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之嫡女辣妻

更新時間:2019-11-08 10:34:54

重生之嫡女辣妻 已完結

体育彩票36选7介绍:重生之嫡女辣妻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微小寶 作者:萱草 分類:重生 主角:洛紫欣歐陽凌白

主角是洛紫欣歐陽凌白的小說叫做《重生之嫡女辣妻》,本小說的作者是萱草所編寫的重生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前世,洛紫欣經歷毀容,眾叛親離,最后被人陷害殺人,被掃地出門,最后還被人溺斃在池塘。血淚重生——成親次日,她背后映著燃盡的龍鳳喜燭,冷冷的對他道:“你若不滿,和離,我沒有意見!”他把她抵在床榻上,俊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之嫡女嬌妃 第四章:讓你受委屈了 免費試讀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沈玉容低下頭,蒼白的小臉上寫滿了無助,壓根招架不住方姨咄咄逼人。

擱在平日里,孫氏早就開口教訓方姨娘,讓她注意一下規矩。

可如今,她只當什么也沒看見,“此事,沒有商量的余地。清者自清,她若怕遭人誤解,自己用事實去打那些人的臉便是?!?/p>

孫氏的神情,冷的似一塊冰。

沈玉容緊攥著自己的手心,指甲深深陷進肉里,她咬了咬唇,朝孫氏磕了個頭,“祖母教訓的是,孫女明白了?!?/p>

孫氏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完全沒有叫她起身的意思,而是轉頭看向一旁的周媽媽,吩咐道:“就按我方才說的做,大小姐房中缺什么,你只管將其列出來?!?/p>

“有些東西,若是太過陳舊,只管置辦新的,咱們沈家,不缺那點銀子?!?/p>

最后一句話,分明是說給跪在地上的王素秋聽的。

周媽媽眼珠一轉,立刻領著幾個丫鬟往庫房那邊走去。

約莫去了半個時辰,她回來的時候,臉幾乎黑得要滴出墨汁來。

看了一眼依舊跪在地上的王素秋母女,周媽媽心中也有了自己的計較。

她吐了口濁氣,咬牙道:“啟稟老夫人,老奴覺著,大小姐房中該換的不是物件,而是人!”

孫氏眉頭微微簇起,“人?”

“老奴方才踏進院子的時候,差點就沒被那些死老鼠的臭氣給熏暈過去。那些個丫鬟婆子,一個個都懶得背上生蛆,那院子,分明已經幾個月沒打掃過了!”

孫氏目光轉向沈云溪,面色陰沉,“你是怎么管教下人的?院子臟成那樣,成何體統!”

眼見自家小姐被訓斥,蟬月忙跪了下來,“是奴婢的錯,奴婢沒有將院子清掃干凈…”

沈玉容方才憋了一肚子的氣,瞧見孫氏對沈云溪發火,自是要火上澆油一番,“姐姐,你房中若是人手不夠,大可以從我這里借?!?/p>

“那樣的院子,你是如何住得下去的?”

沈云溪臉色蒼白,淚水在眼中打轉,只咬著唇,一言不發。

方姨娘面色微凝,“蟬月姑娘,我記著,你可是大小姐的貼身丫鬟。打掃院子這種事,怎么著也輪不到你親力親為,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她是因為沈云溪,才撿了一個掌家的資格,自然要為對方說話。

蟬月滿臉淚水,重重地朝孫氏磕了個頭,“老夫人,不是小姐不管教下人,而是她們全都不將小姐放在眼里,她們還說…”

沈云溪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裳,幾乎是用哀求的語氣,“蟬月,夠了。別說了…”

蟬月卻是銀牙緊咬,“奴婢再不說,小姐你就要被那些個不分尊卑的狗東西欺負死了!”

“老夫人,她們都說小姐不得寵,已經不是當年尊貴無嫡長女。她們還說落魄的鳳凰不如雞,讓小姐認清現實…”

“每當小姐要來給您請安,她們便推搡小姐,諷刺她會被您趕出來。小姐每次都被嚇得不敢過來,今日,是因為太想念您了?!?/p>

蟬月每多說一個字,孫氏的臉就黑上一分,聽到最后,她已是緊抓著放在一旁的杯子,將其重重地砸在王素秋腳邊。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要不是你小家子氣,克扣云溪的衣食,那些賤蹄子怎么敢騎到她頭上!”

王素秋面色慘白如紙,“母親!我沒有!我當真是疏忽了,不是存心苛待,母親您要相信我?!?/p>

她現在恨不得將淚眼婆娑身子發顫的沈云溪給掐死,她以為這個小就是個任人拿捏隨意欺辱的蠢貨。

沒想到對方居然這般心機深沉,竟在背后狠狠擺了她一道!

“你沒有?”孫氏冷笑,“既然不是有心刁難,那便是不把我沈家的嫡長女當回事!”

“一個蠢到如此地步的當家主母,我沈家可要不起!”

王素秋若是磕頭認個錯,她只當這人是心思壞,可是她不僅不認錯,還一味地給自己找理由,這簡直是又蠢又壞!

一下子,孫氏看沈玉容的眼神都有些微妙。

一個又蠢又壞的生母,當真教得出溫婉端莊,善良大度的女兒嗎?

沈玉容能感覺到孫氏此時正盯著自己,她只覺得頭皮發麻,忙拉了拉王素秋的衣角,示意對方閉嘴。

祖母打定了注意要處罰母親,這個時候,母親說什么都是錯的。

與其說多錯多,倒不如自認倒霉。

反正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她母親在內宅摸爬滾打多年,還怕斗不過一個沈云溪?

母女倆心有靈犀,經沈玉容這么一提醒,王素秋自然知道該怎么做。

她狠狠吸了口冷氣,朝孫氏重重磕了個響頭,“母親教訓的是,媳婦這就回去閉門思過?!?/p>

王素秋的額頭上滲著一塊青紫色的印子,臨走時,眼神陰毒地剜了沈云溪一眼。

沈云溪嘴角勾起一抹不著痕跡的笑,對于王素秋的眼神,只全當看不見。

王素秋已經做了三年的當家主母,她平日里在作威作福,可是要多風光就有多風光。

如今竟搞得這般狼狽,方姨娘瞧著,只覺得心頭暢快極了。

今兒個,不僅免費看了一出好戲,還能獨自掌家,這一切,可全都是仰仗著沈云溪。

若說今日的一切都是巧合,她可半點都不相信。

沈云溪為孫氏重新倒了一杯茶,替她順氣,“祖母,您別生氣了,若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值當了?!?/p>

孫氏滿眼疼惜,“云溪啊,是祖母不好,讓你受委屈了?!?/p>

難怪這孩子之前一直對她心存怨懟,她一手抬舉上來的人,讓這孩子受盡了欺凌,是個人,都會忍不住多想。

沈云溪搖了搖頭,聲音軟的似一只貓,“只要祖母不嫌棄孫女,孫女就半點都不覺得委屈?!?/p>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