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靈異 > 我的鬼夫太傲嬌

更新時間:2019-06-02 23:47:04

我的鬼夫太傲嬌 連載中

南粤风采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我的鬼夫太傲嬌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暴走追書 作者:腥甜 分類:靈異 主角:駱煙梁巍

完結小說《我的鬼夫太傲嬌》是腥甜所編寫的靈異懸疑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駱煙梁巍,書中主要講述了:暗戀的男生主動約我,還把地址定到酒店,又緊張又興奮的我前去赴約,一夜難忘,但是第二天竟然有人告訴我那個男生早就死了,昨天正是他的頭七!之后每個夜里他都過來欺負我,還讓我下地獄陪他!...展開

本書標簽: 仙俠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我的鬼夫太傲嬌 第九章 饒了我 免費試讀

“睡吧,我會在這里守著你?!?/p>

梁巍見我看他,唇間勾起一抹輕笑,又重復了一遍。

我害怕沉溺于他的溫柔中,立刻閉上眼睛。忽然感覺眉心一痛,像是有什么東西用力擠了進去。

我下意識的想要睜開眼睛,腦子卻好像忽然了一般,沒有意識。

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站在一處荒郊野地,周圍沒有人,只聽到有一陣一陣鏟子鋤地的聲音。我好奇的沖著聲音走過去。

夜色如水,我看到一棵樹下站著一個身形精瘦的男人。

忽然,那男人回頭看我一眼,對我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是袁泉。

我嚇得打了一個哆嗦,卻還是控制不住的發問,“你怎么會在這?”

袁泉繼續詭異的笑著,忽然鋤頭變換了方向,朝著一旁的麻袋鋤下。我聽到一陣慘烈的悶哼聲。頓時一顆心像是冰凍住。

有紅色的鮮血從麻袋里滲透出來。

我看到袁泉絲毫不害怕,他反而蹲下身,解開麻袋,一瞬間,我看到一個男人模糊的臉頰。袁泉卻像是看到了無美味,一只手在那個男人碎裂的腦漿里攪動了幾下,放在嘴里品嘗著。嘴里還咯咯叫著,“好吃…好吃…”

我忽然胃里一陣翻涌,猛地吐在地上。

那是人啊,他怎么能吃下去?

“報仇!全都吃掉它們!”

我的動作并沒有影響到袁泉,我這才發現他的周圍不止放了一個麻袋,還有兩個。袁泉舉起鋤頭,我立刻猜到他要做什么,正打算去阻止時,已經晚了。

地上的兩個麻袋又是血花四濺,袁泉做了跟剛才一樣的事情。

夜色靜謐詭譎,我朝著四處看著,沒有發現一個人。卻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一道幽冷的聲音。

“你在找我嗎?”

我身形一陣僵硬,感覺周圍忽然飄過一抹冷氣,隨即,便看到一抹影子倏地飄過,袁泉的身旁站著一個女人。正是白天的靜萱。

“靜萱,真的是你!”

靜萱像是沒聽到我說話,一只手撫摸著袁泉的臉頰,那雙眼睛像是在看著寵物一般,此時充滿嘲諷和玩味。

“袁泉,難受嗎?”

此時,我才發現,月色下,袁泉的身體竟然在不停的顫抖。

顯然,是靜萱控制了他。他在拼命的反抗。

“靜萱,你把他怎么樣了?”

靜萱扭頭看我一眼,忽然眼神變得凌厲,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不能動彈。

“你憑什么質問我?”

我此時已經無法開口,看著靜萱一步一步詭異的笑著向我走來。她摸了一把我的臉,冰冷的觸感讓我忍不住想打激靈。

“他在厲害又怎么樣?不可能時時?;つ??!?/p>

我說不出話,只能惶恐的瞪大眼睛盯著她。

“別這么看著我,我不會害你?!?/p>

話畢,她忽然消失,我感覺眉心里倏地涌進一股力量,身體就能動了。卻不能被我控制。很顯然,我又被靜萱附身了。

現在應該是半夜十一點多,還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如果靜萱持續待在我的身體里,從今以后,我就不再是我了。

“我”來到剛才的那個麻袋邊上,揮手對袁泉不知做了什么,只見袁泉的眼神忽然變得清亮了,他看到“我”以后嚇得迅速后退。剛跑了幾步,便被“我”抓住。

袁泉已經崩潰,忽的跪在地上,“靜萱,我求求你,饒了我吧!不要再這樣對我了。我會給你燒很多東西!”

袁泉不停的在對“我”磕頭。

“袁泉,你看看你身后是什么?”

袁泉僵硬的抬起頭,一臉恐慌,隨即緩慢的轉身??吹絞僑雎櫬?,他有些害怕,扭頭看了“我”一眼。

“打開??!”

“我”輕輕的笑著。

袁泉的手顫顫巍巍的掀開麻袋,當看到里面血肉模糊的身體時,我看到他猛地摔倒在地。怔怔的盯著麻袋看了半晌,忽的像是發癲一般爬到另外一個麻袋邊上,他又掀開另外兩個麻袋,驚悚的回頭看了“我”一眼,隨即像是看到一個魔鬼一般后退好幾步,又緊緊的盯著自己的雙手。

“是我,是我殺了他們?”

我從容的飄到他面前,冷冽一笑,的確,是你親手殺了你的父親,你的媽媽和弟弟。

我心底大驚,靜萱是打算徹底將袁泉逼瘋嗎?

袁泉的雙眼驀地充斥紅血,他像是一個癲狂的野獸一般,拎起地上的鋤頭朝著“我”跑來。卻被我一只手毫不費力的拎在半空中。

袁泉此時像是一只無助的小雞,在半空中不停的蹬著腿,沖著天空不停的翻白眼。

“我”冷笑一聲,掐著袁泉脖子的手指松開,袁泉迅速的落在地上。他的脖子上已經出現了五道黑青的印跡。

顯然,靜萱對他根本不留情面,剛才差一點就殺了他。

“我”蹲在袁泉的面前,輕輕拍著他的臉頰,“袁泉,你還要不要跟著我繼續做事?還是打算繼續反抗我?嗯?”

我只看到袁泉像是缺水的魚拼命掙扎了幾下,最后雙眼無望的盯著前方。

“答應我,就眨眼睛。不答應的話,那現在我就去殺了你的其他親人,你說怎么樣?我還記得奶住在什么地方?”

我看到袁泉快速的眨動了眼睛。

“好,這才乖?!?/p>

“我”拍了怕袁泉的臉,“你現在要不要告訴我,那個**的父親在哪?”

時間仿佛靜止了幾秒,我看到袁泉的眼睛又眨了一下。

靜萱真是狠毒,我不由得心底震撼。她這樣,究竟是積攢了多大的恨意。

“我”站了起來,看到袁泉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從地上站了起來。他向前走著,“我”在后面跟著。

走出校園以后,袁泉便打了一輛車。

剛坐進去,司機看清楚袁泉的面貌,不由得臉色大駭,“你們下車吧,我今晚不做生意?!?/p>

現在袁泉的臉上沾染著鮮血,頭上還有好幾根枯樹枝??瓷先ハ袷且桓鲇位晁頻?,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敏感的時間出現,司機不覺得害怕才奇怪。

“司機大叔,還想活命的話,送我們過去?!?/p>

“我”忽然開口,雖然聲音冷森,但卻依然是在笑著。只是那笑容像是沾染了毒藥,讓人不敢多看一眼。

司機大叔頓時嚇得像是要哭了,他顫顫巍巍的手指握上方向盤,在走了幾個拐彎路線之后,終于支撐不住停了下來。

“各位男大王女大王饒命,我是真的沒有得罪你們。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們放過我!”

說著,司機大叔竟然在駕駛座上對“我”和袁泉拜了起來。

此時,不遠處有警車過來。而且很快就在對面停下,從上面下來一個女警察。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那個女警察目光仿佛是加了探測儀,瞬間落在我身上。

“哈哈,這下你們跑不掉了!”

司機大叔忽然報復一般的笑出聲。

看來這個司機大叔今天活不成了。

果然,透過后視鏡看到“我”的臉色一冷,目光直直落在司機的臉上,不知道念叨了一句什么,就看到司機像是突然失了魂,雙手握緊方向盤,腳踩油門,車子一溜飛了起來。

身后不時的傳來槍響,但子彈始終沒打到車子。很快,車子一個拐彎,身后警車和槍響的聲音逐漸小了。

車子又開了一會兒,前面不遠處便是一棟別墅。車子停下以后,袁泉先下車,“我”靠近司機的耳邊不知做了什么,只是“我”的身體向后靠近的時候,我看到司機的身體在不停的發抖。

和剛才的源泉一模一樣。

“我”從車上下來,隨即便看到車子忽然像是瘋了一般的向前開去。

前面是一座山壁,驀地,我看到車子撞在山壁上,了。

我盯著這一切,一顆心震撼不止。

“??!”

一聲慘烈的叫聲傳來,只見袁泉像是受不了一般,此時抓狂的揪著自己的頭發跪在地上。他不停的把頭磕在地上,像是以此來解決自己的生命。

“我”冷笑一聲,“才這樣就受不了了?袁泉,你不記得你當初對我做的事嗎?”

她報復了這么多人,甚至把無辜的性命都搭上,難道現在還要揪著不放嗎?我忽然對這個靜萱極為厭惡。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殺了我!殺了我!”

袁泉不停的磕頭求饒。

“我”冷哼一聲,“哪有那么簡單?殺你一千遍一萬遍都不足以平息我的怒氣。現在跟著我進去,要不然,我說到做到?!?/p>

袁泉像是一只風干的樹葉,此時不停的抖動著,卻還是向前走去。

他按響門鈴,過了好一會兒才有管家從里面出來。

管家見識袁泉,尤其是看到他的模樣,不由得嚇了一跳,“袁少爺,你怎么會來?”

他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我”隨即雙眸睜大,“你…你是…”

我心底一驚,想起從前聽一些老人說過。老人和小孩都是能看到鬼的。之前在公交車上那個老婆婆也是,現在這個管家看上去年歲有些大了,而且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

他發現了,附在我身上的鬼。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