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傾城毒妃

更新時間:2019-04-15 17:49:44

重生傾城毒妃 已完結

南粤36选7十二生肖表:重生傾城毒妃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奇熱聯盟 作者:新歡 分類:重生 主角:上官淺歐陽錦

主角是上官淺歐陽錦的小說叫《重生傾城毒妃》,它的作者是新歡傾心創作的一本重生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相愛三年,被關一年,整整四年,她耗費了青春,助他奪帝,換來的卻是國破家亡和慘死!浴火重生,她要讓那些負了她的人血債血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傾城毒妃 第7章 搬石頭,砸自己腳 免費試讀

雖然場面安定了下來,但是卻驚的上官淺出了一身的汗,沈嬤嬤,竟然如此的惡毒,安排了這么多的刺客來對付她!

看來她不做些什么,真的有些對不住她了!

身后的人似乎能夠感受到她的憤怒,語氣薄淡,“自己騎馬?!?/p>

他的語氣不容置疑,甚至都沒有詢問反而用的肯定句,但是上官墨會武功,待在他的身邊會很安全。

上官淺也堅定的開口,“不?!?/p>

他遲疑了一會兒,沒有再說話,駕著馬緩行著。

騎馬很累人,再加上路程不算近,上官淺都有些撐不住了,也不顧及,直接的靠在了上官墨的懷里。

反正她都是要出嫁的,而且上官墨不是她皇兄嗎?兩個人又有什么可忌諱的?

一路都有淺淡的梔子花的味道傳來,很好聞,聞的她都要睡著了,就在渾渾噩噩間,到了天壇,也就是祭典的地方。

這里有很多臺階,她要穿著華服,舉著香一步一步的走上去。

沈嬤嬤手中拿著一束香,交給她,“公主,切忌,不要讓香滅了,要及時插在天壇上面的香爐里?!?/p>

上官淺冷淡的接過香,也不扭捏,大步走向天壇,上一世她上天壇心情很激動,是充滿了對愛情的憧憬。

而這一世,她心情卻變得很復雜,但是無需置疑的是,她的內心充滿了恨。

一步一步,很艱辛,臉上充滿了汗水。

身后,突然響起了輕微的腳步聲,她有些詫異的回頭,上官墨不緊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臉上的表情格外的淡定,沒有任何情緒。

“你怎么會......”

上官墨怎么會陪她一起上天壇?不是很討厭她嗎?

“身為皇兄,理應守護皇妹?!?/p>

一句幾乎公式化的解釋,讓上官淺釋然了,這也算是討好父皇的計策吧?上官墨并不是母后所生,所以對他并不太重視。

哪怕大瀝只有一個皇子,但是卻未必能夠成功的登上皇位,因為不夠資格。

而討好她,讓父皇母后重視他,不失為一個好計策。

第一眼見到他,本來以為會是一個閑云野鶴,不在意權益的人,現在看來,是他隱藏的太深了。

索性不再理他,一步步的走向天壇,香已經燃到了中間的位置,空氣中似乎有種不一樣的味道。

這味道—

竟然像是火藥!

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手中的香已經開始爆發,噼里啪啦的響起來,她嚇得大叫了一聲,腳步徹底亂了,在把香丟出去的瞬間,整個向下倒去。

本以為肯定會摔個半死,卻被人扶住了,將她的身形穩住。

上官墨一臉的淡定,仿佛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的模樣,淡定的將早就準備好的香點燃,重新遞給她。

“這個是沒問題的?!?/p>

上官淺臉色鐵青,幾乎能夠斷定,他肯定知道什么,結合著遇到刺客的淡定,再加上早就準備好的香,幾乎能夠肯定他洞悉一切!

“我是不會感謝你的!”

上官墨淡淡的挑眉,似乎并不在意,“僅幾步之遙了?!?/p>

她咬著唇,穩住每一步,將香插在香爐里,回頭望向上官墨,他卻已經淡定的往回走了!

下了天塔,翠竹關切的走過來,“公主,剛才怎么回事兒?”

上官淺狠狠的瞪了一眼沈嬤嬤,裝作不在意的樣子,“沒什么?!?/p>

沈嬤嬤偷偷的瞟了一眼,眼底透著不甘,但是很快便將神情掩飾了下去。

“公主,你把香扔了是不吉利的?!?/p>

“心誠則靈,規矩總是要變通的?!鄙瞎僨忱淶鈉沉慫謊?,“再說了,祭典上狀況不斷,母后臨走前可是說要我全聽沈嬤嬤的,但是沈嬤嬤又為我做了什么?”

“是老奴的錯,老奴沒有檢查好,回宮之后定然會仔細的搜查一番,不放過任何肆意對公主下手的奴才!”

“沈嬤嬤一定要好好的一番,我要讓那些人都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沈嬤嬤的臉色白了一下,但是很快便掩飾了過去。

“翠竹,你的傷怎么樣了?”

“皮肉傷而已,無礙?!?/p>

上官淺點了點頭,眼神卻越發的冷漠,她一定要讓沈嬤嬤后悔今天做的一切!

“公主,大皇子讓您坐這輛車,說回去的路上不會有事情發生,請您放心?!?/p>

上官淺神情淡漠的看了一眼馬車,點頭,“好?!?/p>

回去的路上果然如同上官墨說的一樣,風平浪靜,一切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距離大婚不過短短幾日的時間了,上官淺自然是守在皇后的身邊,皇后的寢宮很豪華,她窩在軟榻上,嘟著嘴巴。

“母后,淺兒舍不得您,真不想出嫁!”

“傻丫頭,胡說什么呢?大局已定,別再想著什么不出嫁了,你從小任性,在婚事上父皇母后容忍你很多了,不許再折騰了?!被屎竽罅艘豢槊勱と謁淖燉?。

“公主倒是長大了,還懂得舍不得皇后娘娘了?!筆卦諞慌允毯虻納蜴宙盅謐煨ψ?。

上官淺看著她這幅虛偽的模樣,臉上露出一絲嘲諷,馬屁倒是拍得響,難怪母后那么的信任她。

只是卻不知道這個婦人是蛇蝎心腸,處處算計。

“是啊,淺兒長大了?!被屎竽錟鐨牢康目醋派瞎僨?,“沈嬤嬤,到了大燕一定要照料好淺兒,她涉世未深,不要讓任何人欺負了去?!?/p>

“那是自然?!?/p>

上官淺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冷漠的看了一眼沈嬤嬤,裝作不在意的,“母后,聽說你的寢宮總是丟首飾?可抓到是誰做的了?”

“還沒有,最可恨的是你父皇給我的那枚夜明珠也不見了!”皇后娘娘一臉苦惱的說道,“那個夜明珠價值非凡,賊人膽子也太大了?!?/p>

“我聽說有人在后花園的竹林曾經看到過亮光,也許是夜明珠發出來的?!?/p>

上官淺微笑著開口,眼角掃了一眼沈嬤嬤,果然看到她的表情僵了一下,變得有些不自然。

“皇后,我可是聽說竹林里不太干凈,許不是有人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吧?”沈嬤嬤適時開口。

皇后的表情變了一下,搖了搖頭,“算了,東西丟了就丟了?!?/p>

上官淺懶懶的看著沈嬤嬤,嘴角帶著笑容,魚兒已經上鉤了,就等著拉長線釣魚了。

月黑風高,一個人影從假山處快速的向竹林跑去,跑了一會兒她還不忘警覺的四周圍看了一番,確定沒人這才繼續往里面走。

人影蹲在竹林里,耳朵聽著周圍的聲音,用力的刨著地上的土,很快,一道亮光閃了一下,繼而又消失了。

就在人影往回跑的時候,一群侍衛涌了出來,將她抓了起來。

皇后的寢宮燈火通明,一個小宮女哭嚎著被壓上來,而她的懷里揣著的赫然是夜明珠,她嚇得腿都軟了,不時的喊著冤枉。

“冤枉?你那里冤枉了?夜明珠都在你懷里發現了,而且這么多的眼睛都看到你去竹林里挖了,你倒是說說,你那里冤枉了?”沈嬤嬤兇神惡煞的,一腳踹在了小宮女的胸口上。

小宮女被踹的跌倒在地上,劇烈的咳嗽起來,根本就沒有辦法說什么,一雙眼睛幽怨的瞪著沈嬤嬤。

“沈嬤嬤,交給你處理吧?!被屎蟮目?,隨后便進了寢宮。

沈嬤嬤一把將小宮女拽到跟前,沉聲道,“人贓并獲,你還有什么狡辯的!”

“明明是......”

啪啪啪—

沈嬤嬤拽著她的衣領左右開弓,語氣帶著狠戾,“還狡辯?我叫你狡辯!”

小宮女被打的一陣哀嚎,臉瞬間腫脹了起來,嘴巴里流出血,徹底說不出話來。

隱在暗處的上官淺蹙著眉頭看著這一幕,心底不由不暗嘆,這個老狐貍果然夠謹慎,自己沒有去,反而把這個透露給了身邊的人,讓這個小宮女做了替罪羊。

到底在宮里這么多年了,人脈上肯定都不是她所能想象的,雖然沒能抓到沈嬤嬤,但是她卻一點也不覺得沮喪。

畢竟,他們的時間還很多,以后有的是機會。

“吃里扒外的東西,看我不撥了你的皮!”

耳邊傳來沈嬤嬤的惡狠狠的聲音,上官淺的眉頭皺在一起,轉身不忍心再看這一幕。

不過她并不覺得小宮女可憐,貪心,就要付出代價。

緩緩向前走著,愕然發現假山處一個人影,他似乎并沒打算回避她,反而就這樣冷漠的盯著她。

又是那股深深的厭惡,上官淺嘲諷一笑,大步走過去,目光在上官墨的身上打量了一番。

“怎么?你的偽善又出來作祟了?看不過眼你可以去救那個小宮女???”

上官墨略微低眸,眼神里折射出冷淡的光,嘲諷的笑了笑,“偽善,總比殘忍強?!?/p>

他這是在罵她殘忍?雖然不知道自己‘曾經’跟上官墨發生過什么,但是她能夠確定,兩人的關系并不像表面這么好。

上官墨工于心計,表面上當然會對她唯命是從,裝出一副好皇兄的模樣,但是背后卻格外的厭惡她。

“殘忍,至少真實,上官墨,在父皇母后的面前假裝對我好,那感覺很難受吧?”上官淺嘲諷一笑,轉身離開。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