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恐怖 > 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

更新時間:2019-12-19 13:52:51

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 連載中

中国福彩36选7开奖查询: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追書云 作者:凌晨0點 分類:恐怖 主角:徐洋羅昕

主角叫徐洋羅昕的小說叫《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它的作者是凌晨0點傾心創作的一本女生靈異小說,內容主要講述:過年的時候,我第一次去男朋友家,他父母給了我一大一小、一黑一紅兩個紅包,說:收了他們家的紅包,從此生是他們家的人,死也是他們家的鬼……...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陰緣天定:冥夫找上門 第2章 第13個靈位 免費試讀

當我看到紅包里的東西時,臉都氣歪了。

冥幣!

一沓嶄新發亮的冥幣!

上?。禾斕匾型ㄓ?!

徐家人竟然用冥幣當做見面禮?

我剛要發作,但大姑姐“咯咯”的悶笑聲提醒了我,這紅包曾經在她手里面經手過!

于是我的怒火就沖她去了:“你這瘋婆子,是不是故意掉包,把錢全都換成冥幣了?”

徐洋攔住了我,模樣和語調都變得跟抹了蜜糖一般的甜:“沒錯沒錯,羅昕你沒弄錯,我姐也沒有掉包,這就是我爸給你的紅包?!?/p>

我惱火不已:“給我冥幣?”

徐洋笑嘻嘻地說:“對呀,這就是我們當地的民俗,長輩給準媳婦見面禮時,一個給,一個給冥幣。你看,是給人用的,冥幣是給鬼用的,意思就是說,你收了這份見面禮,從此以后,你生是我們家的人,死是我們家的鬼,一生一世不分離!”

說完,他高高興興地纏住我的手,十指相扣,看我的眼神也比以前談戀愛時甜膩許多。

可我犯惡心!

哪有人奔著結婚來的,對方卻贈送一沓冥幣的?

我站起來,氣惱地甩開徐洋的手,回屋就收拾好了行李,要走的時候卻被對徐洋堵住了門口。

他驚慌失措地看著我:“羅昕,你要走?”

我給了他一個白眼,把話撂明了:“徐洋,我們分手吧?!?/p>

徐洋搖頭。

我深吸一口氣,說:“徐洋,以前交往的時候,你沒跟我說實話,你沒告訴我說你有個姐姐,也沒有告訴我爸身體很不好,你們家窮我認了,誰讓我愛你呢?可你們竟然送我冥幣!”

這你讓我怎么忍?

我不愿再多說下去,也想趕緊從這處處透著一絲詭異的一家子中脫身,于是推開徐洋,就要離開。

突脖一痛!

在之前,我吃力地轉過身,看清了在背后敲我悶棍的人—是徐洋。

他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滿臉無情!

撲通。

我倒在了地上。

意識之時,感覺我被徐洋抓著腳拖著走,他一邊走就一邊低低地呢喃:“生拘人,死拘魂,收了我們家的白紙錢,吃了我們家的白米飯,睡了我們家的棺材蓋,是人是鬼都跑不掉…”

他的調調,比起他那瘋子姐姐來,更瘆人…

再醒來,已經不知身處何方。

我動了動,發現手腳都被捆住了,現在的我躺在地上,就跟蟲子一樣,只能蠕動了。

眼前蹲著一個人。

是徐洋的姐姐。

她背對著我,在地上不知擺弄什么東西。

我努力伸長脖子,終于看清了,徐洋的姐姐在地上擺了一排整整齊齊的白米飯,每碗米飯上都插了三炷香,不知是祭拜何人。

而且,這屋子里明明有供桌,不知為什么卻要在地上擺?

該不會是徐洋的姐姐瘋病發作,把供桌上的祭祀品給搬下來了吧?

我咳了咳,等徐洋姐姐回過頭來的時候,我故作親和地問她:“姐姐,你這是在祭拜誰呀?”

徐洋姐姐咧嘴一笑,笑容讓我分不清她到底是真瘋還是裝傻。

她從第二個靈牌開始,一個個地指了過去:“弟妹、弟妹、弟妹…”

一共有13個靈牌,她說了12聲弟妹。

我有些糊涂了:“怎么那么多弟妹?你到底有多少個弟弟?”

徐洋的姐姐搖搖頭,又重新從第二個靈牌開始數過去,一數一個弟妹,數完又重新數。

我剛開始有點糊涂,到后面終于明白過來了:“這些該不會都是徐洋的老婆吧?徐洋他娶了十三個?”

徐洋姐姐搖搖頭。

“不是13個?”我不解。

徐洋姐姐指著最后一個靈牌—那靈牌和其他靈牌不一樣,這點我早就發現了,那是一個無字靈牌,其他靈牌都是有名有姓的。

徐洋姐姐說:“你的?!?/p>

“呃…”

我還沒死呢,立什么牌!

一想完,我就驚出了一身冷汗!

是呀。

正因為我沒死,所以靈牌上還沒有我的名字。

反過來說…

前面有名有姓的,全都死了…

徐洋,娶了12個老婆,死了12個老婆,而我就是那倒霉的第13個…

難怪前面徐洋姐姐清醒時會對我發出那樣的警告!

如果不快點逃出去,我也得死在這里!

“姐姐救我!趁現在這里沒人,你快幫我解開繩子。只要你幫我松開繩子,我就帶你一起逃出去,到了外面以后,我給你請最好的醫生,幫你治好瘋病,讓你過上正常的生活!好不好?”我充滿希冀地對徐洋姐姐說。

徐洋姐姐搖了搖頭。

她指向了她前面從未算進去的第一個靈牌,說了兩個字:

“我的?!?/p>

我傻了。

第一個靈牌上寫:

溫如歌之靈位。

歌字少一撇。

而徐洋姐姐她人對我笑得諱莫如深。

我打了一個寒噤!

“你姓溫?你不是徐洋的親姐姐?”我震驚地問。

“童、養、媳?!蔽氯綹枳呂?,拿起第一碗飯,開心地笑道:“生拘人,死拘魂,收了徐家的白紙錢,吃了徐家的白米飯,睡了徐家的棺材蓋,是人是鬼都跑不掉?!?/p>

她一邊念,就一邊吃,吃得還很開心。

突然一陣陰風刮了進來,我打了一個寒噤。

眼前一排白米飯上的香變得詭魅起來,一閃一閃,以一種不科學的效率迅速燃掉,最后所有香灰落在白米飯上,散得無比均勻,正好把所有米飯都蓋住了,不留一點白。

溫如歌也吃完她那一碗飯了。

她端起末排的飯碗,朝我走來。

我想起她和徐洋常哼的童謠,看來徐洋殺妻是有規律可循的,而這喂食白米飯就是第二步!

“我不吃!”我奮力抵抗!

但溫如歌也不知哪來的力氣,撬開了我的嘴巴,塞進了一拇指蓋大小的東西。

不是米飯。

我一愣,這時才發現,溫如歌手里的碗凈凈的,一粒米都沒有。

我嚼了嚼嘴里的東西,好像是肉。

生肉。

“嘔…”察覺出是塊軟綿綿的生肉后,我的胃翻江倒海,張口欲吐!

溫如歌立馬捂住了我的嘴。

“想活,就吃下去!”這時,她倒正常了。

我覺得她不太像是會害我的樣子,于是我只要硬著頭皮,不再咀嚼,硬吞下去了。

見我吞下了生肉,溫如歌這才松開了手,笑得欣慰。

我看她目前還算正常的樣子,于是趕緊問:“你給我吃的到底是什么?”

“肉?!?/p>

“什么肉?”

“他的肉?!?/p>

“它?什么動物?雞還是鴨?”

有時候,不得不感嘆一句中華漢字的博大精深,她他它不分,以至于我沒有第一時間聽出來那是什么東西。

溫如歌低聲說:“死人…肉?!?/p>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