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 小說庫 > 短篇 > 先婚后愛:狩獵冷情總裁

更新時間:2019-03-13 13:04:50

先婚后愛:狩獵冷情總裁 已完結

36选7生肖表:先婚后愛:狩獵冷情總裁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來源:袋鼠書城 作者:溪紅 分類:短篇 主角:沈星羽唐靳禹

主人公叫沈星羽唐靳禹的小說是《先婚后愛:狩獵冷情總裁》,是作者溪紅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顆腎,換三年婚姻。值不值?沈星羽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愛慘了那個男人!當年救命之恩,如今以命護之。奈何造化弄人……認錯了人。將本該捧在心尖的女人傷害至深。沈星羽:放我走吧,就當我當初鬼迷心竅想要嫁給你,...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先婚后愛:狩獵冷情 第十二章 唐家人手上不沾血 免費試讀

第十二章唐家人手上不沾血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手里的電話已經掛斷了很久了。

能活多久都是未知…

他踉蹌著,狼狽著轉身走到鋼絲床的旁邊,輕輕的掀開薄薄的毛毯,女人的額頭出了薄薄的一層汗,臉上青紫紅腫一片,不僅不好看,甚至可以算的上是丑陋。

緊閉的眼睛,微蹙的眉頭。

眼角還能看見一道淺白色的淚痕,牙關緊咬著,渾身都在不停的顫抖著。

長長的指甲摳著掌心,指關節發白,可見是多么的用力。

他陡然想起幾個月之前,他和這個女人坐在咖啡廳里,她姿態睥睨,眼角眉梢皆是風情,什么都不要,一顆腎換來了一段婚姻。

“喂,沈星羽,你沒事吧?!?/p>

顫抖著聲音,輕輕的用手指拍打著她的臉頰,卻發覺,額頭都是冷汗,就連嘴唇都變成了青紫的顏色。

呼吸都變得淺淡,幾乎感受不到。

他頓時心慌亂了起來,彎腰一把將她抱起來,轉身就急速的往房間跑去。

一進房間就將她放在床上,也不管她身上是否臟亂,直接就用被子將她裹了起來。

沈紫靈急匆匆的從門外小跑了進來,臉上盡是焦急的神色,聲音都變得顫抖了起來:“靳禹哥,小羽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說著,便想要推開唐靳禹湊上去去看沈星羽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一次唐靳禹卻沒有讓開,而是一把將她圈在懷里,薄削的唇貼著她的耳廓,輕聲誘哄著:“乖,紫靈,別進來,你剛剛做了手術,不適合大喜大悲的,若是她真的有個三長兩短的,你也不要傷心?!?/p>

三長兩短?

沈紫靈的身子猛地僵住,猛地攥緊手指,尖銳的指甲掐到掌心的嫩肉。

若不是想要給唐靳禹留下一個愛護妹妹的好形象,她此時恐怕要興奮的尖叫起來。

這個**真的要死了么?

她要是死了,她和唐靳禹之間就不存在任何的障礙了。

她的身體,沈星羽的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阻礙了。

這樣想著,身體都因為興奮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埋在男人的懷里,緊緊的圈住男人的腰。

唐靳禹卻以為她因為擔憂而情緒激動導致快要流淚。

連忙將她從自己懷里撕扯開來,拉著她的手腕,直接拉到樓下:“老王,送沈小姐回去?!?/p>

老王連忙點頭:“好的,少爺?!?/p>

沈紫靈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唐靳禹,卻發現男人緊蹙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沒有看著她,不由得憤恨的跺了跺腳,轉身直接走出了唐家的大門。

坐在車上的沈紫靈,目光幽幽的看著這棟豪華無別墅。

心底暗暗發誓,總有一天,她要成為這棟別墅的女主人。

唐靳禹又走回房間,床上的女人又縮成了一團,偌大的床,只有最邊緣的位置微微下陷著,無端的顯的有些可憐,莫名的,心底的煩躁愈發的劇烈起來。

這種情緒來的莫名其妙,卻也不知道往何處抒發。

其實沈星羽對他來說,其實并不陌生,猶記得那時候他剛和沈紫靈確定戀愛關系的時候,這個女孩就一直出現在他們的身邊,不聲不響的,就連吃飯,都坐在最角落里,小心翼翼極了。

大約除了逼他結婚的那天情緒張揚之外,再也沒有那樣外放的時刻了。

想了想,還是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撥打了唐海淵的號碼:“四叔,你能到雪海居來一趟么?”

唐海淵正好開車到了這邊,直接拐了個彎往雪海居開過去。

不到三分鐘,車子便穩穩的停在了門口。

他一進門便被小女傭給帶到了二樓唐靳禹的房間里。

站在門口,唐海淵看著里面的景象,不由自主的頓住腳步,忍不住的發出了一聲冷嘲的:“嗤?!?/p>

唐靳禹轉身就看見穿著白衣的男人,長身玉立的站在門口。

“四叔?!彼行┚駁目聰蛩?,連忙站起來:“你快過來看看,她一直在發抖?!?/p>

唐海淵瞇著眼睛睨了他一眼,這才站直了身體走到床邊,從隨身的藥箱里拿出檢查的東西,開始為她檢查身體。

掀開被子,看著還穿著睡裙的女人,睡裙因為唐靳禹的之前的粗魯,而直接拉到了腰眼處。

呈現在兩個人眼前的,就是一雙筆直洗白的雙腿,和一個**的,穿著粉色小可愛的**。

唐海淵眉宇微挑,臉色未變,倒是唐靳禹猛地伸出手,一把就將被子又蓋了回去。

“四叔,等會兒,我給她整理一下衣服?!碧平硇Φ撓行┣G?。

沒有掀開被子,而是直接伸手進被子,給她拉裙子,卻不想,卻一下子觸碰到她**的**上面。

細膩的微涼的皮膚一下子透過他的掌心傳到了他的心底,不由自主的搓了搓牙齒。

盡管他和沈紫靈戀愛好幾年了,但是沈紫靈身體不好,他一直都沒有什么逾越的舉動,在這方面,他也算得上是新手了,壓抑著想要再次撫摸的欲望,僵硬的將裙擺給他拉好了。

這才又將被子給拉開了。

這次長長的睡裙,將她的雙腿包裹的只剩下兩個腳丫子。

唐海淵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這才帶上聽筒開始聽心音。

越聽眉頭蹙的越緊,最后抿直的唇線,顯然是真的生氣了,轉過頭來,抬起腳,對著自家侄子的腿狠狠踹了一腳。

突如其來的疼痛和力道,唐靳禹狼狽的摔倒在地毯上,劍眉猛地蹙起,剛準備開口訓斥,卻突然想到,踹自己的不是別人,是自己的四叔。

強勢起來的氣勢一瞬間一落千丈。

看向唐海淵的眼神茫然無比。

“混賬東西,我之前就和你說過,我們唐家人的手上不允許沾染人命?!碧坪Tǖ納舨淮?,就連語速都不快,偏偏讓唐靳禹覺得這位四叔是真的生氣了。

只是…他的話是什么意思呢?

唐海淵一把揪住他的領子,將他拎到床邊,狠狠的摔了下去。

身為軍人的氣勢將唐靳禹壓制的不敢反抗。

“我不管你們當初是因為什么結婚的,你愿意也罷,不愿意也好,但是既然你娶了她,那么她就是你的,一個男人,連屬于自己的都背負不起,你還能背負的了什么?”

唐海淵是真的生氣了。

他雖然是個醫生,卻也是軍隊出生,這輩子,兩個肩膀,一肩扛著國家,一肩扛著。

卻沒想到,回家后才發現,家里的人都已經歪到了亞馬遜去了。

“打老婆快活不?一巴掌下去多快活啊?!碧坪T兇叛劬鶯蕕牡閃慫謊?。

唐靳禹被唐海淵的一頓臭罵給鎮在了原地。

“四叔,你先給她治療行不,我們的事情我們之后再說好么?”

他沒辦法反駁唐海淵的話,但是他現在更關心躺在床上生死不知道的沈星羽。

唐海淵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一眼,這才開始伸手將黏在她臉上的頭發給撥開,臉上的青紫更加的猙獰,唐海淵又忍不住的瞪了唐靳禹一眼,這才冷著聲音哼了一聲:“她的藥呢?”

“我去拿?!?/p>

唐靳禹連忙起身下樓,將餐桌旁邊的小藥瓶給拿了過來。

唐海淵伸手接過藥瓶,倒了一顆,剛準備塞進她嘴巴里,卻突然發現這藥丸外面包裹的粉末似乎意外的多,不由得眉眼凝了凝,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靳禹,你現在去最近的醫院再買一瓶這個藥過來?!?/p>

“什么?”

“這個藥有問題,暫時不能要了?!?/p>

什么,藥有問題?

唐靳禹的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原本因為看見唐海淵而削弱的氣勢在這一瞬間,又變得凌厲了起來。

如果這個人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在沈星羽的藥里下藥的話,那就難保不會在哪一天在他的飯里面動手腳,這樣一想,唐靳禹不由得覺得后怕起來。

不僅僅是因為沈星羽,更是為了他自己的人身安全。

“雪海居已經不安全了?!碧坪Tㄒ擦成亓誦磯啵骸岸?,這人還是沖著沈星羽來的?!?/p>

說著,不由得凝目看著唐靳禹的臉:“你知道是誰在傷害她?”

明明是疑問句,卻偏偏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是那個沈家的大姑娘?”

“不是!”

唐靳禹大聲的反駁道,色內厲荏的厲害,一雙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唐海淵的臉。

似乎只要他堅持,唐海淵就能收回剛剛的話一樣。

“呵呵?!碧坪Tɡ湫σ簧骸澳闥擋皇薔筒皇前?,我要給她治療了,你不想她死的話,現在就去買藥?!?/p>

唐靳禹手指猛地攥了一下。

他想要大聲的告訴唐海淵,沈紫靈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可愛,多么的樂于助人。

曾經是怎樣將身為陌生人的他悉心照顧。

可是只要觸及唐海淵那雙漆黑的眼睛,他就說不出話來,張了張嘴,最后只能狼狽的抓起車鑰匙轉身快速的跑了出去,開著車就直奔市立醫院。

唐海淵則是從自己的藥箱里抽出一針護心針,這是他在下午接到唐靳禹的電話時,特意塞進包里的。

沒想到,還沒過幾個小時,就用到了。

直接將床上的女人翻過身去,給她的**扎了一針。

細長白皙的腿兒再次暴露在眼前,在**的**上面。

唐海淵冷哼一聲:“不讓我看,這不是就看見了么?”

唐靳禹回來的時候,沈星羽的情況已經好了不少。

至少臉色已經不是泛著鐵青了,雖然還是蒼白,卻不是死氣沉沉的那種慘白。

唐靳禹小聲的喘息著,將手中的藥瓶遞給唐海淵,男人瞇著眼睛看了好一會兒,才從里面倒出一顆藥給沈星羽喂了下去。

眼看著沈星羽的眉宇舒緩了下來,唐靳禹這才舒了口氣。

唐海淵收拾東西:“走吧,我晚餐還沒吃呢,餓死了,讓你家廚師做點吃的?!彼底?,便拎著藥箱出了房門,走到一半,突然腳步頓住,側過身子看向他:“你也過來一起吃吧,正好我有些話要和你說?!?/p>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