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说库 > 言情 > 你曾许我一生欢喜

更新时间:2019-12-14 22:02:05

你曾许我一生欢喜 已完结

36选7好彩3复式5:你曾许我一生欢喜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来源:微小宝 作者:婉心花 分类:言情 主角:夏薇顾景琛

主角是夏薇顾景琛的小说是《你曾许我一生欢喜》,它的作者是婉心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林妙言说:夏薇,你就算死了,顾景琛都不会掉一滴泪!顾景琛说:夏薇,让你死太便宜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就是夏薇。林妙言是我曾经最好的朋友,顾景琛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我莞尔一笑:顾景琛,如果我死了,...展开

本书标签: 虐恋情深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你曾许我一生欢喜 第17章 没资格生我孩子 免费试读

说着,我听到顾景琛解皮带的声音,随即我的腿间感觉被硬物挤入…

我咬着唇角泪水就滚了下来。

顾景琛从来不知道只有他真正接纳我,我才会是真正的顾太太!

我强忍着所有的屈辱,透着昏暗的光线盯着顾景琛冷峻的脸。

身体一股热流划过,又让我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身。

顾景琛眼睛猩红盯着我,正要挺身时,寂静的包厢内一道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

忽然,身体上一轻。

顾景琛坐起了身子,脸色阴冷的接了电话,他声音温柔缓沉,“嗯!我现在就回来陪你!”

挂断电话,顾景琛又垂眸盯了我一眼,他身上凌乱的衣服又稍许整理了一下,厌恶的警告,“别我的底线,以后别再和顾景炎来往!”

我勾起唇笑了。

看着他眼底的淡漠和清冷,我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

从来没这么渴望过顾景琛。

想到林妙言我心底涌现出浓厚的恨意。

顾景琛冷冰冰的盯着我,按住我的肩膀一下子将我甩到地上,又俯身一把抬起我的下颚,“夏薇,你现在就跟个一样,我不会碰你,你最好死心!”

呵呵!

我在心底冷笑一声,眼泪几乎要飚下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上衣不遮体,又死死的握紧了拳头认真的看着他。

看到顾景琛眼底的冷漠和嘲弄,我咬着唇角挑衅的说:“顾景琛,要是我像个,那么你又是什么?三秒男?”

刚才他还没真正的碰过我。

我知道这么招惹顾景琛肯定会不好过。

但是他给我羞辱还少吗?

唔…

身体又撞上后面的茶几上,顾景琛猩红的黑眸盯着我,阴森森的看着我,戾气颇重,“夏薇,你说什么?”

我听着他字字咬牙的问,又开始后悔想要退缩。

可是眼下我身体好难受,已经完全顾不了那么多,深深吸了一口气勿了过去。

顾景琛身体一顿,可他身上现在也烫的要命,掐住我的手腕将我身体压了下去。

从沙发上到床上,顾景琛恨不得将我吞入腹中。

全程并不是那么的好受,身体的反应像是得到缓解了一样。

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让顾景琛失控。

不,应该是我那句话伤到男人的自尊。

他身体力行的教我认识他的体力,我最后累到闭着眼睛晕了过去…

再睁眼睛,身子痛的我皱起了眉头,正要从床上下来时,忽然撇到正在穿衣服的顾景琛,他高大的背影正背对着我。

他转过身子冷不防的盯着我,又一把将我从床上扯了下来。

我卷缩着被子扬起头认真看着他,那么近,可顾景琛眼底眸光如同寒霜般冷漠,俯视的勾起了我下颚,“你满意了?费尽心思勾引我,你就这么缺不了男人?”

我苦涩的勾起唇角,反唇相讥,“顾景琛,你若是定力够,我又怎么勾引得了?”

一瞬间顾景琛冰冷的眼神跟利剑一样定在我身上。

我趴在地上,死死咬紧唇角,顾景琛一下子将我地上托起,厌恶的盯了我一眼,冷声吩咐,“将衣服穿上!”

“好!”

见到他不再为难我,我见好就收,将那撕的有些破烂的衣服穿上,幸好还能遮体。

想起先前的事情,我心底隐隐有些困惑。

我从来没想过去招惹顾景琛。

但是又情难自禁的见到男人就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新婚之夜这么天过去,就算后遗症也不至于还残留这么多。

房间里没有他的身影。

我自顾自从会所的走了出来。

旁边正好一家药店,想起先前和顾景琛的那些事,我面红耳赤的低着头走进了药店。

来不及买水,我拿出一颗药仰头干涩的吞了下去。

“夏薇,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陡然间,身后响起一抹低沉的声音,我后背僵硬的回头,顾景琛陷入夜色浓墨中的黑影之下,一步一步的朝我走了过来。

顾景琛掐住我的胳膊,又冷声警告,“你没资格生我孩子,以后你好好的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约定?

那是他一个人的话语权。

他要我不能生下孩子,我就得乖乖听话。

他要我半年后离婚,我也得乖乖听话。

顾景琛抢过我的手中的药盒,看着上面的确少了一颗药才淡漠的转身离开。

他对我提防心就这么重。

从外面回到顾家。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我就疲惫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从楼上下来正要去夏氏集团。

唐管家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恭敬的唤了我一声,“夏小姐,顾先生要你这几天留在家里,不要再去夏氏!”

我认真的看着唐管家,困惑的问:“唐管家,怎么了?”

唐管家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微微叹息了一声透着一丝无奈。

林妙言穿着一身薄纱的睡衣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又慢慢的撩了一下长发,笑的虚假,“夏薇,你还不知道吗?这几天我感冒了,都是因为你,景琛要你留在家里好好的照顾我几天!”

感冒?

那个男人真的没信过我。

如今,还要我留下照顾林妙言。

顾不上林妙言那副嚣张的样子,我转身要走时,林妙言忽然扯住我的胳膊,我不由疼的闷哼了一声。

“林妙言,放开!”我冷冷的警告了一声,又一把甩开了林妙言的手。

胳膊是昨晚顾景琛毫无温柔掐的,他在哪方面都不肯给我一点温柔。

林妙言视线落在我的胳膊,又震惊的看上我领口,上前一把扯开了我衣领,顿时眼神跟要吃人一样。

“夏薇,你…你身上是怎么回事?是景琛碰的?”

看着林妙言一幅要发狂的样子,我此刻心底的好受了几分,当初她用这种挑衅我,如今,我从来没想到会有还给她的一天。

我逼近她几分,又慢慢的将领口的扣子系好勾笑道,“既然你看到了,又何必问我,你也知道我爱了顾景琛那么多年,也只会给他一个人碰!”

“夏薇,你个…”林妙言恼羞成怒的举起胳膊一巴掌还没呼下来,我抓住她的手腕又用力的甩开。

从一开始是她明知道我爱顾景琛还抢我的男人。

如今,她还有脸说我贱。

不过看着她一幅又气到发抖的样子,我满意的勾起唇角,从顾家走了出来。

坐到夏氏集团办公室。

手机响起来我接起是顾景炎,他低沉问起我,“昨晚你没事吧?我哥对你怎么了?”

对于顾景炎的是关心还是怎样,我无暇思考,又想起顾景琛的话,疏离的说:“顾景炎,以后没重要的事不用给我打电话,也不用特意来找我!”

顾景炎笑的有些讥讽,“夏薇,你这是翻脸不认人?”

我心底的确有些愧疚,他这阵子的确帮了我很多忙,但是为了不让关系变的复查,而顾家的人我并不想靠近。

一个顾景琛足够让我在地狱里受折磨。

“顾景炎,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我话还没说完,脆的打断了我的话,声音透着丝丝的戏谑,“不用和我辩解,与你不过就是普通关系,难不成你以为我看了?会对你死缠烂打,夏薇,你脸呢?”

一顿羞辱。

我难堪的咬紧了唇角。

直到挂断时,我花了好几分消费掉心底的那些难堪。

顾景炎又是明明又很厌恶,为什么有时他背地里又喜欢偷偷的帮我。

想不通我也不准备想了。

傍晚我从外边餐厅吃过饭。

走出餐厅看到停着一辆熟悉的车子,顾景琛从车上下来,冷冰冰的盯向我,大步朝我这边走了过去。

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转身就想要跑。

顾景琛动作更快,修长的胳膊掐住我的手腕,皱起了眉头问:“你跑什么?”

我能不跑吗?

一定是他又为了林妙言来找我算账的。

我咬紧唇角,手心的痛让我多了几分勇气,无力道,“顾景琛,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顾景琛淡漠盯着我,像是没听到我的话冷声命令,“上车!”

一想到又要回到那个家,我心底沉重的透不过气息。

可,顾景琛没给我犹豫和挣扎的机会。

我坐到车里看着外边的景色,从头到尾没看身旁的他。

几分钟后车子停在医院,我在错愕中下车跟着顾景琛跟了医院。

推开病房进去,顾爷爷正好坐在床上,略苍老的脸上没以往那么神采,手背上还插着管子,看到这一幕我心底疼的要命。

顾爷爷看到朝我招手,我过去趴到顾爷爷床头眼眶瞬间被迷雾遮住。

以前爷爷身体就身体不好,从医生了解到顾爷爷病重稳住了,幸好只是小问题,而现在可以出院。

接到顾爷爷回到顾家大院,而爷爷又留下我们在顾家休息。

陪了爷爷聊了一会儿天,我回到房间,正好浴室的门打开,顾景琛围着浴巾走了出来,他身上肌理分明,紧实的上身滑过水珠。

我又转身要走房间走出去。

顾景琛忽然上掐住了我胳膊,冷然视线落在我脸上厉声道:“不用出去!昨晚还的勾起我,今天装出这副样子做什么?”

我深深的吁了口气反问:“顾景琛,不是你…”

触及他阴森的目光,我又硬生生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

不是他一直讨厌看到我,而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

只好钻进浴室里洗了许久的澡,再出来时看到房间没人缓慢的松了一口气。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