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武俠 > 明禍

更新時間:2019-05-22 16:44:43

明禍 連載中

36选7生肖属号图:明禍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騰文 作者:紙花船 分類:武俠 主角:李元慶楊嬌娘

火爆新書《明禍》由紙花船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元慶楊嬌娘,內容主要講述:大明天啟元年四月,毛帥奇襲鎮江的路上,多了一名新兵。 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傻卑僂蟣?。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蝴蝶悄悄扇動了翅膀, 大明帝國戰力最強悍的東江軍集團,悄悄偏移了原本的方向……...展開

本書標簽: 奇幻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明禍 第14章 國仇家恨 免費試讀

~~~~~~~

李元慶一愣,眼睛不由微微瞇了起來,這是個啥子情況?

通過之前的接觸,加之這幾天的行軍,李元慶對毛文龍的性子,或者說行為方式,有了一種說不上很深,但卻很直觀的了解。

不論做人做事,毛文龍都非常有‘藝術’

可以說他剛正無私、賞罰分明,但很多事情,他卻并不是一根筋,死講原則,他會在他能接受的范圍內,讓你也感覺到可以接受,甚至,很舒適。

這也是為何,陳繼盛、張盤、陳忠這些好漢們,都死心塌地的跟著他效命,踏上這條‘黃泉路’

而在行軍方面,他更是謹小慎微,十倍注重工作,每到一地,至少有十幾名哨探,散布四周。

這些哨探,底子都是當年他在叆陽守備任上的種子,此時雖有很多新人,但以老帶新,他們的能力,并不用懷疑。

但此時,居然有快馬找到這里來,他們明顯不是敵人,應該是毛文龍留的后手。

那~~,這種時候,這般情勢下,他們帶來的又是什么?

陳繼盛的親兵牛二,大約三十出頭,滿臉溝壑,滄桑之間,滿是碎碎密密的胡茬。

他原本是秦中的獵人,一手箭術,很是了得。后來,因為犯了事兒,被發配到遼東充軍。

本來,他在遼地混的并不如意,機緣巧合之下,被陳繼盛收留,便一直呆在陳繼盛身邊,可以說是親兵,也可以說是家丁。

大明太祖朱元璋在立國時開創的軍戶制,本質上,是想牢牢掌控這個龐大的帝國,萬世不朽。

但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兩百多年過去,所謂的軍戶制,早已經是面目全非。

現在大明的軍制,就是一個大的軍頭,領著無數的小軍頭,小軍頭下面,又養著小小軍頭,再下面,是家丁,最底層,才是最基本的大頭兵。

不過,陳繼盛現在畢竟只是千總銜,毛文龍也還沒起來,除了牛二,他只有兩個親兵,都是粗壯、結實之輩,與李元慶交情都還算不錯,只是不善使用弓箭。

后世時,無數磚家、憤青,都在狂噴大明的軍戶制,認為這是阻礙明軍戰斗力的最重要原因。

但李元慶此時真正處在這個時代,切身處地的去思慮,一個軍官,如果手底下沒有幾個弟兄、親信,別說到了上,就算碰到尋常的打架斗毆,沒人給你擋刀子,沒人給你拼命,那你這軍官,干著還有什么勁兒?

雖然李元慶也認同,家丁制耗費了太多的資源,但這個時代,受到小冰河的影響,大明,包括整個地區,農業生產力極度下降,資源嚴重不足,在這有限的資源下,如果不采取這種‘保小家’的方法,那這些將領們,又拿什么,去維護自己的威嚴?保持自己的影響力?

牛二也知道,李元慶雖然年輕,但與自家主子陳繼盛交情匪淺,在這種時候,他自然也不敢故意托大,見李元慶過來,忙笑道:“元慶兄弟,今天怎么說?”

李元慶一笑,把手里的酒壺遞到牛二手上,“二哥,將軍那邊有事情忙活。只得辛苦咱們跑跑腿了?!?/p>

兩世為人,在人情世故方面,李元慶自然有著與自己年齡不相稱的成熟。

這幾天下來,牛二也了解了一些李元慶的性子,這小兄弟,不論說話辦事,都很穩當,不會讓你吃虧。

他美~美的灌了一口烈酒,收拾起弓箭,大笑道:“哎~~,這辛苦啥?元慶兄弟,走著,二哥今天給你露一手?!?/p>

李元慶招呼了自己的兩個小弟,牛二也招呼了陳繼盛麾下的三個壯漢,幾人迅速的進入了西南方向的密林子里。

李元慶之所以纏著牛二,一方面,確實是要打些野貨,改善一下生活條件,另一方面,也是最關鍵的原因,這個時代,騎射才是根本,想要在不損傷自己的情況下,殺傷敵人,弓箭是最有效的手段。

起碼,在現階段,李元慶并未發現大明粗制濫造的火器,有什么優勢。

技不壓身嘛。

幾人在山間的密林子轉悠了小半個時辰,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收獲還算不錯。

牛二打了五只兔子,兩只山雞,李元慶也獵到了一只兔子,這是李元慶學習弓箭以來,第一次有所斬獲。其余幾個小弟們,也撿了不少蘑菇、干貨。

一行人興高采烈的回到營地,正看到毛承祿的幾個親兵,抬著一頭黝黑肥壯的野豬走下來。

兩邊人對望一眼,不由都是哈哈大笑,今晚伙食可是豐厚了。

牛二這邊雖然有點不服,但也只能感嘆自己點子背,沒有他們這般好運氣了。

回來把東西交給小弟們收拾,又令一個小弟給毛文龍那邊送去一份最肥美的,李元慶和牛二坐在帳篷邊,喝著小酒,天南海北的胡侃著。

但在這方面,牛二怎的是李元慶的對手?三言兩語間,就把他的底子露出來。

牛二雖是獵戶,卻是祖輩幾代人傳承下來,在當地,有著近百畝山田,家底算是相當不錯,還娶了一個在大戶人家當過丫鬟的俏麗娘們兒為妻。

可由于某些原因,自己的婆娘雖然不錯,但牛二總感覺這大戶人家欠了他的。

開始還沒什么,但男人嘛,這天長日久的,難免會心生怨氣,加之過了甜蜜的‘蜜月期’他婆娘也隔三差五開始耍小性子,嫌這嫌那。

畢竟,牛二雖然算是‘中產’但日子,畢竟還是不如人家大戶妥帖、舒服啊。

慢慢的,牛二心中怨氣愈甚,但卻不敢對自己的俏麗婆娘發作,某天晚上,借著酒勁,又憑著這一身本領,他悄無聲息的潛入到了那大戶人家的家里。

也興許是那大戶人家的二少爺美事太多了,遭了報應,牛二去的時候,他已經染上了病,進氣多,出氣少了。

牛二本想蒙面將其暴打一頓,出出心中惡氣,但一看這樣子,這樣把這小子來一頓結實的,那不是要償命嘛?

正巧那二少爺的夫人,過來給二少爺送藥。

牛二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見這么漂亮的美婦人,相比之下,他那婆娘,就真是丫鬟和公主的差距了。

一時間,或許是魔鬼附身,當著那二少爺的面兒,牛二做了些大逆不道的事兒…

但做完之后,牛二也后悔了,可惜,開弓沒有回頭箭,覆水難收。

牛二雖然把二少爺的夫人打暈了過去,但二少爺卻是生生看到了這一幕,怒火攻心之下,竟然咽了氣…

事后,這大戶人家怎的能饒的了牛二?

雖然家丑不可外揚,但人家就是要償命,也幸得牛二的老爺子,拼盡了大半家產,找了無數的門道兒,這才保住了牛二一條小命。

不過,李元慶卻是注意到,雖然對以前的事情莫名悔恨,但說到與二少爺夫人的最精彩處,他神色間,難以抑制的綻放出一種莫名的光彩,想來,這事情~~~,代價雖大,卻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閃光點了。

“二哥,您也是中人啊。這事兒,辦的痛快。男兒大丈夫,就是該有個男人樣嘛。咱不后悔?!崩鈐煨ψ諾?。

牛二不由哈哈大笑,“來,元慶兄弟,咱哥倆兒再走一個?!?/p>

通過牛二的嘴里,李元慶也了解了周圍很多‘二級親兵’的往事,基本上,他們都是些有手藝、又有膽的桀驁不馴之徒。

這其實也是遼地、甚至整個大明軍隊之‘殤’

在后世看,遼地的土地當然不錯,天氣雖冷,但東北妹子熱辣辣。

但在這個時代,關外畢竟是苦寒之地,但凡人家里有點本事,誰又會來遼地?更何況是當兵了?

發配千里,說的就是這種狀況了。

而在更深層次上,遼地本土居民,雖然可以充作優秀的兵員,但在基層軍官層面,卻是有很大的斷層,嚴重缺乏新鮮血液,至于高級軍官,那幾乎都是將門世家把持。

諸多方面結合,遼地軍隊的戰斗力,都是指望牛二這種‘二級、’親兵了。

這一來,如果是順風仗還好些,但一旦逆風…

對于這種狀態,李元慶此時也無法評價什么,畢竟,在根子上,李元慶與牛二其實也并無不同,都是些桀驁不馴之徒,吃的就是‘刀口上舔血’這碗飯。

但這般下來,朝廷和大佬們的教化,隔著豈止一層?

又如何能發揮農耕民族、中原正統的威力,與強大的八旗鐵騎抗衡?

李元慶和牛二在帳篷外干喝酒、足喝了大半個時辰,陳繼盛這才匆匆趕回來。

李元慶注意到,陳繼盛的神色,非常凝峻。

牛二本來想跟陳繼盛炫耀一下今天的戰果,但一看陳繼盛的臉色,只能把話咽回到肚子里,趕忙去旁邊、吩咐小弟熱菜,準備開飯。

這種時候,李元慶自然也不會多話,只是把酒壺遞給了陳繼盛。

陳繼盛用力灌了一大口,看了看李元慶,又看向了遠方遙遠的夜空,良久,這才沉聲道:“遼陽~~,失陷了?!?/p>

李元慶雖然早就知道歷史的進程,但聽陳繼盛把這話說出來,心中還是一緊,忙低聲道:“大哥,是什么時候的事兒?”

“就在前不久。承斗少爺雖然被救出來,但如夫人文氏…”

陳繼盛雖然沒有明說,但李元慶怎的不明白他的意思?

保住了小的,沒有保住大的啊。

毛文龍的正妻張氏,一直居于杭州,因其并不能生育,并沒有所出,毛文龍的兒子毛承斗,是他在遼陽新娶的小妾文氏所出,老來得子,自然示弱珍寶,可現在…

這真的是國仇家恨啊。

男兒大丈夫,已經身居游擊要職,但居然~~,連自己的妻、子都無法?;?,這該是多大的諷刺?

匹夫一怒,尚且血濺五步,更何況,是毛文龍這種梟雄呢?

兩人沉默良久,李元慶深深吐出了一口濁氣,沉聲道:“大哥,將軍現在情緒怎么樣?”

*****************************************************************

注:沈陽是天啟元年三月十三日陷落,遼陽是三月十八日后金軍圍城,三月二十一日陷落。中間僅相隔了五天。這里,由于劇情需要,將豬腳得知的日子往后拖了幾天。

由日期也可推斷出,當年后金以騎兵攻城,且都是要塞,卻如此順風順水,不難想象,當時明軍已經腐化到何種狀態。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