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武俠 > 碎空武尊

更新時間:2019-11-20 12:35:21

碎空武尊 連載中

36选7选号技巧帮我选号:碎空武尊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掌中云 作者:殺破千軍 分類:武俠 主角:葉明河薛雪

甜寵新書《碎空武尊》是殺破千軍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葉明河薛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你丹藥多?我丹方無盡。你身懷秘術?及我九牛一毛?你武功蓋世?三尺長劍,教你做人!頂尖功法無數,生活職業無雙,熱血的對決,犀利的打臉,一寸劍光,萬里直驅,破碎虛空,成就圣位!你是天才?不好意思,連給我提...展開

本書標簽: 異世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碎空武尊 第010章 玄劍有靈,尾隨殺機! 免費試讀

是極品靈器!

趙天義、趙碧波兩人瞠目結舌,看著葉明河手中的殘劍表面騰起的斑斕虎影,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武有高低,神兵亦是如此。

天下神兵,從低到高,分別為凡兵、人階靈器、玄器、寶器。

在普通武者眼中,寶器已經是神兵的巔峰了。傳聞,在寶器之上還有傳說中的天階圣器,卻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的。

神兵有靈。

這里的靈,可并非單純指的是靈性。

神兵可以煉化獸魂注入其中,納為?;?!可是,能夠承載?;甑?,至少也是極品靈器!

很顯然,葉明河手中的這柄殘劍,就是此類!

至于玄器…

他們根本不敢想。

對于天玄城來說,四大家族的鎮族神兵也就是這一層次了,又怎么可能在區區市井內存在?

然而,葉明河可不這么想。

因為就在他成功引動手中殘劍內的?;曄?,立刻聽到一道微弱的低鳴響徹腦海--

“劍奴元虎,拜見新主人?!?/p>

這句話,是直接響徹在葉明河心底的,當即讓他大吃一驚。

“你有自己的獨立意志?”

那道聲音繼續傳來:

“是的,主人?!?/p>

回應聲再度在心底響起,葉明河的雙眸瞬間精芒大放。

這不是一柄極品靈器!

一般人只是知道,極品靈器內可納入?;?,可那些都是死魂而已,最多只能幫助靈劍多幾分威力。唯有玄器級別的神兵,才可承載有自我獨立意志!

這柄殘劍,赫然是一柄真正的玄器!

自己這一次,真的是撿到寶了。

葉明河心神震蕩,忍不住再度傳音詢問:

“你怎么變成這副模樣了?”

“你以前的主人呢?”

要把一柄玄劍成這個樣子,劍紋面目全非,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葉明河敢肯定,在這柄玄劍的背后,絕對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而或許知曉這段歷史的,也唯有玄劍中的?;炅?。

可聽到葉明河的詢問,自稱元虎的?;耆聰萑肓順聊?,似乎是在追溯記憶,許久才終于應聲。

“對不起,主人?!?/p>

“我損壞的太嚴重了,以前的記憶受損太多,已經無法追溯了?!?/p>

失憶?

?;暌不崾б??

葉明河無語。

這玄劍,也挺奇葩的。

追問不得,葉明河也沒有想太多。最起碼,這一次自己是賺大了,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來集市逛了一圈,就碰到了一柄玄劍,這運氣也是沒誰了。

“你先回去休息,有事我再找你?!?/p>

外面的事情還沒解決,葉明河當然不會和元虎聊太多,心念一動,懸浮在長劍表面的斑斕虎影一點頭,重新縮回劍體之內。而葉明河,則一臉冷笑的看向趙家兩兄妹。

“怎么樣?”

“這下子,你們服氣了吧?”

趙天義和趙碧波顯然還沒有從?;晗稚淼暮恢行牙?,被葉明河一言驚醒,兩人臉上表情立刻一片陰鷙。

打眼了!

沒想到,這泥腿子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運!

肯定是運!

眼看“極品靈器”就要被葉明河帶走,趙天義當然不甘??墑?,他太后悔剛才自己沒沉住氣了。

不說周圍眾人能不能看出葉明河與趙碧波之間誰的手段更高明,可自己剛才的表現,已經側面證實了這一點。這一場賭劍,自己是徹底輸了!

趙天義和趙碧波完全被葉明河一句反問噎的半天說不出話來,見此狀,葉明河臉上冷笑更盛:

“哼?!?/p>

“既然這樣,這柄劍,我可帶走了?”

輕輕一揮手中殘劍,葉明河瀟灑扭頭,轉身就走。

他可不想在這里多呆。

純粹是浪費時間。

看到這一幕,趙碧波不由急了,一伸手,正要厲聲厲色強行阻止葉明河,卻被從她身邊探出的一只手攔住。

“表妹,別急?!?/p>

別急?

一柄極品靈器就這樣被帶走了,我能不急么?

趙碧波怒目圓睜,看向攔下她動作的趙天義,可當看到后者眼底的一抹精光時,趙碧波立刻醒悟。

這是在鬧市!

一旦自己真的出手,可是要被天玄城內規則制裁的。

追也不是,不追卻又心有不甘,趙碧波的小臉上立刻涌出一抹潮紅,宛若朝霞,氣的直跺腳,低聲嬌喘道:

“表哥!”

“我敢說這柄劍絕對不一般!上面的劍紋,我只是解開一層而已,就已經這般不凡了。我有預感,如果我能把它全部補全,天玄武院,今年我肯定進得去!你一定不要讓他帶走??!”

趙天義聞言,連忙打量了一四周,見諸多圍觀閑人已經散去,這才應道:

“表妹說的這些,我當然都知道?!?/p>

“可是,這是鬧市,我們不能就這樣動手的?!?/p>

還不動手?

再不動手,人可就要走遠了!

趙碧波聞言更急了,看著葉明河即將消失在視線盡頭的背影,急不可耐,卻又被趙天義壓住。只見趙天義眼底陰鷙之色閃過,寬慰道:

“表妹放心,在天玄城內有規矩限制,咱們不能動手。但是,城外可就沒有這些瑣碎的規矩了?!?/p>

“就在剛才,我已經讓趙大和趙二幫我跟著他了。只要他一出城,我就立刻能知曉!到時候,我肯定會把那柄劍,給表妹你帶回來!”

已經派人跟蹤了?

趙碧波聞言,美目中立刻閃過一絲訝色。

她沒想到,自己這個表哥,竟然還有這份機敏,當即大喜。

“表哥,你可真聰明!”

“我覺得,你是咱們趙家最聰明的了,老大和,都比不絲毫!”

聽到趙碧波的夸贊和認可,趙天義一時間當是比吃了蜜還要甜,忍不住大笑出聲,更夸下??冢?/p>

“那是當然!”

“表妹你等著!我現在就帶著趙三和趙四一起去找那小子,親手把那柄劍給你帶回來!”

身后事,葉明河當然并不知曉,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跟蹤了。

現在的他正在出城。

丹藥有了,還機緣巧合得了一柄玄劍,自己當然沒有在天玄城待下去的必要了,盡快前往十萬大山歷練才最要緊。

當然,在出城的一路上,葉明河也沒有閑著。他暗中和元虎交流,試圖探尋到一些關于這柄玄劍先前主人的訊息,然而讓他無奈的是,元虎真的就像一個記憶完全喪失的二一樣,當是一問三不知,著實把他郁悶壞了。

這還真沒辦法。

不是硬磨的事。

看樣子,自己或許唯有把殘劍上的劍紋全部補全,或許才能知道點什么。

心念轉動,葉明河把這份雜念壓在心底,轉而思索另一個更迫切的問題--

劍招!

現在自己已經晉升真氣境四重初期,在體內成功凝聚劍胎,修煉劍法,自然成為迫在眉睫的一件事。

但是,作為劍胎內即將納入的第一式劍招,是為整個劍胎的根基,就像是一名武者的武道根基一樣,至關重要,可不能隨便擇選,畢竟以后修煉所得的劍招,最終都要和它融為一體,它的風格,就是自己以后劍法的風格了。

是重防御,還是重殺戮?

葉明河前世熟讀天界太白劍宗無數劍招,種類繁多,風格不一,可終歸還是在這兩個方面--

防御和殺戮。

而當這個問題化為一道選擇題時,葉明河眼底精芒閃過,已經有所心動。

劍,以鋒銳為尊!

當然要選擇重在殺戮的劍招了!

在天界太白劍宗的諸多劍法中,給葉明河留下最深印象的一門殺戮一道的劍法--

劍掃蒼穹!

傳聞,劍掃蒼穹是天下第一殺戮劍法,一共有六十四道劍招,以八為界,分為八篇。

更有傳聞,若是能把這八篇劍法全部學會,當可位臨武道巔峰,成為天下無雙的第一劍神,佛擋殺佛,神擋殺神!

只可惜,哪怕是在太白劍宗,都沒有劍掃蒼穹的全部劍譜,只有前五十六道,前七篇而已,同樣也都在葉明河的腦子里。

其中第一篇,“蒼穹問?!鋇那鞍蘇?,正是真氣境可以修煉的。

不過,對于現在的葉明河而言,哪怕是只有第一篇“蒼穹問?!幣滄愎渙?!

葉明河眼冒精芒,瞬間打定主意。

就是它了!

要學,當然就學最強的!

哪怕它不完整,剩下的最后一篇,自己也可以日后找尋不是?

剛剛走出天玄城城門的葉明河在心中確定自己的主修劍法后,立刻從記憶深處翻出曾經關于劍掃蒼穹第一篇“蒼穹問?!鋇慕F?,重新研讀,重新領悟。

前世,他身負天生絕脈,不得修煉,一切感悟都只能算是紙上談兵,算不得真,一切當然要從頭再來。

“蒼穹問劍第一式,靈劍由心?!?/p>

一切劍法,都是從根基開始,這就猶如平地起高樓的道理一樣。劍掃蒼穹雖然號稱天下第一殺戮劍法,從真氣境就可修煉,自然也不免如此。

靈劍由心,講的正是對手中長劍的掌控。

如臂伸指,是其真意。

可既然是殺戮劍法,在這第一式中,葉明河便已經看到了殺戮的影子,印刻在神魂深處的劍譜中每一個出劍的姿勢,都仿若身處,直指仇敵,一劍探出,對方就要立刻身首異處。

“好劍法!”

今世可以修行,和前世相比再看這篇劍譜,葉明河感覺自己就仿佛是捅破了一層窗戶紙,一切更加透徹,心神忍不住沉浸其中,手中殘劍更是揮舞起來,從干澀到順暢,猶如水中游龍。

葉明河就像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童。

不過,有前世的積累,葉明河學的特別快,一步走出,就仿佛長大了一大截,心領神會,劍法自通。只是一會兒的功夫,他已經像一個握劍數十載的老牌???,明亮劍影,在身旁掠過,美不勝收。

幸好他現在已經出城,處在荒野,人跡罕至。

如果是在城內,葉明河恐怕早就被人圍觀了起來,當成賣藝的。

葉明河,進步飛快!

他就像是一個在烈陽下曝曬已久的海綿,終于見到水源,貪婪汲取。在這種迫切下,葉明河甚至有種感覺,再給他一丁點時間,自己就可以把“靈劍由心”完全領會了!

然而正在此時--

“主人!”

“有人在跟蹤你!”

玄劍?;暝⒌氖揪溉輝諦牡紫炱?,葉明河被驚醒,悟劍狀態被打破,神色立刻一凝。

跟蹤?

在這個節骨眼上,誰敢壞我好事?

心念一動,葉明河瞬間作出精準判斷。

會跟蹤自己的,只可能有兩方人馬。

一方,是珍寶閣!

可是以珍寶閣歷年來建立深入人心的品行,還做不出暗中跟蹤這種事。排除了他們,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方人了--

“趙家!”

“趙天義!”

葉明河心念一動,立刻扭頭朝身后天玄城的方向看去。只見身后荒野遠處有煙塵揚起,十余里外,足足五人策馬馳騁疾速趕來,至于其中為首者,不是趙天義,又是何人?

果然是他們!

趙天義來勢洶洶,葉明河甚至連腦筋都無需動一下,就能猜到他的來意。

心有不甘,前來奪劍!

看著迎面而來的五騎絕塵,葉明河臉上的陰沉立刻化為冷笑,眼中更有冰寒殺意四溢而出。

“嘿嘿,正愁著寶劍在手,無血祭劍,偏偏你們就自己撞到劍刃上來了!”

“也罷,就拿你們試一試,這劍,到底鋒利不鋒利!”

一念心定,雖然距離寄放寶馬圈只有里許,葉明河反倒不疾不徐的停下腳步,就這樣站在原地,等待趙天義一行人的到來。這幅架勢,當只能用八個字來形容--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