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穿越文 > 傻夫丑妻樂翻天

更新時間:2019-11-08 21:26:32

傻夫丑妻樂翻天 已完結

36选7杀号福彩:傻夫丑妻樂翻天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微閱云 作者:青莞兒 分類:穿越文 主角:木羨魚季臨淵

主角叫木羨魚季臨淵的小說叫做《傻夫丑妻樂翻天》,它的作者是青莞兒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木羨魚穿越了,堂堂神醫居然穿越成了一個無鹽丑女! 這便罷了,她的相公是個傻子? 瞅著小傻子天天被人欺負,垂涎小傻子美色的木羨魚不干了。 她要斗惡人,發大財,改變形象帶著美人小傻子走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傻夫丑妻樂翻天 第9章 我要嫁給他! 免費試讀

雖然別扭,但總好過那一身已經臟了的嫁衣。

木羨魚回到正堂里時,便見到了似乎已經等在那里許久的周氏和她的女兒,木婉清。

她們母女二人正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她的小相公季臨淵,如出一轍的如狼似虎的眼神,好似想要把季臨淵身上的衣服都活生生給扒下來!

見到木羨魚來了,季臨淵仿佛見到了救星般的,快步跑到了木羨魚的身邊,“姐姐,你來了?!?/p>

木羨魚輕輕地“嗯”了一聲,拍了拍季臨淵的手背以示安慰,目光卻一直沒有從周氏木婉清母女倆的身上移開。

看來,她猜的沒錯,這母女倆果真來者不善。

周氏雖然已經徐娘半老,但到底是東籬村最年輕的寡婦,如今身上這一件絳紫色的菊紋上裳,便是花了不少的心思,更愈發襯得她風韻猶存。

木婉清身上的鵝黃色百褶如意月裙,顯然也是新添置的,可木婉清雖是被周氏捧在掌心里養大的,但也到底敵不過她天生的底子差,膚色暗沉得像是河中黑黢黢的鯰魚。

便是連鯰魚的鱗片,都比她的皮膚要光滑許多。

而且,木婉清完全繼承了周氏的長相,丹鳳眼塌鼻梁,甚至連周氏深藏在眉宇間的刻薄點刁橫,都繼承了十成十。

木羨魚的出現,總算是讓周氏和木婉清這母女倆,終于從她小相公的盛世美顏中回過了神來。

木婉清如今不過才十四歲的年紀,竟不管不顧地指著季臨淵,大言不慚道,“娘,我要嫁給他!”

木羨魚眉眼一挑,竟然把主意打到她小相公的頭上來了?

周氏轉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親生女兒木婉清。

像木羨魚這樣面容可怖的女子,丞相府都肯給出十兩銀子的高價,自己的女兒婉清,只會更金貴!

她可是自己從小寶貝到大的,在她心里,比起那些高門小姐來,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咂巴了幾下嘴,周氏一雙精明的眼睛在木婉清和季臨淵的身上流轉了一會之后,便悄悄打定了主意。

“木羨魚…”周氏正想頤指氣使地讓木羨魚把正室的位置讓出來,卻沒想到,木羨魚先一步開口,打斷了她后面要說的話。

“木夫人今日到訪,可是有什么要緊事?”木羨魚端起徐氏送上來的茶水,吹了吹,輕輕地抿了一口。

舉手投足間,盡是儀態萬千。

周氏和木婉清簡直看的閉不上嘴巴!眼前這個,還是那個整日被她們母女欺負的瑟瑟發抖的木羨魚么?怎么好像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還有這莊子上下,都讓她心底悄悄生出了幾許不安,卻又想不通是由何而起。

木羨魚微微抬起頭來,唇角上是恰到好處的得體淺笑,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隱隱透著幾分居高臨下的意味來。

她稱呼周氏是木夫人,而不是繼母,便是已經打定主意要和這對母女劃清界限了。

周氏勉強壓下心底的不安,正想開口,她身旁的木婉清卻已經是急不可耐地罵了起來,“呸!你這小賤蹄子,敢在本小姐面前擺譜?怕是忘了本小姐親自招待你吃了整整一桶的豬食的事情了!”

木婉清刻薄的臉上滿是得意。

木羨魚微微皺眉。

別人看不出,她卻是清楚的很,從一開始踏入這正堂開始,她的身體就開始抑制不住地顫抖。

可這不是她的意愿,而是藏在她身體里的本能,她不知道,原本的木羨魚到底是在害怕,還是在生氣。

如今木婉清舊事重提,更好似直接在木羨魚的心中點燃了一把烈焰,灼燒的她渾身上下的鮮血都沸騰了起來。

可木婉清卻仍在滔滔不絕,“木羨魚,你識相的話,便把這主母的位置讓給我,哄的我高興了,或許我一心軟,便把你留在這莊子上,做個倒夜香的粗使丫鬟?!?/p>

木婉清雙手叉腰,一副趾高氣揚地站在木羨魚的面前,一副根本沒有把木羨魚放在眼里的架勢。

在她心里,已經把自己當成是這個莊子的女主人了。

周氏見木羨魚似乎仍舊和先前一樣,一副懦弱不敢吭聲的樣子,也終于恢復了以往的做派,端起茶盞,刻薄地開口。

“木羨魚,你別忘了,死的早,若非我肯給你口飯吃,你哪里能活到今時今日?”

所以,為了報答她的養育之恩,她自覺的,不管她和木婉清讓木羨魚做什么,都是應該的。

木婉清在旁連連點頭,上前幾步,伸手去拉扯木羨魚肩膀,想要把她從主位上拉扯下來,卻不知怎么,掌心竟像是被針刺到了一樣,疼得她尖叫了一聲,向后退了幾步,腳下一崴,摔在了地上。

“哎呀,清兒!”周氏大驚失色,就連手上的茶盞都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她氣勢洶洶地沖上前去,右手高高地揚起來,就要朝著木羨魚的身上打去!

一直坐在主位上默不作聲的木羨魚,一把抓住了她要行兇的手,終于開口,“若我沒記錯,周氏,三日前你將我塞進花轎,便說過,從今而后,我們再不相干?”

周氏眼神閃爍,她的確說過這話。

送走木羨魚,她全當是給自己丟去了一個包袱,渾身上下都洋溢著喜不自勝。

甚至這幾日以來,她一直擔心,這莊子上的人會嫌棄木羨魚,再把她送回到東籬村,跟她要回那十兩銀子。

可今日,木婉清的話倒是讓她開了竅,“娘,你糊涂??!你養了那丑八怪那么多年,如今她終于有些用處了,我們自然是要像以前一樣,把好東西都搶過來了!”

那莊子聽說可是京城中大戶人家的莊子呢!憑什么她木羨魚在那里吃香的喝辣的,她們母女倆就要守著東籬村這個窮山惡水吃糠咽菜?

所以,她們今日才會找上門來。

周氏耷拉著一張臉,眼神兇惡地瞪著木羨魚,“還敢還手?”

“都是短命鬼!若非是我,你早就餓死街頭了!如今我的清兒看的位置,那是你的福分,你就是讓也得讓,不讓也得讓!”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