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言情 > 勾心嬌妻:高冷男神別撩我

更新時間:2020-02-12 18:44:50

勾心嬌妻:高冷男神別撩我 連載中

广州福彩36选7中奖查询:勾心嬌妻:高冷男神別撩我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有書閣 作者:安月白越銘 分類:言情 主角:

主角叫七月里的小說叫《勾心嬌妻:高冷男神別撩我》,是作者安月白越銘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我欲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總裁?誰家男神在劇場外站成了一道風景,而相遇也變成了一場夢境?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有了總裁的人生,明月般的女子表示…壓力好大!...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勾心嬌妻:高冷男神別撩我 第006章 被迫低頭 免費試讀

安月白尷尬地扯出點笑容以掩飾自己剛剛的內心活動。剛準備抽手回去,卻發現對方沒有放開手的意思,反而握得更緊,拇指還在她的手背上摩擦幾下,仿佛是商家在驗新到的綢子料如何一樣。

安月白有點驚恐的睜大雙眼,滿是疑問地看著韓老板,韓老板的笑容在她眼里顯得愈發猙獰。后者大概是感覺到了,笑得更厲害,卻放開了手。安月白立時縮回了自己的手,避開目光,卻看見那只粗糙的黑手移到那個胖乎乎的身體身前,手指互相摩擦一下,仿佛在回味剛剛的觸感。

安月白心里翻上一股難忍的厭惡,但也不能隨意表現出來,只能把頭偏一邊去不看他。

李鳴看著安月白皺著眉頭偏到一邊的腦袋,就大致知道了她的想法。心里一陣嘆息。

她啊,還是太嫩了。這樣嬌柔的花朵,在這樣的里,不染點雨水塵泥,怎么能活得下去。

韓老板倒似乎是不在意安月白的舉動,看她一眼,而后望著道:“我看了下你們的那個劇本。說實話,真是沒什么出彩的地方,拍出來要火的可能性也很小…別以為我雖然目前不算業內人士就不懂這行啊。我既然愿意做這行,想做這行,也是做了充分的準備的?!?/p>

和李鳴心里同時一緊。他這話的意思就是,這個劇本不是留住他以及他的投資的原因。那他還想要什么?

答案很明顯。

韓老板的目光一直在安月白身上打轉。從她額前散落的碎發,脖頸上貼著滑入衣領的發絲,**的肌膚,到她身上暴露無遺的曲線,穿著黑色細高跟鞋的腳。安月白感覺得到那道灼熱的視線在自己身上游移,仿佛自己的衣服正被一件一件扒下來。她心里升騰起一股怒氣,卻只能全部壓抑住。蒼白的小臉上怒氣與羞辱越來越明顯。

韓老板摩摩手掌,轉動著肥大手指上的戒指。嗤笑一聲,拿起桌邊的香檳,遞到安月白身前,用命令的口吻說:“喝了?!?/p>

安月白余光看見了那只與細腳杯格格不入的碩大手指。金黃和潤的液體在燈光下反射出醇厚的光芒,在玻璃杯中搖曳出緩慢優雅的弧度。盡管香檳在透亮的玻璃杯中顯得無比誘人,但她之前喝了一口香檳,并不覺得好喝。再加上仿佛在她耳邊的淫笑,此時她決定無視。

韓老板伸出的手就這么晾在半空,臉上漸漸浮現出尷尬與怒氣。

和李鳴看著都是心里一緊,暗罵安月白不識相。李鳴走上前,拉一拉安月白的手臂。安月白很倔強地移開手臂,還是不轉頭,也不想接過那杯香檳。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倔什么,明明應該更識時務點。現在是人家來做選擇,說白了就是別人有錢,自己應該像李鳴和那樣哄著對方才對。但是如果要更有節氣點,自己這時候應該昂首拒絕,轉身高傲的離去才對啊。自己什么的都做的不夠。既想得到投資,又不打算有些付出;既想得到錢,又不想俯首在錢的腳底下。那就高傲的甩頭離去??!這樣算什么!

安月白心里涌出了一股對自己的厭惡。

她轉頭,面上的表情還是僵硬。用左手單拿著手包,右手握住杯口沿邊,盡量避開那只黝黑的手,接過香檳。

韓老板一臉勝利的表情,緩慢張開肥厚的嘴唇:“一口喝了?!?/p>

安月白抬眼看向對面的人,看了心里泛起一陣惡心,忙移開目光。

李鳴忙過來圓?。骸安緩靡饉及『習?,我們安月白不會喝酒。這樣,要不我代她干了這杯!”說著就要接過安月白手里的香檳。

安月白投過去歉意的眼神。

自己還是做的不好啊,什么屈辱都是由自己的經紀人來替自己受著,自己就躲在背后,坐享其成。

安月白還沒來得及說什么,這時韓老板發話了:“不行,就要她喝。一個小小的三線演員而已,跟我這還拽起來了?!?/p>

冷漠地看著安月白,冰冷的鏡片后面一雙眼直瞪著安月白。如果接到了投資,這就是他拍的第一部電視劇,對他的事業而言也是一個重要的轉折。如果安月白敢搞砸了的話…

安月白看著李鳴一直不停地道歉,怒視的表情,心里一橫,舉起杯子猛地仰頭一口喝了下去。喉嚨里滑下溫潤的液體,起初沒感覺,很快胃里就開始翻涌,沖人的酒氣從胃里直沖上來,一部分在鼻梁暈著,一部分上了腦袋。

安月白大概是喝酒臉紅的體質,才一杯下肚,臉頰就紅了起來。

“哼,還不是服了?跟我這裝的什么貞潔烈女??!”韓老板繼續挖苦著,李鳴擔心的看一眼安月白,賠禮道歉道:“是、是,我們月白年紀小,不懂事,您大人莫見怪就是?!?/p>

安月白感覺頭有點暈乎,雖然不至于一杯就倒,但是還是有點影響。

韓老板嘴上還是不饒人,但看著李鳴不住道歉的諂媚樣,加上也在一邊不住開解,總算是找回了面子。一陣哼笑,張開手,望著安月白,說:“過來!”意思很明顯,讓安月白到他懷里去。就像那些電視劇里依偎在男人身邊的漂亮女人一樣,帶著媚艷的笑容,畫著精致的妝容,軟軟的搭在男人身上。

俗話說酒壯人膽,安月白卻沒感覺到剛剛那一杯香檳下肚給自己帶來的勇氣。但是,她已經到了底線。

是,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二三線小演員,不是那群演員中最有天賦的,也不是最漂亮的,也沒有什么背景。她只有滿滿的說出去都會被人恥笑的理想與熱情。但是,即使沒有人支持這條路,沒有人看好這條路,她也會堅持到底。

如果她不過去依偎在他懷里,就意味著這次的投資沒有了指望。但若是要她做違背心的事情,她甚至寧可做一輩子的小演員。即使沒有這次投資,也一定會有別的投資。

“不去?!卑蒼擄淄ψ乓「?,直視著韓老板。

“哼…”韓老板一臉的不可置信與恥笑,翻了個白眼,看著她依舊堅定未變的眼神,嗤笑道:“不來是吧?你不來我撤資!”說完等著安月白變臉色過來,卻沒想到她還是站定不動。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