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重生 > 邪王溺寵:嫡妃驚華

更新時間:2019-11-08 19:46:24

邪王溺寵:嫡妃驚華 連載中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开奖结果今天:邪王溺寵:嫡妃驚華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有書閣 作者:江鶴川 分類:重生 主角:楚翡顧雁飛

完結小說《邪王溺寵:嫡妃驚華》由江鶴川最新寫的一本重生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楚翡顧雁飛,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楚羿說,“我若為王,你必為后!”可顧雁飛所信非人!她傾盡全力捧他上位,卻眼睜睜看著他一夕反目,看著自己的孩子慘死眼前。她被情同姐妹的侍女毒得又聾又瞎!顧家滿門,皆不得好死!一杯毒酒放在面前,她指天起誓...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邪王溺寵:嫡妃驚華 第5章 初見太子 免費試讀

“什么?”縱是楚羿早已練就了泰山崩于面前而色不變的本事,也在這一刻覺出兩分驚詫,他深吸了一口氣壓下翻涌氣血,“確定不是側妃已經處理過了?”

“屬下確定,側妃還不知曉此事?!庇拔藍罱巧爬浜?,果不其然換來楚羿的一聲混賬。

楚羿的眉皺的更緊了,他一擺手:“退下!”

一道黑影迅速竄上高墻,兩秒鐘之后就在簌簌竹葉聲響里消失了影子,他調整一下黑沉沉似墨云壓頂的面色,跟上了前方顧霽風的步伐。

一行人熟門熟路進了翠靄堂,剛剛燃起的燭火罩上輕薄的紗,燭光昏黃搖曳,將那一抹正紅刺進顧雁飛眼睛里。她微不可見的嘆出一口氣,燭火旁已經沒了昨夜的那一疊糕點。她飛給顧霽風一個眼神,顧霽風立刻轉向了楚羿。

“譽王殿下在,昨夜雁飛所食的那一碟糕點,煩請給顧某一觀?!?/p>

“糕點?”隨后跟上來的譽王臉上是真切的詫異神情,他急急忙忙往桌上一掃,見確實沒了蹤影之后提了一口氣,“大抵是拿去驗毒的大夫還沒收回來,青竹,去問一問?!?/p>

跟在楚羿身后的小廝立刻應了一聲,一炷香的功夫便匆匆跑了回來,面上的神色驚慌中帶著恐懼:“翠靄堂的主食說,早在晌午剛過,就驗完毒送回來了,只是不知為什么不在桌上…”他聲音越來越小,最終低進塵埃里。

“什么?”楚羿揚高了聲調,隨即一甩袖,俊朗面容上是掩蓋不住的憤怒,“辦事不利的東西!給本王查!”

翠靄堂里站了零零散散將近二十人,卻全是寂靜。楚羿神色復雜的又看了一眼桌上,方帶著抱歉神色看往顧霽風和顧雁飛:“千防萬防,家賊難防,這碟糕點許是被兇手拿去毀滅了證據,這該如何是好!”

“毀滅了證據?”顧霽風的劍眉星目遺傳了老將軍,那薄唇卻是像極了娘,似笑非笑的樣子讓人無端覺得背后發涼,“那真是巧,今日下午顧某來接雁飛歸家,正好就在后門泔水桶邊上發現了這碟糕點?!?/p>

他打了一個清脆響指:“王爺,雁飛,你看是不是這一碟?”

楚羿目光一凜,負在身后的右手手指悄然捏緊,看著一直跟在顧雁飛身后的那個冷面侍女端出一盤糕點,正是他今日早晨讓小廝處理掉的那一碟。他強迫自己在抬起目光的那一刻換上驚中帶喜的笑容,開口:“正是這一碟!多虧小將軍,否則這事,怕是又要讓雁飛傷心了?!?/p>

顧雁飛看著楚羿遞過來的溫柔目光,只覺得胃里一陣翻騰—他真是厲害,無論自己到了怎么樣的境地,得到了怎么壞的,他都能在下一刻調整成他最該有的樣子。

顧霽風從尺素手里接過那一盤糕點,從最上面取下一塊,俯身放到了那條大黑狗的鼻子底下,他唇角一勾,揉了揉狗頭:“風馳,去!”

牽著狗的侍衛應聲放開了拴狗的鐵鏈,風馳抬著頭高吠了一聲,飛快沖了出去。顧霽風沖著侍衛打了一個手勢,就看著兩個侍衛迅速跟上,他回頭看了一眼顧雁飛,又沖著楚羿笑了笑:“走吧,譽王殿下,看看風馳能查到什么?!?/p>

順著風馳一路跑過的路線,府中的仆人都被驚動,每個屋子里的燭火點起來,像是為了尋求所謂“真相”而起的光明大道。楚羿現在是真的確定顧霽風已經知道什么了,那條狗直直跑去的院落,明明就是住著側妃王氏的翠玉軒。

楚羿牙根咬緊,在無人看到的地方沖著空氣比劃了兩下手勢。

跟隨著風馳的兩個侍衛在翠玉軒門口被攔下,風馳的犬吠驚動了翠玉軒里的主子,一時之間侍女尖叫聲不斷,何其熱鬧。顧霽風走到門口停下了步伐,一邊的眉斜斜一挑:“王爺這是何意?”

“這乃側妃王氏寢居,小將軍若是擅入,怕是不妥吧?”楚羿唇角泄了三分笑。

奈何顧霽風不吃這一套,他抱臂而站:“側妃王氏?那就更要查了。雁飛中毒最直觀是誰受禮,不用顧某說罷?更何況,譽王殿下自小在宮里長大,不可能不知曉女人爭寵之間的手段罷?”

楚羿還來不及開口,只聽得顧霽風又不緊不慢的堵了他的嘴:“顧某不擅闖,還請王爺派人進去傳話,一刻鐘之后,顧某再查?!?/p>

“你!”楚羿氣結,正欲說話,卻聽見一聲尖叫。

“王爺!王爺!”一個衣冠不整,身上只輕薄披了幾層粉色輕紗的人影從屋里沖出來,直直撞進楚羿懷里。一張秀美面龐顯出驚懼神色,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王爺!好大的狗!秀秀怕—”

顧雁飛眸光一閃,正主來了。王秀,上一世本該你受的痛楚,我幫你受過了,這一世,你便嘗嘗作繭自縛的滋味吧!

楚羿下意識將懷里的女人抱了個滿懷,低下頭時眼里不易察覺的顯出一分厭惡。她不可能不知道這府里發生了什么,也不可能知道門口都站著誰,這樣淺顯的心機,果然是個上不了臺面的庶女。他這樣想著,卻微微側身擋住顧霽風的目光,又從自己身上解下外衣裹在她身上,面上是似曾相識的憐惜:“莫慌,小心著涼?!?/p>

上一世,顧雁飛很少能瞧見這些王府里的女人。她不甚喜歡那些心機勾心斗角之輩,在嫁進王府之后更是忙于研究古書上的陣法,她一顆心撲在怎樣為楚羿鋪出一條道路上,連本應有的晨昏定省都撤了。

她沒見過楚羿和這些女人相處的畫面,也沒想過,原來都是一樣的。無論是王秀,還是這王府里活到最后的三個侍妾,還是她顧雁飛。

顧雁飛幾乎是控制不住一樣從唇角溢出一聲輕笑。她抬眸,正巧對上王秀看過來的目光,那里面是罕見的耀武揚威。

“雁飛…”楚羿的目光欲說壞休。

顧雁飛干脆利落的別過了頭,彎唇:“王爺,現在我們可以進去了罷?”

“…請?!?/p>

顧霽風率先跨了門檻進入翠玉軒的院落,里面的水桶花盆倒了一地,頗有一種人仰馬翻的味道。風馳早已不見了蹤跡,顧霽風吹了一聲口哨,便有犬吠從后院傳來,顧雁飛半倚在尺素身上,到了這一刻終于來了精神,她往楚羿身上一掃,踏著步子往后遠走。

一人高的大狗俯臥在后院那一顆巨大的梨花樹下,看見顧霽風走過來,軟軟往旁邊一躺,露出肚皮下的一片土地,仔細看去,隱隱約約有被翻新過的痕跡。

顧霽風言簡意賅:“挖!”

用不著顧霽風動手,他身邊的侍衛已經蹲xiashen,不過幾息的功夫,就從地下挖出了一個油紙包。油紙包被恭恭敬敬交到顧霽風手上,顧霽風唇角一勾,一邊看著楚羿,一邊解開了紙包。

紙包里是白色的粉末,瞧上去和糕點上的糖霜一模一樣。

“這怎么可能!”跟在楚羿身后的王秀看到楚羿手里的紙包,驚呼出聲,一張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顧雁飛緩緩開了口:“怎么可能?是啊,不可能,這個紙包明明應該被你藏起來了。讓我猜猜,藏在妝奩里,對不對?王秀,我們無冤無仇,你何苦在我新婚之夜,給我下毒?”

“給你下毒?你中了毒?怎么可能!你今日一早還和王爺入宮去謝了恩,顧雁飛,你在說什么渾話!”

顧雁飛一怔。她沒想到這件事連王秀都不知道,看來楚羿正是下定了決心想要封住這件事。若不是她讓尺素散出了,或許這件事當真到了最后都不會有她想要的結果,只隨便拉一個人出來頂了包。

“所以,你這是承認這個紙包是你的了?”顧霽風敲了敲腰間的劍鞘。

王秀終于在這一刻聰明起來,她一雙秀美的眉挑到了一個不敢置信的弧度,眸里雖閃著心虛,嘴上卻絲毫不懼:“怎么可能!難道在我院里的東西就是我的?誰能作證!指不定是某些人自己給自己下了毒,把東西埋到我的院里倒打一耙!”

楚羿也開了口:“王氏一向賢惠,多年以來將王府操持的不錯,她不太可能是會做這樣一件事的人。雁飛,或許是有什么誤會?!?/p>

“誤會?清姝口口聲聲說你糕點是王爺吩咐做的,除了側妃,誰有膽子往里下毒?”顧雁飛目光從出一身傷掃過,明明不含絲毫審視意味,卻冷得驚人。

顧霽風索性將手中紙包包好,交給了顧雁飛。他目光一掃,在一個穿著打扮都略優于周圍下人的男子身上停?。骸澳閌槍蓯碌??”

那個男人窺了窺楚羿臉色,只覺得后背冷汗直冒:“是、是…”

“廚房里那一日的糕點是誰做的?”

“是…是李、李老頭?!?/p>

“人在何處?”

“一家都是王府家奴,就住王府下人居…”管事擦了擦頭上冷汗。

顧霽風便笑起來,眉目彎的云淡風輕:“哦,竟是如此,那便請這位李老頭出來對質吧。問問,是不是他狗膽包天,未經過任何人的指示,將毒下在了要送給雁飛的糕點上?!?/p>

楚羿瞇了瞇眼,笑的兩分溫和:“青竹,帶著小將軍的人去找李老頭?!?/p>

“是!”

這一來一回,最少也要兩刻鐘的功夫。顧雁飛斜斜倚在尺素身上,緊了緊自個兒身上的披風。

只不過一刻半的功夫,顧家侍衛身后跟著青竹,已經回來了。只是領頭的那個面色不霽,干脆的往顧霽風身邊單膝一跪:“從李老頭的女兒得知,李老頭從昨天晌午開始就不見了人影,今日更是徹夜未歸?!?/p>

“徹夜未歸?”顧霽風擺了擺手讓他起來,目光似笑非笑,“真是好手段?!?/p>

楚羿頂著這樣的目光,仍舊一副剛剛得知這個的模樣,隨即怒而斥之:“真是一群!連一個小小的廚子都看不住,要你們何用?滾下去!”

“王爺,太子殿下到…”

隨著這樣的聲音,一個身影悄無聲息的從院外踏了進來。穿花拂柳,最先映入眼簾的,是用來撥開花藤的一支折扇,隨即是一只纖長骨節分明白如玉的手。顧雁飛再凝眸,只見得一張俊臉,挺鼻薄唇桃花眼,連出現在唇邊的“君子世無雙”五個字,都覺得是對這樣的容貌的褻瀆。

“四哥身邊的人是該換了,府里進了賊都不知。要的是一個廚子的性命便罷了,若是要的是四哥的命,不得釀成大禍?”

他一拍手,身后出現兩個黑衣人。他們將手中捆著的兩個人往地上一摜,那張臉,可不就是剛剛尋而未果的李老頭?而另一位,也是顧雁飛的熟人,準確的說是,上一世的熟人,是跟隨楚羿多年的影衛。

顧雁飛往顧霽風那里投過一個詢問的目光,卻得知這也并非是他的安排。一時心中疑惑,她抬眸去瞧他,只對上一雙清澈如泉的桃花眼,令她呼吸一窒—上一世的太子楚翡,當真生成這個絕色模樣嗎?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