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穿越文 > 萌妻種田:夫君要害我

更新時間:2019-11-08 15:24:16

萌妻種田:夫君要害我 已完結

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萌妻種田:夫君要害我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微小寶 作者:水珠 分類:穿越文 主角:尹子染溫良夜

火爆新書《萌妻種田:夫君要害我》是水珠所編寫的穿越架空類小說,主角尹子染溫良夜,內容主要講述:穿越就算了,身邊還有個虎視眈眈要害她的夫君是怎么回事?尹子染無力地靠在浴桶邊緣,虛弱地望向著自家夫君?!澳恪且蔽衣??”夫君渾身一怔,目光游移,似乎不敢與她對視,“不……我沒有?!幣尤舅跗鵠?,身...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萌妻種田:夫君要害我 第十章 賭坊再次上門 免費試讀

聽了溫良夜這話,尹子染便知他十分不愿與自己同去,可她并不想放棄。

“我沒有胡鬧,是真想去幫忙。先前我說去賺錢,便真的賺了錢回來。所以我說要給你幫忙,自然也是真的?!?/p>

聽尹子染提起賺錢,溫良夜便又想起了那來歷不明的八十文錢。

先前竟差點被她騙了過去,以為她是真去做了力氣活??晌時榱慫腥?,也未曾聽過有哪種活計可在短短一日之內賺到八十文的,她必然是在說謊的。

念及此,溫良夜的面色不由得冷了下來,“上山砍柴并非玩笑,辛苦得很,奸猾搶奪之人,怕是難以能忍耐?!?/p>

尹子染聞言,微微愣神,回想到先前溫良夜叮囑她莫要偷錢之事,這才意識到他竟然懷疑自己錢的來歷。

回神之后,尹子柒想要解釋?;刮吹人?,王酒兒便先發作了。

他本就對尹子染極為敬重,自然無法忍受旁人說尹子染一句不是,尤其那旁人還是他百般瞧不上的溫良夜。

況且今日,尹子染又叫他看到了迎娶心上人的希望,他對尹子染的崇拜感激更上了一層樓。

王酒兒上前一步,目露兇光,氣勢洶洶的質問,“你這娘里娘氣的懦夫,怎敢如此跟我老大說話!”

“王酒兒!”尹子柒喝止住他,對他搖了搖頭。

“老大,他這般說你,你竟還能忍?”

王酒兒滿臉難以置信,明明他是在替尹子染打抱不平,卻被她喝止住,心中自然委屈,“若是以前,老大你早就打斷他一條腿了,哪能容忍他對你這般不敬?!?/p>

見王酒兒一臉怒意未消,隱隱還有更上一層的趨勢。

尹子染無奈走到他面前,迎上了他的視線,一臉義正言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曾說過,自小旁人沒少兇你欺壓你,你很是厭惡。既然你也不喜歡別人兇你,那你也不該兇別人。若想要別人和善對待你,那你自己就得先學會講禮貌,懂修養,你說是不是?”

王酒兒低垂著頭,甕聲翁氣的應了一聲,“是?!?/p>

尹子染放緩了語氣,“首先便是你這脾氣,需要克制,也不要多事,我自己的事情我自然是可以解決的?!?/p>

王酒兒雖性子單純,但也目睹多許多人情冷暖,是以他也分辨得出,尹子染說的話皆是為他好。他倒也沒有不服氣,嘟囔了幾句之后便一一應下,按照尹子染所說去棺材鋪送木釵去了。

街邊暮色初現,日頭西沉,染紅了一旁嫣紅的云,映照著王酒兒漸漸遠去的身影。

即便尹子染今日提早搬完了貨物,此時也已經接近傍晚。

她雖然不知鳳鳴山情況如何,但也清楚夜里山上不安全,“今日天色也晚了,不如你今天先別去砍柴。其他的,我們回頭再商議?!?/p>

溫良夜并未答話,而是目光探究的盯著尹子染,似乎要將她徹底看透。

半晌,他才淡淡地點了頭,可心思卻仍停在她方才的那一番話上,“好一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p>

回家路上,溫良夜一言不發,淡漠疏離得有些過分,這模樣并不像尋常的溫良夜。

這是第一次,他毫不偽裝,將真實的自己展示在尹子染面前。更奇怪的是,連他自己都不清楚,這般轉變是從何時開始的。

一路上,尹子染絮絮叨叨說著話,溫良夜不理,她也不在乎,仿佛能一直說下去。

溫良夜腿長,悠然的緩緩邁步。尹子染便要快些才能跟上,她就這么不近不遠的綴在溫良夜身側,像條搖動的小尾巴。

待到接近家門,尹子染說話的聲音才戛然而止。

她看到自家門前圍滿了人,人群嘈雜,七嘴八舌的嚷著,而人群最里面,赫然便是賭坊的黑面管事。

糟了,她竟忘了今日便到了約定好的三天!

尹子染心下慌亂,她身上只有二百四十文,并未湊齊三百文,而對方兇神惡煞,恐怕不好再通融…

她本想躲起來緩一緩,卻聽人群中傳出一道粗獷的聲音。

“二當家,我瞧著這尹子染是不想還錢,所以故意躲出去了!她必定是未將我們放在眼里,不如,弟兄們直接進去,將她家房子砸個稀巴爛!”

尹子染見狀不好,趕緊快步跑過去出聲阻。

“別別別,大兄弟,有話好好說,我還錢,還錢還不行么?!?/p>

她走上前,找到了人群中的二當家,掏出錢袋子雙手遞過去,“這位爺,這里是二百四十文,煩請您再寬限我最后一日,我定然會將剩下的…”

“呵?!焙諉嫻墓蓯呂湫ψ糯蚨纖?,“尹大霸王,你真當我們在跟你鬧著玩?這錢,你今日必須得還上,少一文都不行?!?/p>

尹子染料到了會是這般場景,腦子飛快地轉,怎么才能說服對方。

那黑面管事忽然話鋒一變,話音竟似有轉機,“除非…”

尹子染眼含期待地抬頭,“除非什么?”

“除非你叫你家男人,來陪大爺休息一晚,我還會考慮替你求情,再寬限你一日。哈哈哈…”話畢,那人朝著溫良夜瞧去,神情猥瑣的上下打量著他。

這番變故一出,旁人便將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溫良夜身上。他容貌卓然,身姿修長,加上那管事的話,聚集過去的視線大多是不懷好意的。

溫良夜表情未變,依舊那么立著,脊背直挺,但卻叫人莫名心疼。

尹子染直接上前一步,站在了溫良夜面前,想替他擋住那些視線。

她勃然大怒道:“你做夢!你若想辱我夫君,除非…”

尹子染本想說除非從她身體上踏過,但又并無此膽量。瞧見圍觀男子對她的樣貌指指點點,想到自己現在的這副“尊容”心一橫,“除非先睡了我!”

話一出口,世界瞬間安靜了。

圍觀群眾全都深吸了口氣,鼓著腮幫子,一副想吐又不敢吐的樣子。

尹子柒大受打擊,她真的有這么丑嗎…

那管事正盯著溫良夜意淫,忽的聽聞這話,又瞧見了尹子染的尊容,登時便沒了那幾分旖旎心思,臉上忽白忽黃,表情十分豐富。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