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言情 > 不念過往,不畏將來

更新時間:2019-03-13 08:01:31

不念過往,不畏將來 已完結

36选7和双色球有什么区别:不念過往,不畏將來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有書閣 作者:清雨姑娘 分類:言情 主角:戴安妮秦驍

《不念過往,不畏將來》是由作者清雨姑娘最近創作的現代虐戀類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恫荒罟?,不畏將來》精彩章節節?。何疑偈痹齬淮未硎?,為躲避責任父母帶我連夜離開故鄉,隱姓埋名。16年后,我剛剛走出一段失敗的感情,另一個男人卻突然強橫的闖入我的生活。他給我的所有的記憶都是強烈霸道的,一點點侵占我的身心。直到我再一...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不念過往,不畏將來 第一章:變質的婚姻 免費試讀

我叫戴安妮,一個比較洋氣,卻滿大街都是重名的名字。

其實原來我叫戴靈,在我們家連夜搬離長安鎮后,我爸遷戶口的時候就順便給我改的名字。

我不喜歡這個名字,覺得不吉利。因為我改了名字后我爸就死了,死于一場山礦大,被開山用的炸藥炸的粉身碎骨,下葬的時候衣服裹著血淋淋殘肢裝進了棺材里。

那年我剛十歲,還沒有很嚴格的要求必須火葬,所以我爸的棺材就被埋在了城北荒涼的莊稼地附近。

一米多寬的黃土包,原先還立個碑,上面寫著戴長山之墓。后來城市拓展,那片地被劃為政府的新項目水上公園,等我知道的時候我爸的墳包已經被夷為平地了。

我爸死后,我們家得了二十萬的撫恤金。隔年我媽嫁給了在她傷痛中陪伴她走出陰霾的男人,可惜我媽自來挑男人的眼光不好,我爸是窮鬼,繼父又是個賭鬼。

二十萬的撫恤金都被他輸光了,又欠了五十幾萬。我媽懷著二胎快臨盆的時候,討債的人找上門,強橫的將躲債的繼父抓了出去,隔天被掃大街的大爺發現凍死在小胡同里。

繼父死的時候滿身酒氣,大家都說他是喝醉后睡著了凍死的,可我們家都知道,繼父腳筋被人挑了,是被害死的。

自那以后,的人時不時的上門鬧一鬧,母親一邊照顧剛出生不久的小君,一邊打工賺錢還債。我也邊打工邊上學,好在年年都能獲得獎學金,學業倒是沒耽誤。

都說屋漏偏逢連夜雨,生活過成這樣已是舉步維艱,我大學畢業的第一年,十歲的小君又被查出得了白血病,需要昂貴的治療費用。

這一噩耗如同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媽如遭重創,一病不起。

所有的重擔都壓在我的身上,一時間只覺得人生如此絕望,沒什么活下去的動力了。

也正是那時候,我認識了林清明。

林清明大我五歲,英俊帥氣,事業有成。他的出現仿佛一道光照亮了我晦暗的人生,他是參天大樹,替我遮風避雨,給我溫暖。

林清明替我家還了所有的債務,又主動擔負起小君的治療費。他溫柔,浪漫,有才,帥氣,是個難能可貴的如意郎君。我配他,屬于飛上枝頭做鳳凰。

我們在兩方親友的見證下舉辦了一個的婚禮,婚后我們也很幸福,唯一讓我有點不安的就是我們并沒有領證。

起初我還時長催促林清明和我一起去登記,可他是干工程的,工作太忙,經常出差在外。一年有大半的時間在外面,偶爾回來一次也是半天待不了就得走。

我最好的朋友姜雅雅對我說:“安妮,男人久不回家,十有八九是在外面養了小的了?!?/p>

這句話就在我心底扎了根,抽枝發芽,不斷生長。

一旦你開始懷疑一個人,他所作的任何舉動都變的可疑起來。

九月末一個陰雨連綿的下午,在接到姜雅雅的一個緊急電話后,我扔下打掃一般的屋子,穿著睡衣趿拉著拖鞋就跑出了家門。

我在藍廈的樓下看到了我的丈夫,對我說去廈門出差了的丈夫,此刻正摟著一個身姿曼妙,氣質出眾的女人從商場的旋轉門走出來,有說有笑的。

那倆人站在一塊,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路過的人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我在低頭看看自己,連沖上去質問的勇氣都沒有。

那一刻拍打在我身上的雨滴里似是藏了針,根根埋入肉中,刺入肺腑。

全身都痛,痛徹心扉。

姜雅雅把抖成篩子的我緊緊的抱在懷里,說了什么我已經記不清了。

當晚我高燒將近四十度,一個人躺在空蕩冷清的家里,仿佛死了一樣。

半個月后林清明“出差”回來,進門第一件事先把我抱起來轉個圈,在我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寶貝,有沒有想我?”

我熟練的露出練習了半個月的開心笑容,摟著他的脖子說:“想,想的心都要碎了?!?/p>

林清明滿意的在我嘴唇上狠狠的啄了一口,唇瓣沿著嘴角滑進了我的脖頸,呼吸開始加重,像個饑餓許久的狼狗,啃的非常用力。

他托著我,大步朝臥室走去。

臨近門口我一把抓住了門框,“我大姨媽來了?!?/p>

林清明眼中的情欲立刻被掃的一干二凈,他將我放下,大步朝浴室走去,“那我去洗個澡!”

我背著浴室直挺挺的站著,手背在嘴唇上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蹭的疼了才停下。一想到他這張嘴還吻過其他的女人,我就覺得惡心想吐。

即便如此,我還是盼著他能浪子回頭。

畢竟我們結婚了,我還愛著他,我不想這個家散了。

晚上睡在一張床上,我久久難眠。

看著他放松的睡顏,我忍不住輕輕撫摸著他下頜角的青胡茬。他是不是已經不愛我了?不然怎么都沒有發現我瘦了十幾斤。

林清明翻了個身,長臂一覽將我摟在懷里:“大半夜的不睡覺,是不是想要了?”

我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聽著他嘴里說出的話,惡心的感覺再次襲來。

我實在忍不住心底百蟻啃食般的難受,輕輕的問他:“老公,你在外面那么久,都是怎么解決這種事情的?”

我還期盼著能得到一句坦白,只要他老實交代,我就掀過這篇,忍氣吞聲的繼續過日子。

可林清明黑沉沉的眼睛打量了我一陣,忽然壞壞的一笑:“我有五姑娘,你忘了?!?/p>

“就沒想過找個小三?”

我的話音方落,林清明立刻捉著我的手摁在他自己的胸口:“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外面那些不干不凈的女人,我怕染病。安妮,我愛你,此生有你一個我就足夠了?!?/p>

“我有哪里好,值得你為我付出這么多?”

“在我眼里,你渾身都是寶…”說著他賤賤的一笑,開始對我上下其手。

可我全身的細胞都在抗拒著說不要。我也很順從身體的將他推開,翻了個身背對著他:“我困了,睡吧?!?/p>

“安妮,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怪怪的?”

“沒事?!?/p>

“是不是在家呆的久了,別總胡思亂想,我是愛你的?!繃智迕鞔由硨蟊ё∥?,我雙眼空洞的望著黑暗中的前方,覺得心口的位置像是被剜了個洞,就算補全也會留下一個猙獰丑陋的疤痕,再也恢復不到從前。

我想了一整夜,第二天又和林清明舊事重提。

“今天是周三,正好上班,我們去把證辦了吧。不然等來年生了寶寶,該落在誰的戶口上?”

林清明看了一眼腕表,非常抱歉的對我說:“寶貝,今天可能不行了,剛剛接到領導的電話,讓我立刻去公司開早會,等我回來咱們在研究這件事?!?/p>

說完穿上衣服,拎著公文包就走了。

我抬眼看了看墻上的掛鐘,剛六點半,呵。

林清明這一走,又是很多天。

我那一顆鮮活的心臟,早在期盼和等待中慢慢枯萎死亡。

終于肯定了他這回又是借口,不領證只不過是想要個自由身,在外面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回來又可以隨時回來。

我這里是寄居的旅店嗎?讓他覺得可以這么隨便!

我怒不可歇,同時又心痛難忍。

就在我猶豫要不要上演一出抓奸在床,原配手撕小三的劇情時,命運卻跟我開了個殘酷的玩笑。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