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之王爺撩妻無度

更新時間:2019-04-10 18:00:16

重生之王爺撩妻無度 已完結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号码查询:重生之王爺撩妻無度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奇熱聯盟 作者:安小茶 分類:重生 主角:夏櫻函帝千夜

小說主人公是夏櫻函帝千夜的小說叫做《重生之王爺撩妻無度》,它的作者是安小茶所編寫的重生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權利的爭鋒,利益的角逐。權傾朝野的太師府嫡女夏櫻函成為了當朝炙手可熱的香餑餑。懵懂無知的她錯愛了令她萬劫不復的人。好在上天垂憐,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屏幻渦押笏囊謊┣俺?,斗仇敵,滅渣男。只不過,那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之王爺撩妻無度 第2章 窮途末路 免費試讀

夏櫻函斜靠在冰冷潮濕的墻上,只感覺渾身難受的如巨石碾過。

她的身側蜷縮著一個同樣布滿傷痕的女子,彼此的體溫是這個發著腐爛氣息的牢房中唯一的依靠。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夏櫻函冷冷的看著出現在牢門前那幾個神色貪婪的獄卒。

那些獄卒陰笑著看了看她,隨即用鑰匙將牢門給打了開來。

夏櫻函心下一沉,警惕的往后挪動身子,頓時,腳下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感。

此刻,她纖白的腿腳正被幾根粗大的鐵鏈牢牢的束縛著,冰冷刺骨的鐵鉤撕扯著她的皮**穿了她的腳踝,地面上一片觸目驚心的紅。

為首的獄卒淫笑著看著無力掙扎的女子,雖然她的面目被血色遮掩,可依稀還是能分辨出那精致的輪廓,也知道這個女人必定是個姿色上乘的尤物。

咽了口唾沫,他招呼著手下慢慢朝著她靠近,眉飛色舞的說道:“美人,讓哥幾個好好送你上路,死了也好做個滿足鬼?!?/p>

感受到了這幾個獄卒的意圖,夏櫻函心下駭然,冷笑道:“你們好大的膽子,就不怕皇上治你們的罪嗎!”

女子獨有的甜美嗓音非但沒有威脅到這些獄卒,反倒撩撥了他們原來心底就膨脹的弦。

十數個獄卒,互視著,眼里滌蕩著幽深的欲望,一時每人都有磨拳擦掌之意。

知道已無力回天,本就被接二連三的厄運打擊的心力交瘁的夏櫻函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安靜的如同死了一般。

為了那個男人,她不惜違逆家人的意愿,不聽勸告,一意孤行的輔佐他登上如今高高在上的位置,本以為往后余生就能與那個男子相濡以沫。

可一道圣旨下來,一切都變了。

她夏氏一族一夜之間變成了的罪臣被滿門抄斬,而她也一朝夢醒被丟棄在了這冰冷的牢籠里。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那個男人為了穩固社稷的手段,而太師府就是他前行的墊腳石。

手緊緊的攥著拳頭,指甲因為憤恨掐入到了血肉里,原本還存著一絲僥幸的心理,可在看到這些大膽的獄卒時就已經被徹底的被粉碎了,就好似被人扇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他可真狠啊…!

“幾個大哥若是不介意先讓奴婢來伺候你們,就當做開胃菜如何?”

這時,原本伏在她身側奄奄一息的青黛艱難的站了起來,一邊解開身上的衣衫,一邊媚眼如絲的望著那幾個有些吃驚的獄卒。

青黛的傷勢沒有夏櫻函的嚴重可怖,因此看起來倒是比她好看的多。

獄卒見狀不由哈哈大笑,覺得自己今日真是撿到了大便宜,不光有錢賺,還有艷福享。

“兄弟們可別辜負了這個姑熱情啊,哈哈哈哈哈.....”

那個獄卒話還沒說完,其他幾個獄卒已是猴急的將自己的褲頭給解開了。

夏櫻函猛的睜大眼眸,大驚失色的看著那幾個,憤怒道:“不!你們不許碰她?!?/p>

“小姐,奴婢來這世上走了一遭,也想嘗嘗這男人的滋味。你不會這樣自私,連這點小小的要求也不答應吧?!?/p>

青黛跪在夏櫻函的身前,眼眶猩紅,祈求的望著淚流滿面的她。

夏櫻函死死的咬著自己的唇,瘋狂的搖頭,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

青黛是她最親近的人,她早已把她當成了自己親姐姐一樣看待,而她也是她在這世界上最后的依靠了。

她知道,青黛這樣做是在?;に?。

“小姐,保重?!?/p>

青黛顫抖著手將她臉頰的淚痕擦干,在她耳邊輕聲說完,就朝著那些早已不耐煩的獄卒走去。

“不要青黛,你回來,你快回來??!.....嗚嗚嗚...”

夏櫻函聲嘶力竭的哭喊著,拼命掙扎著想要去將青黛給拉回來,可是腳踝處的血肉卻似被人給撕碎了般疼痛。

很快,青黛的身影就被那十幾個獄卒徹底的掩蓋,耳邊只能聽到她痛苦的**和那些不堪的淫笑聲。

.....“帝奕寒,我恨你,我恨你…!”

夏櫻函尖叫著,死命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身子在這雷雨交加的夜里劇烈的顫抖著。

心臟痛到麻木,感覺整個在顫抖。

絕望和憤恨猶如巨蟒一般盤踞在她心頭,將她的心一點點的勒成碎片。

不知過了多久,久到她已經忘記了哭泣,忘記了害怕,只是緊緊的抱著自己瘦弱的身子,雙目空洞的盯著自己血肉模糊的腳怔怔的出神。

......這時,一雙龍紋錦繡的靴子出現在她的視野,來人的身子很高,她只能揚起頭才能看到他。

借著微弱的光,夏櫻函終于看清眼前俯視自己的男子—束在金冠中墨色的頭發,垂了幾縷落在高款的額頭上,劍眉入鬢,眸如深潭,高挺的鼻翼,這是一張憤怒至極的俊顏。

夏櫻函找回自己的神志,側過頭急急的看了一眼青黛所在的方向。

只一眼......全身的血液瞬間凝固了。

那個用自己的身軀?;ち慫那圜?,渾身**著躺在被血色染成了猩紅色的地面上,她的身邊亂七八糟的躺著那些獄卒的尸體,皆是被人砍去了腦袋,同時下腹也是一片血色。

她知道,這些人肯定是被面前這個道貌岸然的男人殺死的,因為他就是伏羲國的皇帝,上天賦予了他生死伐段的特權,而他就是用這樣的特權滅了她夏家滿門。

“夏櫻函,你后悔嗎?”

帝奕寒蹲下身子,擰著她衣服的手猛的收緊,幾乎勒得她喘不過氣來,狠冽的。

他的眼里似乎噴了無數把尖刀,好像要將她放在菜板上給生生的剁碎。

那一瞬,夏櫻函破天荒的笑了起來,笑的渾身抽痛,笑的眼淚橫流。

后悔?

她當悔,后悔自己瞎了眼睛被豬油蒙蔽了心才會對他一往情深,后悔不聽家人勸告毅然決然的嫁給了他。

她還后悔自己當初沒有將他給殺了,而是讓他用鋒利的尖刀刺向了她身邊最親的人。

當然,她的笑立刻**到了帝奕寒,他的面色徹底的冷了下來,她的笑容也被他視為了譏諷的嘲笑。

“夏氏一族覬覦朕的皇位,在背地里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而你.......借著我對你的容忍,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脫朕的寵幸卻跟外面的野男人茍且。朕不舍的要你死,唯獨保留了你的命,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

帝奕寒揚起一只手,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胸膛,她幾乎清晰的聽到了自己肋骨斷裂的聲音,巨痛排山倒海襲來,可她卻死咬著唇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只是忍不住抽了一口涼氣。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她早已經心灰意冷,只恨不得與他同歸于盡。

“你不要朕碰你,朕偏不如你愿,讓你失去所有,這就是背叛我的下??!”

帝奕寒被她的漠視徹底的激怒,瘋狂的親吻著她的唇,雙手暴掠的撕扯著她身上的血衣,強行將她的身子按到了自己的腿上。

“愚蠢!”

夏櫻函不堪屈辱,冷笑著說完,用力將洞穿自己腳踝的鐵鉤扯了出來。因為用盡了全力,腳踝處的骨肉也被她狠厲的扯斷,她的雙腳就這樣脫落在了地上。

帝奕寒大驚,以為她要刺殺自己,一把將她重重的摔了出去。

夏櫻函感覺自己像一片羽毛一樣輕輕的飄起,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后,又狠狠的撞擊在鐵門上,她又聽到了身子發出的可怕咔擦聲。

“帝奕寒,你才是最應該后悔的那一個人,發生在我身上的痛苦肯定會加倍奉還于你!”

夏櫻函忍著劇痛,盯著帝奕寒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著,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就將鐵鉤插入到了自己的心臟。

“櫻函...!”

天邊又一道驚雷…..帝奕寒瘋狂的向她撲去,想要阻止她,可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