不解。

琉璃微微一笑。

就在這時,平靜的海面突然爆發出一聲巨響,一股股水花宛如飛濺的水龍沖天而起,聲勢浩大,海水噼里啪啦宛如冰雹一般狠狠地地砸在甲板上。

異變發生的太過突然,琉璃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身子都已經濕透了,身上也被海水砸的生疼,她一把拽住白奴,就往船艙內跑。

一聲海獸的怒吼從兩人身后響起,聽到這雄渾暴戾的聲音,琉璃就知道出現在身后的家伙一定兇猛異常。

她拉住白奴使勁狂奔,連回頭看一眼的時間都沒有。

拓跋野聽到動靜,帶著大批侍衛從船艙內沖了出來,一眼看見海面上那一只巨大的海鰲身影,眼神一厲,又見琉璃,白奴跟拓跋香三個孩子小小的身影,在風雨中飄搖欲墜。

他沒有子嗣,只有琉璃跟拓跋香兩個女兒,出了事他就要絕后了。

“父皇?!蓖匕舷憒趴志搴涂耷壞納粼對兜卮斯矗骸熬任??!?/p>

拓跋野帶著大批侍衛沖了上去,堂堂一個男人,若是連自己的女兒都?;げ渙?,還談何護佑天下?

所幸海鰲離她們還有一段距離,拓跋野帶著人飛身過去,將琉璃跟拓跋香都護在懷里,琉璃的手中自然還拉著白奴。

身后的大內侍衛用弓箭襲擊海鰲,拓拔野帶著三個孩子向船艙跑。

一行人跌跌撞撞地向船艙跑,經過一出凸出的船舷時,異變陡升,拓跋香低垂的眸子里,恐懼害怕都在一瞬間消失了,她的腳步一個踉蹌,也不知道是沒站穩還是故意的,身子突然一偏,重重一撞,走在最外圍的拓跋野被她撞的倒飛了出去。

拓跋野身體飛出去的那一刻,他什么都沒來的及做,雙手將懷中護著的琉璃向前一推。

琉璃身子向前一倒,好在站穩了,她轉身看去,只來得及看見拓跋野被海水吞噬的身子,以及…他嘴角那一抹溫柔的笑。

拓跋香冷眼站在一旁,眸光諷刺而冰冷地看著她:“怎么?想去救這個仇人?”

白奴害怕地縮了縮身子。

琉璃臉色一變,她恨拓跋野害死她的母親跟父親,害她的姨娘一生痛苦,害白奴一生癡傻。

但這八年來,他給她的寵愛也是事實,雖然不知道有幾分真心,但剛才那一幕,確實牽動了她的惻隱之心。

她素來是個恩怨分明的女子。

罷了,就當還這個皇帝八年的養育之恩,從今以后,就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她拔出隱藏在腰間的短匕,寒光閃爍,嬌小的身子凌空一躍,身姿矯健地跳進了海中。

只來得及拉住她一片裙擺的羅啟,臉色鐵青,眸子里升起一股濃重的擔憂之情,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心底響起了琉璃清亮的聲音:“?;ず米約漢桶著??!?/p>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