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恐怖 > 冥車

更新時間:2019-03-20 18:15:17

冥車 已完結

体育彩票36选7玩法:冥車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追書云 作者:堂前雁 分類:恐怖 主角:劉明布

主角是劉明布的小說叫《冥車》,它的作者是堂前雁寫的一本懸疑靈異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做了四年公交司機,心中的秘密也整整壓抑了四年,我來親身講述你所不知道的列車驚悚事件。靈車改裝成公交車之事,或許你沒經歷過,但你所坐過的公交車,不一定只載活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冥車 第017章 木桌上的小棺材 免費試讀

我點頭,等馮婆從我們賓館樓下離去之后,我匆匆下樓,趕往?;貝?,而西裝大叔則是趁機跟蹤馮婆,看看她騎著三輪車究竟要去什么地方。

今晚月色幽暗,光線不充足,進村的時候也沒人發現我,到了馮婆的門前,我彎下腰,輕輕的把門檻給拔了出來,這門檻一尺多高,一米多長,不算重。

當下我就趴在了地上,正準備往屋里攀爬的時候,忽然側頭看到院子東北角圈養的一群雞仔,個個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盯著我看。

我不管它們能不能聽懂人話,當即豎起手指在嘴邊,說:噓—

悄悄的從屋門下爬到了馮婆的青瓦房內,一股強烈的陰冷感覺瞬間籠罩全身,我不由得抱緊了雙臂。

打開手機上的燈光,我朝著四周仔細看去,上一次來的時候很緊張,屋里具體有什么擺設,也沒仔細看,心說這一次一定要查探清楚。

由于我是偷偷摸摸進來的,畢竟不光彩,也怕被發現,所以就用手捂著手機屏幕,讓光線不是那么亮,從透過指縫的光線來查探屋里的情景。

正朝著屋子東邊走去之時,我朦朦朧朧的看到屋子東南角,忽然出現了一個白衣女子,就站在原地盯著我。

“誰!”我一驚,輕喝了一聲,趕緊展開手機屏幕照射而去,到了跟前一看,虛驚一場,原來只是一副壁畫。

這壁畫是一位白衣女子,站在蒼穹云朵之上,俯視眾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無生,很多人對無生的理解有誤會,認為叩拜無生,那無生就是邪神。

其實不是,無生絕對是正義之神,慈悲化身,也有人說無生就是九天玄女。

我外婆1930年生人,這一生經歷過抗戰,內戰,以及后來的各種大事,生在亂世的它們那一輩人,很信神靈,記得我小時候外婆給菩薩燒香,嘴里就是嘀咕的求保佑。

看到無生的畫面,我雙手作揖恭敬的拜了一下,可就在我附身低頭之時,這桌子上的一件東西,嚇的我差點把眼珠子掉出來!

在畫像前邊的黑色桌子上,竟然擺放著一口棺材!

這口棺材長二十多厘米,寬五六厘米,高七八厘米,就像是一個木盒子,非常精致,而且棺材蓋上還雕刻了許多花紋。

我小心翼翼的推開棺材蓋,里邊有兩個小布人并排躺在棺材里,看外貌,應該是一個男人,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用黑色絲線做的頭發,很長很濃密,我捏起女性小人,低頭看了一眼,感覺做的還挺好,翻過來一看,在這女性小人的背后,貼著一張紙條,紙條上則是寫著一串數字。

剛看到這一串數字,我先是愣了一下,大腦中猶如劃過一道閃電,這串數字很熟悉,我應該在哪里見過,絕對看見過,但一時半會想不起來了。

我拍著自己的額頭,很想去仔細思索一番,但我知道,時間不等人,我只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當下我放下女性小人,又伸手拿起男性小人,這個小布人做的也很精致,而且發型跟我的一模一樣,我調笑道:難不成這個小人就是我?

等我把男性小布人翻轉過來的時候,發現他的后背上也貼著一張小紙條,上邊也寫著一串數字。

我定睛一看,渾身一驚,小布人直接從我手中掉落到了桌子上。

這串數字,正是我的出生日期!

黑暗中,我瞪大了眼睛,我的呼吸越來越粗重,事情的發展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馮婆怎么會知道我的生日?

她從未見過我的身份證,我也從未跟她說過。難道是葛鈺告訴她的?我曾經用身份證在漢庭酒店給葛鈺開過房間,這個倒是有可能。

無邊的恐懼侵襲我的全身,此刻我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身體上的冷,遠遠不如靈魂上的冷。

看著這一對小布人,我想起了古代流傳下來的厭勝之術,但我跟馮婆無冤無仇,她不可能用厭勝之術來咒我吧?

看了一下時間,我從進來到現在,僅僅只用了十分鐘,還有五十分鐘左右,我必須要把這間屋子查探清楚,馮婆也絕對不是一個簡單人!

我正打定主意,手機卻響了,在這寂靜無聲的黑暗瓦房里,忽然傳來一聲短信的滴答聲,當真是嚇了我一跳。

打開手機一看,短信是西裝大叔發的。

“跟蹤失敗,速回!快!”

什么?他一個壯年男子,跟蹤一個老太婆都能失敗?慌亂間我趕緊讓兩個小布人擺放到原來的位置,合好了棺材蓋子,確定別的地方沒有動過之后,我趕緊爬出了馮婆的家里。

就在我迫不及待將門檻重新裝上的那一瞬間,村外的土路上,傳來了一陣三輪車的晃動聲。

放好門檻,正打算拍拍身上的塵土,轉頭一看,黑暗中,馮婆那佝僂的身形就站立在院子門口,盯著我看!

我一驚,心說這才十分鐘左右,馮婆這么快就回來了?算上往返路程,也就是說西裝大叔跟蹤的時間連二十分鐘都沒超過?

馮婆瞇著眼,走過來,指著我咿咿呀呀的說了一通。我驚訝的發現,馮婆這一次從村外回來,她的左手并沒有變得充盈,那雙手仍然干枯不已,猶如雞爪。

我知道馮婆在說我衣服上的塵土,我裝作輕松的語氣說:婆婆,剛才來找你呢,路上摔了一跤。

我是笑著說的,但馮婆臉上的表情很堅毅,我甚至讓這種表情理解成了憤怒,或許我潛意識的認為,她發現了我的蹤跡。

馮婆打開門,輕輕的拉著我的手走進了屋里,她這次沒開燈,在黑暗中摸索著,我只聽到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這聲音就像是提著茶壺往碗里倒水一樣。

而且我看馮婆的身形,側著身子,高舉右手,右手中還提著一個長條形物體,應該就是暖瓶了。

我心想,她在倒什么?

當流水聲停下之后,馮婆端著一碗水,顫顫巍巍的走了過來,遞給了我。

由于我倆身處門口,借著月光,我能略微看清馮婆的表情,她是讓我把這碗水喝了。

我不敢喝,我真的不敢喝,我甚至想求馮婆放過我,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來尋找葛鈺,我想她,我真的想見到她。

但馮婆見我不喝,也沒有逼我,而是將那碗水放到了地面上,站在我面前,對我比劃,她將右手伸到我的頭頂位置,橫著晃動了幾下,雙手又平行往下滑。

刻畫了半天,我問:婆婆,你是在說跟我一起的西裝大叔?

馮婆點了點頭,又開始比劃,她指著那碗水,又指了指我的嘴巴,把雙手折疊在一起,放到我的心臟位置,又慢慢的拿開,就像是一團云朵輕輕的飛走。

我這一次真的懵了,我問馮婆:你的意思,是讓我喝下這碗水嗎?

馮婆用力點頭。

我還是不敢喝,最后說:婆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真的不渴,如果您沒別的事,那我就先走了啊。

說完,趕緊朝著外邊走,走的時候渾身都在發抖,我生怕馮婆忽然在背后拉住我,我甚至都幻想馮婆此刻是不是在我身后提著一把刀,緩緩的追了上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