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靈異 > 虛盈

更新時間:2020-02-13 18:29:53

虛盈 已完結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结果:虛盈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甘秣蔣水生 分類:靈異 主角:

主角叫沐昆侖的小說叫《虛盈》,它的作者是甘秣蔣水生創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人心懸反復,天道暫虛盈?;八?,暗界的影王消失已經很久了,暗界悄沒聲息,因此時天下,早已不復當年格局,人人自危。若干年后,人間,新歷,湘南某村,消失在雨夜之中……...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虛盈 第二章 成 謎 免費試讀

竹影搖曳,鳥語花香。

在湘西某個人跡罕至的地帶,從上往下看去,重巒疊嶂,山霧繚繞。

遠望四周,或有天門隱匿。

密林深處,腐葉枯枝滿地,一個小土包正避開巖石和樹木快速移動,偶有停頓,待辨識好方向后立馬潛行。

最后在一處竹木搭建的吊腳樓前停了下來,檐下掛著幾個不合時宜的大紅燈籠,占地大約半畝。

破土而出的是一紅發尖嘴猴腮的瘦小漢子,咬著一根狗尾巴草,哼著不知名的葷黃曲調,搖著步子上了吊腳樓。

不是之前潛伏江底,跟蹤蔣家四十八把爛傘的水鼠是誰。

紅發瘦小漢子走到竹門前聽了聽,又透過門縫往里面瞄了瞄,什么都沒有?

最后索性推開門進去,被撲面而來的涼氣沖了一哆嗦。

屋內在墻上銅制人偶燈的照映下,顯得幽幽暗暗。

三具蓋著棺布的黑紅棺材此時正停放在屋中間,散發著森森涼氣,分不清什么材質。除此之外,屋內空空蕩蕩,別無它物。

“這群都在?咦,怎么少了具棺材?!?/p>

水鼠心里嘀咕了幾句,也沒多想。咽了口唾沫,壯著膽子輕聲說道。

“爺爺,爺爺,那群賣傘的前幾天全部散伙了?!?/p>

說完,便低著頭看著腳下,似乎在等著什么。

過了一會,中間棺材在刺拉刺拉耳聲中緩緩移開,一個身穿素藍短袖面容古樸的中年身影,筆直坐起,歪了歪腦袋,咔咔作響,睜開眼睛,眸子里幾縷銀色電芒閃現,隱約有銅尸轉銀尸的征兆。

對著門口低頭不語的紅發漢子,嘴角張開一個詭異的微笑。

“散伙?那群天殺的江湖術士金盆洗手了?”

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起來,顯得并不是很相信水鼠所言。

水鼠嚇的一哆嗦,小雞啄米般的點頭,每次見到這幾具僵尸,內心不禁陣陣哀嚎。

自己這輩子似乎就沒有順過幾次,當年好不容易有機會隨著祖父下南洋做生意,好運氣得知當地一富商家秘藏著幾具古尸,歷經一番周折,得手后準備倒騰倒騰一番,用個好價錢賣給東洋倭子搞研究。

誰想路上伙計太過無聊,非要攛掇著揭開古尸身上纏著的符索和裹尸布,看看里面長得啥玩意,結果一不小心讓古尸沾了,還見了血,蘇醒過來狂性大發,害得整整一船好幾十口人全沒了性命。

速度快,力氣大就罷了,偏偏鼻子像是屬狗的。

連自己藏在船底都被抓出了出來,問了幾句這是什么朝代?皇帝老兒是誰?道教佛教哪個興盛?之類的奇怪話,便下了控心咒供他們使喚。

為首的正是,現在口中這個“爺爺”

之前事情沒辦好,發作了幾次,身體跟鉆了幾萬只螞蟻一般,想來孫猴子的緊箍咒也不過如此了。

唯一慶幸的是,學到了不少失傳已久的術法,得了幾門入地遁水的本事。如今,也只能說禍福所依,自得其樂了。

水鼠腦中轉過不少念頭,嘴下卻不敢耽擱。

“是極是極,小的親耳聽到那蔣家老大發的話。說啥如今,蔣家四十八把爛傘將絕跡江湖什么的?!?/p>

說完壓著嗓音學了起來,倒也有那么幾分相似。

棺中的身影不知道何時已經翻身出來,銅鬼老大依靠在棺材上,看著這個當時興起隨手收下的跑腿覺得頗為有趣。

表情樣貌,還有身上淡淡的檀香味,怎么看都不像個天地不容的銅尸。

剛準備繼續說點什么,突然耳朵動了幾動,銅鬼老大像是收到了什么訊息,不動聲色的調動自己的尸丹。隨口對周邊躺著的兩具棺木說道。

“你們兩具死尸別看戲了,趕緊起來?!?/p>

頓時,兩側棺中又立起兩具銅尸,一個身穿粗布衣服的老人,一個身穿斗篷的侏儒站立在銅鬼老大身后,面目青白,嘴露獠牙,瞳孔交替閃現黑黃光芒,看起來氣息不太穩定。

“就知道那幫子賣傘的沒啥真本事,連個小五行水遁都看**。哪像…”

正準備給屋中幾位非人大佬拍拍馬屁的水鼠,看到眼前站起來的三具銅尸周身煞氣漸起,空蕩的屋子里瞬間充塞著灰色氣體。

暗暗驚呼不妙,正準備說點什么,突然聽到外面雷聲陣陣,心里頓時咯噔一下。

兩腿一軟雙膝跪地,背上冷汗浸透,這特么是被哪個天殺的犢子咬尾了。

“爺爺哎,您聽小的解釋?!?/p>

屋外,原本陽光明媚的上空不知何時已布滿烏云,紫黑色的電蛇從云層中交織閃現,震人心魄。

一個夾著油紙傘的中年人,戴著鬼字黑底紅紋面譜踱著步子上了吊腳樓的臺階,出現在水鼠背后。

“喲,水鼠老弟,跑的挺麻溜的嗎?看來,這年輕人啊就是火力猛,老夫差點沒跟上?!?/p>

“你這個帶路黨,可是不怎么稱職位喲~”

蔣鷹愁隨口調笑了幾句這個外號水鼠的中年漢子,暗暗贊嘆,真是個遁術的好苗子。心里一動,不管成與不成,惡心一下湘西銅鬼們都不錯。

剛聽身后戲謔的話,水鼠眼神一橫,逆行真氣準備反手一擊。賣傘的,**先人板板。

“后生仔,逃命去吧,記得欠我們這群賣傘的一條命?!?/p>

聽完最后這句話,水鼠也心思轉了幾轉,這群銅尸可不是什么善茬,這次事后也難以善了,多活一時算一時,勞資堵了。

索性任憑背后身影捏住自己的肩膀,騰地一**落在幾米外的林子里,帶著驚魂未定的表情二話沒說地鉆入土中,化成一個小土包移向遠處。

而屋內,卻是大戰將起,倒不是蔣鷹愁不想加快動作,而是以他此時的修為引導這滅法天雷已是趕鴨子上架,這會也只能故作鎮定的拖住這幾個銅尸。

“上官兄,我們又見面了。你家呢?”

蔣鷹愁話音剛落,“咚”地一身悶響從腳下木質地板傳來,陰惻惻的聲音傳入耳中,“當然是送你們這群賣傘的歸西了?!?/p>

此時,除了銅鬼身邊之前出來的兩具銅尸外,地底又鉆出好幾道身影。書生打扮,面如白脂,手里用哭喪棒串著一串“糖葫蘆”想來便是傳言中的銅鬼。

后面則跟著幾個身穿彩衣頭戴羽帽的赤腳少女,腰間系著稻穗狀的束帶,手上各拿著一個紫色鈴鐺。卻是桂南那一帶的火神教,別看一個個長妙齡少女一般,內里卻不知有幾個活了多少年的老不死。

最后一名彩衣女子手里則拎著一個抽搐著的漢子,正是剛遁逃出去的水鼠。

由于屋內有點幽暗,蔣鷹愁感覺有點不對,定眼看去,頓時目眥欲裂。這哪是什么糖葫蘆,分明是是前不久剛剛分別的兄弟姐妹們,只不過現在被銅鬼用邪法練得不過糖葫蘆大小,身死魂滅。

湘西四鬼,皆為銅尸,可若是論起本事來,卻是最強。

“蔣老大,補身訣交出來,給你一個舒服點的死法怎么樣?”

“居然以人身練鬼法,命不久矣了吧?”

沒有理會銅鬼的搭話,蔣鷹愁看了眼下場景,有點焦急。

死局了嗎?

待看到銅鬼腰間豪不在意的插著的十來根銷魂傘骨,頓時心里有了定計,雖然與之前預想的有不小出入,不過也沒什么所謂。

不過是將殺局變成困局罷了。

臉上卻裝作目眥欲裂不共戴天的模樣。

“我要你們都得死?!?/p>

火神教眾女,看到湘西四鬼大費周章的將自己幾人請來,還以為多厲害的角色。原來是對付這樣一個息怒形于色的莽夫,不屑的發出幾聲銀鈴般的調笑。

蔣鷹愁看著時機差不多了,不再多言。

將腋下夾著的紙傘用力一抖,傘面飛出化作一張遍布幽曇花紋的陣圖,傘柄則抽出來化成一把木質法劍,雙手掐起鬼神印,同時嘴里念念有詞:“煌煌天雷兮,與我同歸;銷魂離魄兮,誓死無回?!?/p>

天空閃爍的雷電仿若有了目標,朝銅鬼四尸和火神教眾女劈去,銅鬼身上的銷魂傘骨則化作紅色霧霾瞬間鉆入在場幾人腦中,送了好一波助攻,唯獨繞過了中的水鼠。

蔣鷹愁腳踩離坎,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射向眾人,拽下銅鬼老大腰間的囊袋看也沒看的塞到水鼠懷里,將他身體折成一個肉球,一腳踢出屋外。

看了看場中眾人如同定身一般呆立不動,蔣鷹愁顧不得憐惜手里這件上古巫器,反正從他拆分銷魂傘骨的時候,這件寶貝基本再也難以復原了。

再次掐動指訣將原本應該劈向眾人的雷電引入地下,改殺為困,自己則散盡全身魂力,將此隔離封印起來。

屋子里面除了剩下的幾具不知名材料的棺材,還有被湘西銅鬼和火神教襲擊的蔣家兄弟們留下的血跡,空空蕩蕩再無痕跡。

外界的天空,此時依舊陽光明媚,吊腳樓則依舊屋窗緊閉,屋檐底下的大紅燈籠隨風搖擺,之前諸如雷鳴閃電、神仙斗法都如同一場幻覺。

只是那群死去的蔣家兄弟永遠都不知道,如果他們能第一時間血祭自己留下的銷魂傘骨,最少都能以此為根基成為鬼修,多少能逃出一些。

蔣鷹愁最后不無感慨,難道自己真的做錯了嗎?

其實是他低估了自己在蔣家四十八把爛傘心目當中地位,原以為是利益結合,其實眾人對他是打心底服氣的,也認這個老大。

誰知道任性的想留個念想卻喪了性命,這中間的對與錯誰又能說得清呢。

被蔣鷹愁踢出去,正好掛在樹杈上的水鼠幽幽蘇醒,看著手里原本屬于銅鬼老大的囊袋,有點疑惑。

隨后想起什么連忙打開,看到幾片竹簡,上面記載著銅鬼老大的修煉之法,以及零散幾種解咒秘術,其中一種恰巧能解開自己身上的控心咒。

臉色變了幾變,雖然有點懷疑蔣鷹愁大費周章救下自己的目的。

不過還是釋然許多,深吸幾口氣,這就是自由的感覺啊。

回頭看了看遠處那個曾經膽寒的吊腳樓,現在死寂一般,咬咬牙,最終還是沒膽氣靠近探知結局,只是唏噓幾聲掉頭就跑。

“賣傘的,我水鼠從不欠任何恩情,這次看來,只能慢慢還了?!?/p>

卻不知道蔣鷹愁也是臨時隨手布個局,成不成看天意。

現在看來,水鼠是已經鉆進去了。

等到日后水鼠奈不住回來查看時,卻找不到眾人任何痕跡,一切成謎。

直到那天來臨。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