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穿越文 >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

更新時間:2019-11-08 11:13:09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 連載中

今晚福建体彩36选7最新开奖: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悠空網 作者:醉流酥 分類:穿越文 主角:樓柒沉煞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是作者醉流酥寫的一本穿越古代類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凍楨薅齲罕┚囊┮肪式諮。嚎穹綰糶プ?,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烏云黑漆漆壓了下來,烏云之上,轟隆的雷聲炸響,霹靂一聲,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樣的閃電惡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 第19章 下馬威 免費試讀

在荒山野外過了好幾天的樓柒,在第一眼看到破域的城墻時,那心里的震憾無以言表。

破域,其實之前他們經過的那一片荒原是包含在內的,但是真正的城墻在這里,在這巍峨的山下,高三丈厚度一丈的黑色城墻,將整座山都圍了起來!黑色的,在陽光下閃著礦石獨有的冷硬光芒,那是價格昂貴的黑鐵礦石!這種礦石其硬無比,通常人家會用去煉制兵器之類的,從來沒有人能夠用黑鐵礦石來建房子,更別提那么長那么厚的城墻了!

“單是這城墻的建造價值,就足以讓整個國家的百姓吃幾天米飯!”陳十很是驕傲地說道。

樓柒在聽了陳十講起這黑鐵礦石的珍稀之后就忍不住又要腹誹幾分。哇靠,用不用這么囂張這么敗家!

但也是在這個時候,她才第一次,真正意識到沉煞的身份和地位是如此不凡!

雄偉的城樓下,暗朱紅的玄鐵大門緩緩打開,像是一股深沉厚重的氣息撲面而來,就是樓柒一時間都靜默了,只是睜大著眼睛,看著城門里,那寬闊的大道,以前大道兩旁肅立著的、身穿黑色鎧甲的士兵,以及士兵后面踮著腳尖仰著頭的百姓。

她能聽到那些聲音。

“帝君回來了,帝君回來了!”

“恭迎帝君!”

騎馬坐在隊伍前頭的一個大將軍打扮的男子清亮聲音說了一句,后面的所有士兵和百姓便齊齊跟著歡呼:“恭迎帝君!”

聲音震耳欲聾,沖天而上,整齊劃一,帶著尊敬肅穆,像是演練過了無數次。

車廂的簾子被月衛左右挽起,端坐里面的沉煞出現在眾人視線里,他面色平靜,那雙幽深眸子掃過去,讓無數的女子面紅耳赤。

樓柒這個時候也知道自己為什么不能上去了。

人家沐浴一城士兵和百姓崇拜目光的帝王,專駕上怎么可以有一個莫名其妙的陌生女子?而她也明白了,為什么接近城樓時,月侍衛為什么突然解下了他的披風,要她披上。

雖然她現在只是一個跟在王駕后面、跟一侍衛并駕齊驅的一個小人物,但是也收到了無數的目光,大多是驚訝的,疑惑的。

如果她這時還是穿著現代的那套衣服露在人前,估計也要給沉煞帶來不小的影響。

車子在平整的城中大道緩緩駛過,自那幾聲恭迎之后,再沒有人出聲,一片的靜默。這也可以反映出來,這位帝君是威嚴的。

但是因為他的年輕和英俊與不凡氣質,樓柒還是看到了有很多年輕女子臉頰飛著紅霞,目光熾熱地看著他。

而她作為這隊伍中的唯一女Xing,也收到了不少的嫉妒的目光。

這座城池很大,根本就望不到頭。建筑風格看起來明顯偏向粗獷,城內道路四通八達,都很寬。她騎在馬上,居高遠眺,能看到附近其它街道兩旁還有好些攤販,看起來,這城池的百姓倒是安居樂業,這證明沉煞這位帝君做得還不賴。

通過有著百姓聚集的城中,他們的速度快了起來,這里是一片的林子和田地,但是樓柒看到那些田地時卻皺了皺眉。

又穿過了一片很大的竹林,就在樓柒以為他們還要出城時,陳十告訴她,快到了。

高山越來越近,等他們到了山下,再看到那人工修出來的蜿蜒而上的寬闊盤山路時,樓柒又贊嘆了,這么高的山,幾乎要直聳入云霄,但是居然修出了這么寬闊平整可供馬車通行的大路來,這要耗費多少人力財力??!這家伙,皇宮建在山下不成嗎?非要建在這么高的山上?

她咕噥著問出了這個問題,陳十愣了一愣,接著便說道:“主子的敵人不少,在山上,安全?!?/p>

這下子輪到樓柒怔了。

敵人是有多少,還得逼得這個大殺器住到高山上去?開什么玩笑!

似乎到了這里,他們才放松了一點。

一路急馳上山。遠遠的,一道同樣由黑鐵礦石筑成的圍墻出現在眼前,山道正中,有三層宮門樓,門樓后,白墻琉璃瓦,大氣恢宏的古宮殿建筑,出現在樓柒視線里,讓她倒吸了口涼氣。

宮殿后面,太陽正好居高照下,琉璃瓦上閃著亮光,層層殿頂飛檐如勾,地勢層層而上,宮殿次第建造,掩映在一片片的樹木花株中,是一種讓人不得不屏住呼吸的美。

“好美啊......”

樓染喃喃道。

第一重宮門打開,馬車進入,一路上,有穿著湖水綠系著粉白絲帶的美貌宮女對著王駕行禮。但是樓柒也發現,這并不是她認知中的那種古代的皇宮后院,因為她還看到了有些男女老少的,似乎在這里面也有著居所,看到王駕,也紛紛行禮,看他們行禮,又不像是皇親國戚。

“陳十,那些是什么人???”

陳十道:“都是王殿中的人,像是四衛,還有大將軍,還有甲組侍衛的家人們都是住在王殿的,其中還有一些是自別處前來投靠主子的,身份特殊一點的話,也是住在這里面。主子的宮殿在最高峰,叫九霄殿?!?/p>

說話間,九霄殿已到。

馬車直入殿門,又行駛了一段才停了下來,眼前,有另一道宮門。門口,一勁裝女子腰系佩劍,站在一眾侍女之前,看見王駕到來,眼里閃過了喜悅的光芒。

陳十翻身下馬,示意樓柒也下馬來,低聲對她說道:“那就是雪衛大人了。雪衛大人主管著主子九霄殿里的所有內務,她也是陪伴主子時間最長的人,你見到她要恭敬些?!?/p>

恭敬?讓她恭敬的女人,似乎還沒有出生。

沉煞下了車,雪衛便立即迎了過去,聲音清亮:“主子,您回來了,屬下已經讓人備了藥湯?!?/p>

“嗯?!背遼非靶屑覆?,突然頓住,轉過頭來,幽黑眸光轉向樓柒,道:“從今天開始,她是我的近身侍女,以后安排沐浴之事都交給她。先帶她下去,給她備幾套衣裳再帶她到三重殿?!?/p>

這話一出,雪衛愣了,怔怔地轉過頭來,這才看到了樓柒。

樓柒很想翻白眼,敢情這一位雪衛大人之前眼里一直就沒有其他人啊,現在才發現她的存在。雖然自己不會隨便就對一個人用恭敬的態度,但是友好的態度她還是有的。她便對雪衛微笑著擺擺手打招呼:“雪衛大人好,我叫樓柒,以后麻煩你了,沉煞......”

“好大的膽子!”

一聲喝斥打斷了樓柒的話,雪衛漂亮的丹鳳眼怒瞪著,指著她道:“誰給你直呼主子姓名的資格的?來人,把她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在場的人都愣了愣,一時竟然沒人有反應。

樓柒只是怔了一下,隨即便輕聲笑了起來。沉煞剛才下了令之后就進去了,現在這里,算是誰地位最高?鷹?月?還是這位說是陪伴沉煞時間最久的雪衛大人?

她沒有想到,一來到沉煞的地盤,就遇到了這樣的下馬威。要打她二十大板?開什么玩笑,她裝蠢扮萌,可不想真的可憐被打。

“我當面叫沉煞的名字他都沒有意見,你不信,可以去問他?!彼皇智岣ё派肀嚀ぱ┑淖酌?,一邊輕地斜眼看她。

憑心而論,雪衛長得很漂亮,身材勻稱高挑,五官明麗,可能是因為習武,所以眉宇間有一種英氣讓她更添幾分吸引人的資本,比后面那幾個容貌上佳的侍女都要更勝一籌,但是她的目光帶著高傲,卻會引起同Xing相斥。樓柒覺得自己走不出這個科學論斷,她不喜歡雪衛,就如同雪衛也不喜歡她。

又不是親朋好友,不喜歡就不喜歡了,難道她還是強迫自己去喜歡一個不相干的人?

既然不喜歡,別說恭敬了,就是友好態度她都收回。

臭老道以前也說過她,這臭脾氣,也虧得她自己本事夠大,否則得罪那么多人,分分鐘被人干掉。

“你還敢再叫!你算哪根蔥!憑你這樣的,也能當主子的近身侍女?”雪衛氣得眼睛又瞪大了幾分,指著她邊走過來幾步,那纖纖玉指,已經差點指到了她的鼻子上來。

樓柒眼底冷光閃過,“我還來不及跟你說過吧,我最討厭有人指到我眼前來?!?/p>

“哈!你知道我是誰嗎?九霄殿四衛之一!你不過是一個侍女而已,就算本大人打殺了你都是正常的!”

“是么?”

“雪,算了,不要鬧?!痹攣來筧俗吡斯?,伸手要拉雪衛。

雪衛一甩手,這時突然皺起眉,看了看樓柒,又看了看月衛,突然咬牙切齒道:“她身上披的,是你的披風!月,你不是向來有潔癖的嗎?”說著,她出手如同閃電,扯下了樓柒身上的披風,丟到了地上,一腳踩了上去,那雪白的披風上頓時多了個鞋印。

鷹一撫額,無語搖頭。陳十在這里是說不上話的,只是站在一旁有點擔心地看著樓柒。

“你,哪里來的?”雪衛又一手指到了樓柒鼻前,“你不僅對主子無禮,還敢引誘月衛,膽子可真是不??!”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