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靈異 > 我的閻王爺夫君

更新時間:2019-05-29 08:08:29

我的閻王爺夫君 連載中

36选7旋转矩阵:我的閻王爺夫君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微小寶 作者:筆語繁花 分類:靈異 主角:顏檀陌妃妃

新書推薦,《我的閻王爺夫君》是筆語繁花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靈異類型的小說,主角顏檀陌妃妃,內容主要講述:曾經做了一個夢,夢里有群姿勢詭異小鬼抬著一副棺材來接親,我穿著黑紅的喜袍,蓋著黑色蓋頭,躺在棺材里,一根沾著血的棺釘從眉心慢慢的釘下去.......原以為是個夢,直到某天,因為一個傳說,我將要為整個陰...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的爺夫君 第18又出風波 免費試讀

顏檀陌好看的眼眸看著我,“吾給你吃東西,那是千年難得的,保你在冥界和在陽間是一樣的,免受這陰寒之氣入了骨?!?/p>

“可是這個東西真的好惡心,還伴隨著一股腥臭?!蔽銥嘧乓徽帕?,膽汁都快被我吐出來了。

顏檀陌看了看我的臉色,陰測測說,“下次如果再敢亂吃那家伙給你的東西,吾就打斷你的腿?!?/p>

我嘴上應著,“好,我知道了?!?/p>

心里在想。我吃東西也跟你打斷我的腿,這兩件有什么關系???

周圍隨著我身體溫度的提升也明亮了很多,一個古樸的屋子里邊兒什么都有

一張古色的撥步床,占了整個屋子的的四分之一,床尾是一排柜子,看到柜子的顏色應該是紫檀木做的。

在柜子旁邊靠的是一張梳妝臺,上擺放的胭脂水粉,很是喜慶。

看到那胭脂水粉,我又轉頭看看顏檀陌的臉,白凈的什么都沒有,那他擺這些胭脂水粉做什么?

我現在坐的那半卷屏風外頭的軟塌上,顏檀陌坐在軟塌角尾。

而我背后竟然就是一堆白骨,可是轉眼間就不見了。

屋子里什么都不缺,可是總感覺少了點什么,我圍著屋子轉了一圈,這才恍然大悟,缺的就是人味。

“今天晚上已經很晚了,要不留下先別走了,在這兒住一晚上?!毖仗茨叭崛岬納ひ?,而像是二月的春水拂過湖面,到那人心里發慌。

冷不丁的,碰上他那笑瞇瞇的眼神,我急忙擺手道,“不,我還是要回去,不然我老爹老娘該著急了?!?/p>

他那泛著清光的手指輕輕的摩擦薄唇上面,“前幾天還在相親,現在一晚上不回去,那不是很正常嗎?”

我不得不懷疑,顏檀陌是不是每天都潛伏在我身邊,偷窺我的生活。

不然怎么我和仙涼那天晚上是相親?

顏檀陌估計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放心吧,吾不會與你計較的,就算你有這個心思,吾看他仙涼也不敢動這個心思?!?/p>

這一番話說得既大氣又霸氣的。

搞得我自己有一種一小人知心度他君子之腹的意思。

看著我沒有留下來的意思,顏檀陌又繼續說道:“今夜看著你身子不立爽,就先請放過你,等你身子養好了,這筆賬我們再慢慢的算?!?/p>

說著眼前又是一黑,便不知曉人事了,再次醒來的的時候,頗有一夢千年的感覺。

鐘敏正撅著個對著梳妝臺抹抹畫畫的,聽著身后的動靜,轉過頭來。

“你還曉得起來,你看看都幾點了,太陽曬啦?!?/p>

我掀開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今天是幾號?是不是要遲到了?”

鐘敏從上到下看了我一眼,像是在看一個,“你傻了吧?今天是星期六,昨天是星期五,你忘記了嗎?!?/p>

我松了一口氣,“今天終于可以不用去上班了?!?/p>

說著,我又躺回到床上去了。

鐘敏屁顛兒屁顛兒的過來,用手捅的胳膊神秘地說道。

“聽說你昨晚又收復了一只鬼怪,為什么沒有喊我,我可以給你見證這個偉大的時刻?!?/p>

“你是聽誰說的?”我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問的。

“我叔叔呀!”

“不要跟我提昨夜了,以后我再也不想做什么陰陽師了?!?/p>

想到昨夜那有些腐爛的鬼嬰,還有顏檀陌熬的那個藥汁,現在都有些反胃。

無緣無故的怨靈,每次都和嬰兒油掛上了勾,究竟嬰兒油里面有什么值得鬼嬰真惦記?

聽著我說的喪氣話,鐘敏急忙又把我從床上拉起來,一臉好奇的:“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為了不讓鐘敏打擾到我的思路,隨手一指,指著她背后說,“你看背后有只眼睛在盯著你呢?!?/p>

的,這個房間光線很足,但是被我這么一說,突然有點陰風陣陣的感覺,估計是心理作用。

鐘敏嚇得立刻不敢動,聲音微顫的問,“你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說著我又倒下去,準備捂著被子就睡。

鐘敏看著我倒下去就知道我是騙她的,于是爬到床上來,坐在我的身上,拼命的咯吱我。

隔壁傳來一聲尖叫,和鐘敏對視了一眼,她呆呆的說道,“好像是我嬸嬸的聲音?!?/p>

說完,我倆趕緊下床跑到隔壁去。

推門門的時候,我們都驚呆了。

方瓊阿姨躺在地上用手捂著臉在打滾,看著我們進來,一直朝我們吼道,“你們給我滾出去!滾出去!”

鐘敏都沒有見到她嬸嬸發這么大的脾氣過。

鐘敏只很小心的上前,想扶起地上的方瓊阿姨,“嬸嬸你怎么了?”

方瓊阿姨捂著臉卻把目光投向了我,那怨恨的目光,讓我心里一咯噔。

“妃妃現在怎么辦,我嬸嬸她是不是中邪了?!敝用粽駒諗員卟恢?。

“等一下我!”

突然想起來我背包里邊兒好像還有我老爹畫的一張符紙,急忙過去拿過來。點燃的同時,嘴里不停地念叨咒語。

將那張黃符灰兌了點誰,給方瓊阿姨喝下。

鐘敏看著我,“這個有用嗎?”

“我不知道這個有沒有作用,只能先試試,如果沒有用,那我們就將阿姨帶我我家去,我老爹肯定會有辦法的?!?/p>

過了五分鐘,方瓊阿姨喝了那水不但沒有效果,反而臉上還有灼燒的感覺。

此時我也沒的法子,只能帶著方瓊阿姨急忙奔到我家去,今天是周六日,我老爹應該會在家。

給方瓊阿姨罩了一件衣服,就和鐘敏兩人扶著她下樓。

奇怪,一個女人能有多重,我和鐘敏兩人愣是走一步,歇一步,才將方瓊阿姨給扶下了樓。

方瓊阿姨上車時,明顯感覺到車子一矮,好像車上壓了幾百斤的東西一樣。

一路上我和方瓊阿姨兩人坐在后面,明顯感覺到她身上涼氣如果,面上籠罩這一層黑氣。

我閉上眼睛,感到這她周圍的,除了一團黑氣,什么都沒有。

這就奇怪了!

“叮咚,叮咚!”

我站在門口,焦急的按著門鈴,鐘敏方瓊阿姨明顯在后面都快站不住了。

我老爹睜惺忪的睡眼來開門,看到我,準備開口說話的,可是當他看到我身后的方瓊阿姨頓時,臉色就不怎么好看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