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科幻 > 明慫慫的末日生活

更新時間:2020-01-02 13:13:17

明慫慫的末日生活 已完結

南粤风采36选7选号专家:明慫慫的末日生活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雙木不成琳 分類:科幻 主角:明明方謙

主角叫明明方謙的小說叫做《明慫慫的末日生活》,是作者雙木不成琳創作的科幻空間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們的目標是星際和大海嗎?不!才不是這個,我們的目標當然是吃飽穿暖,閑暇時還能打打喪尸消磨下時間了。畢竟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太難熬了。一旁的禿頭女主表示最好還能長長頭發,多點消化液。難纏的喪尸、神秘的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明慫慫的末日生活 第十章基地日常 免費試讀

“我再也不會干這種偷偷摸摸的蠢事了,真的。做人就應該光明正大的?!?/p>

別墅區內,明從心跟在杜熾身后走著,嘴里不斷地嘟囔著。

說起來也算幸運,明從心剛好遇到在別墅外因為擔心她而到處晃蕩的杜熾,就由杜熾把兩人領了進來。

“emmmm…那你為什么不直接進來呢?不是你的隊友都在這里嗎?為什么要害怕守衛呢?”林既明似是好奇地。

“小林同志你猜呢?”明從心敷衍地回道,心里卻想:我才不會告訴你我也是昨天剛來的,因為昨晚干了壞事心里虛,所以沒底氣直接沖進去。顯得那我多沒面子。

雖然她覺得自己逗本質可能已經本發現了,但是這一點點面子還是要保住的。

嗯,終于在一同行了半路和患難與共之后兩人交換了姓名,但是當中還有一個小插曲。

鏡頭回到那個兩人凄凄慘慘戚戚地蹲在別墅外的時候。當然蹲著的其實只有明從心而已,覺得他們好慘的也就只有她。

“哎!怎么就這么蠢呢?怎么就腦子一發熱就跑出來了呢?不是知道腦子一熱最后的事情不是好心辦壞事就是吃力不討好嗎?哎,教訓啊?!泵鞔有囊槐呔咀旁硬?,一邊絮絮叨叨的。

忽然明從心的視線就撇到了身旁那人身上,準確說是平視只能到人家腿上。

她仰著頭:“你怎么不蹲啊,站著多累。來來來,我給你讓地方?!?/p>

男子好笑道:“不用了,我站著就好?!?/p>

明從心:嘖嘖,要不然人家怎么是男神,我就一普通人呢,看人家多能吃苦,男神包袱得時刻背好。

而一邊的男子背后的手,卻拽了拽衣服。背后的手槍突然有點硌人。

“哎那個…要不我們先交換一下姓名吧,剛好閑著沒事,畢竟我也不能一直叫你那個那個吧?!泵鞔有囊渙持V氐?。

“我先說吧,我姓明,明天的明;名是從心,就是把慫字上下拆開;字正己,取自奉公正己,要我嚴格地約束自己的意思。厲害吧?!泵鞔有奶裊頌裘?,表情是藏不住的驕傲。

“哎!現在有字的人太少,像我這樣的很珍貴啊?!泵鞔有牟嘧磐?,搞怪地挑了挑眉。

男子低頭看著她,憋笑。

“噗!”

“你笑什么?!?/p>

“我沒有?!?/p>

噗次,男子又悶笑兩聲。

“你夠了??!你明明就是在笑,你都沒有停過!”明從心生氣地瞪大眼睛。

“咳,你誤會了,我是不會輕易笑的,除非忍不住。噗哈哈哈唔?!蹦兇又沼諶灘蛔?,但即使如此他的笑還是很克制有美感的。

但是美感算個什么東西,他竟然敢笑自己,明從心要氣炸了。有字是她一直很驕傲的事,要是他說不出為什么笑,或者給的理由太敷衍,那絕交吧。

三觀不同,做不了好朋友,膈應人。

男子注意到明從心是真生氣了,連忙解釋:“我沒有笑你的名字。我只是覺得你剛才那個表情太可愛了。特別得意那種表情包?!?/p>

明從心只是冷淡地盯著他,什么也不說。

“好吧,我向你道歉,剛剛我不應該笑的?!蹦兇右捕紫?,對著她端正態度說道。

“emmmm…倒也不是這么說的?!泵鞔有囊幌蚴怯鑾吭蚯?,遇弱則弱的。

若是這時頂著她的話說,明從心一定不會低頭,跟犟驢般要把這事掰扯清楚。其實主要也是明從心太過在乎這事。

但是人生在世,誰還沒個偏好呢。

而此時這么他這么一退,明從心一下子就是個撒了氣的河豚,任人揉捏。腦子里又感覺是自己的錯了,不該反應這么激烈。

“也是我反應太激烈了。但是不能拿這個開玩笑,這是我姥爺給我取得。我很在乎?!泵鞔有娜砹頌?,說道。

“嗯,我保證?!蹦兇佑質且恍?,“那該我自我介紹了?!?/p>

明從心轉身面對他,認真盤腿坐好。

“我叫林既明?!?/p>

“《九歌·東君》中‘夜皎皎兮既明’這里的‘既明’是指天色明亮?!?/p>

回憶結束,名字含義真好,明從心心里想著。

好不容易回到了別墅,明從心面朝下趴在大廳沙發上,像咸魚一樣一動也不動。

喪尸真好,不呼吸也能活的好好的,而且可以把臉完全埋在沙發上,感覺好好哦。

“咦?這是誰???”申琳噠噠地跑到林既明的面前,仰著頭:“哇~”

手里的面包都差點嚇掉了好嗎?小好帥??!

“隊長??!”杜熾回到自己的地方,沒有顧及的大聲吼道。

“唰!”一道冰凌從二樓刺下來。

“閉嘴!”方謙的身影出現在二樓樓梯口處。

杜熾閃身躲開,嘴里還不滿地大叫道:“喂喂,方謙你搞啊?!?/p>

“輕點鬧,方宜姐和小清還在睡覺呢?!笨咨亻映看Τ隼?。

徐承煜雙手插兜,跟在她身后。

明從心抬頭看著這生機勃勃的場景,再轉頭看外面的暗淡的天色。

這…才大概早上四五點鐘吧。末日前都沒這么早起來過,除了熬夜到四五點鐘。末日后什么娛樂都沒有,起這么早做什么嗎?難道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有什么事要發生嗎?

“這是明從心的朋友,也想加入我們小隊?!倍懦閌樟擦艘幌?,向眾人介紹道。

林既明微笑著點了點頭,“你們好,我叫林既明。四級力量和速度異能者,末日前職業是健身教練?!?/p>

“嗯,你好,我是擒龍隊隊長徐承煜,四級空間異能者?!斃斐徐仙锨昂退帳?。

明明是和平友愛的現場,明從心卻從中看出了絲絲對峙的感覺。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王不見王?

畢竟從顏值上來說,兩者雖然分屬不同的種類,但是都是可以競爭男主位置的啊。

這大概是守衛女主,力爭男主寶座的情敵間的較量?

話說…我不會把反派帶過了吧?明從心看著林既明的臉,腦子里亂七八糟地想著。

“這是孔韶楠,兩級空間系異能者?!?/p>

“杜熾,火系異能者?!?/p>

“方謙,四級冰系異能者?!?/p>

“這個小女孩是申永良的女兒申琳?;褂腥鋈瞬輝?,等一會兒吃完飯再介紹吧。今天剛好有任務,正愁人手不夠?!?/p>

“你年齡應該比我小吧?!斃斐徐?,“我今年27?!?/p>

“25,叫我既明就好?!繃旨讓骰氐?。

“那既明今天就先和我們出任務,方謙和老申守家?!斃斐徐纖低昕戳艘謊勖鞔有牡潰骸澳鬩擦糲??!?/p>

“好?!?/p>

吃完飯,該出任務的都收拾好走了。

剩下的人,方宜傷勢還未好,方謙就上去把之前端上去的飯收拾了一下。

而申琳就帶明從心先上樓休息了。

畢竟明面上她也是熬了一夜。也不知道杜熾怎么和隊長解釋他倆大半夜偷溜的事情的。

不過emmmm…喪尸真好,可以熬好久的夜,還沒有黑眼圈。

就是身體有點僵硬了。觸覺、痛覺等也退化一些,剛剛在飯桌上,因為沒有感覺到燙,還鬧出笑料來著。

得多攢點晶核,方便及時補充能量。畢竟就算能消化一部分食物,但是所得的能量只能吸收這一小部分中的一小部分,完全不能支持日常消耗。

還是吃晶核補充的快。

萬一身體機能退化和喪尸一樣,說也不能說,一動還抖的如同帕金森的病癥一樣不能反擊,那她就完蛋了。

其實她何嘗不也是生病了呢?

emmmm…不過,明從心手指摸索著口袋里的晶核。

這一袋子不算少,再加上之前攢的,足夠她用一段時間了。不如…

“小明姐姐,你先在這里睡。廁所里有水可以簡單清洗一下?!鄙炅氈С霰蛔?,放在床上,“如果冷就蓋被子。我下去做題了?!?/p>

“嗯,好的,謝謝琳琳?!笨醋派炅脹潑爬肟?。

明從心一下子放松神經,并放任自己向后仰倒在床上。

翻身抱著軟軟的被子,明從心在心里做好了決定。

雖說她現在不是人了,但是最基本的道德底線還是要堅守的,要不然她和外面的喪尸有什么區別呢?

有一些事情一旦放任了一點,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但是給了,她就得和那些惡心的喪尸打交道了啊啊啊啊啊?。?!

她害怕啊,嚶嚶嚶。而且還容易露餡。萬一被發現,被人抓到實驗室研究怎么辦?

emmmm…體驗一下解剖,還是死了能動的那種,又或者應該稱為是尸檢?

不,她才不要。

至于主動身份與人類和平共處這種事,想想都不可能好嗎?

先不說有線索指向她本身就是從哪個實驗室里逃出來的。就說她怎么證明一個喪尸它對人類沒有威脅?

因為有思維不會攻擊人類?

正常對答就是有思維嗎?這本身就不能作為證據??梢蘊茲耄涸誥癲≡豪錟閎綰沃っ髂悴皇薔癲≌飧靄咐?。

當你被下了定義,那么你所有的行為,都會被人想法設法地找理由靠在定義上來解釋它,甚至是曲解。

末日前還可以找尋醫生的幫助,而末日后呢?誰會誰又能幫她證明?

用腳想都知道,人類已經在這幾個月的末日的嗟磨之下成了驚弓之鳥,經不起一點風聲草動了。

而且她也擔不起這個風險。

實驗室在潛意識里就是十分兇殘忍的,特別是關于人的。她倒也想自己的特殊身份來研究出對人類有益,可以消除喪尸的,但是前提她能被當做人一樣尊重,并且不能是試驗品而是合作伙伴。

但是這要求有實力,不是自己有實力,就是你所靠的勢力有實力并愿意?;つ?。

但是歷史告訴我們,在足夠的利益面前,誰都靠不住。只有你自己強了才能?;ぷ約翰蝗穩嗽贅?。

所以最后得出結論:如果她想舍身成仁,貢獻自己做研究來結束末日,那么她就得變強先?;ず米約?。

這么麻煩,哎!

等等…頭有點不聽使喚了。

晶核!

明從心從口袋掏了兩三個晶核吃下,才慢慢緩了過來。

“這感覺有點像餓昏了頭。怎么變成喪尸還得吃飯啊~”明從心抱著被子在床上翻滾了幾下,順便還把有點亂的假發撈起,放在床邊的柜子上。

方宜的房間里。

“姐,怎么了?”

方謙剛剛收拾好餐具,方宜突然開口讓他等一下,他坐到床邊,方宜卻又不說話了。

方宜盯著自己的手心里在猶豫著。

她深吸了一口氣,直視方謙,說道:“我可能有異能了?!?/p>

方謙一愣,驚喜道:“這是好事情啊。姐,是什么異能?”

方宜卻皺著眉頭,搖了搖頭。

“怎么了?”方謙緊張地:“有后遺癥嗎?可是現在不是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的?!?/p>

“不是,是…”方宜抿了抿嘴,還是決定一口氣說出來,“是異變?!?/p>

她伸出左手。

手上有尚未愈合的傷口。但是依舊能看得出原本是多么細膩無暇,只是現在卻在慢慢的發生令人驚悚的變化。

從手指開始,到整個手掌,再延伸到掩在衣服下的手肘處,她的皮膚逐漸失去彈性,不再光滑,布滿枯黃的褶皺。

像是一下子抽走了她皮下的血肉,并加速了皮膚的老化一般。

那一層皮下突起青黑色的血管透著不詳的意味。

指甲也在生長,最后形成類似貓科動物的爪子那般尖銳的形狀。

但是兩人都能感受到在這一截手臂上有著不同凡響的力量。但是擁有這么詭異的能力,真的是會是好事嗎?

“這…”方謙摸著方宜的手,眼睛瞪大,一臉的不可置信。

“放心,應該和喪尸沒有關系的。就是長得可怕了點?!痹謔頭懦鲆炷艿畝潭淌奔淠?,方宜的額頭上已經有了汗珠。

因為才剛剛獲得技能,所以方宜還不能靈活地使用。

“而且,不知道是我因為還不能控制它,所以在使用異能的時候,這只手會很痛?!?/p>

“唔!”方宜悶哼了一聲,堅持不住收回了異能。

左手在慢慢恢復正常。

“姐,那蛋是不是拿你做實驗了?”方謙怕嚇著自己姐姐,不得已壓抑著滿腔的怒氣。

雖是冰系異能,但這刻方謙的眼里似乎有著火焰在熊熊燃燒,眼神銳利的像只小狼崽子。

方宜卻毫不客氣地拍了一下他的頭。

“姐~”方謙憋屈地看著她。

“不是的?;褂兄笥齙剿灰褚謊騫?,你打不過他。而且我要自己報仇?!狽揭慫檔?。

方謙撇了撇嘴,沒有應。心底默默思考著怎么再把陳瑞痛打一遍,“不小心”弄死更好。

方宜也算了解她弟弟,看他神態就知道方謙根本就沒把她的話放在心里。別的事也就罷了,但是這件事絲毫馬虎不得。

她再次加重語氣說道:“如果遇到陳瑞一定要第一時間遠離,離不開就要時刻注意他和他的手下并找時機逃離。他的隊伍有點不對勁。我的手雖然不是陳瑞直接造成的,但是和他有間接的關系?!?/p>

方謙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是不小心碰碎一個藥劑,沾到藥劑了。當時只是有點難受,并沒有任何異變,而且藥劑消失的很快,除了我沒有人碰到。所以也沒有在意?!?/p>

“是昨天晚上突然異變。之后我發現我釋放這個能力大概只能持續幾分鐘。具體有什么作用我還不知道?!?/p>

“但是我覺得應該算是異能的一種。因為昨晚突然高燒,一覺醒來之后就這樣了,給我感覺很像你當初覺醒異能的樣子,只是我發作的時間短,恢復的快?!?/p>

“或許可以設想為你和隊長他們的是屬于自然而然的蛻變,而我則是收到外界**而產生的應激性的改變。所以相對你們無不良影響來說,我更像是半成品甚至是失敗品?!?/p>

方謙低著頭,極其愧疚。是他沒有?;ず媒憬?。

“但是小謙你不需要因為這個而內疚。即使是在末日前在法律約束下,還會有犯罪案件發生。而如今在這個真的人吃人的時候,你還想靠你自己來?;の?,那是很難的?!?/p>

“而且你不需要替施暴者承擔愧疚。因為我會自己親手還給他的。所以這對我來說并不是壞事,我可以它的能力來?;ぷ約毫??!?/p>

方宜的眼神中沒有一絲對未來的憂心和迷茫。

方謙雖然心里知道這道理,但是放在自己身上還是很難受。

方家父母是第一批受感染變成喪尸的人,他們的家正是喪尸化最嚴重的地方,也就他們姐弟因為方謙生病恰好避開了。如今他們的直系親屬估計就只有彼此了。

“其實…如果我的猜測不出錯,這個基地我們可能要待不下去了?!?/p>

方宜的臉色逐漸冷凝。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