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奇幻 > 醫道花途 >

体育36选7开奖时间:醫道花途全章節免費閱讀 主角葉凡謝倩云完結版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時間:2019-03-13 18:58:24編輯:墨染曦

完結小說《醫道花途》由缸里有米所編寫的都市異能風格的小說,主角葉凡謝倩云,內容主要講述:這一刻,葉凡郁悶死了,沒想到,第一次順手牽羊就被警察逮到了。有這么倒霉的賊嗎?“舉起雙手!轉過身來!”背后的女警官冷聲喝道。葉凡把那株百里香塞進口袋里,轉過身去,終于看清了那名女警。齊耳短發,顯得十分...

醫道花途

推薦指數:

《醫道花途》在線閱讀

《醫道花途》 醫道花途全章節免費閱讀 主角葉凡謝倩云完結版 免費試讀

醫道花途 第6章調戲楊老虎 免費試讀

這一刻,葉凡郁悶死了,沒想到,第一次順手牽羊就被警察逮到了。有這么倒霉的賊嗎?

“舉起雙手!轉過身來!”背后的女警官冷聲喝道。

葉凡把那株百里香塞進口袋里,轉過身去,終于看清了那名女警。

齊耳短發,顯得十分干練,一身墨綠色的警官制服,襯托得她亭亭玉立,英姿颯爽。

此刻,她正端著一把手槍,瞪著一雙大眼睛,警惕地看著葉凡。

要是在修真大陸,葉凡肯定一個符咒扔過去了,打得她形神俱滅,直接轟殺之。

可是,這不是在修真大陸,以強者為尊,可是有法律束縛。對方代表著國家機器,葉凡不想惹太多麻煩。

看葉凡不反抗,女警一手穩穩持槍,沖身后一招手,兩名男警官上前,用手銬把葉凡拷了起來。

“宋警官,您真是太帥了!又抓到一個賊!”

“就是,咱們刑警隊就您水平就高,巾幗不讓須眉??!”

把葉凡塞進警車,宋青瓷開著警車,面帶淡然的微笑,說道:“這沒什么技巧。只要有足夠的耐心,守株待兔而已。這段時間東湖別墅區接連失竊,沒想到這個賊這么蠢,還頂風作案!”

到了警局,葉凡被扔進一間審訊室。片刻之后,宋青瓷就端著一杯開水走了進來,她先把臺燈一轉,一束強光就打到葉凡臉上,刺激得他睜不開眼來。

“姓名?”

“葉凡?!?/p>

“性別?”

“這還用問嗎?要不要我脫下褲子給你看看?”葉凡調侃地看著女警,笑道。

我只不過是拿了一株對任何人都沒啥用的百里香,就受這冤枉。

“什么?”

宋青瓷一愣,旋即臉上頓時變得通紅,氣得渾身發抖。自己在東海警界威名赫赫,誰敢對她這么說話?現在這小子竟然對自己耍流氓。要不是警隊有嚴禁刑訊逼供的規定,她早就一個嘴巴子抽了過去。

“我沒有偷任何東西,更不是什么蠢賊,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問那家的戶主,看看他們丟了什么!”葉凡抬起頭說道。

葉凡的辯解在宋青瓷看來就是挑釁,她的臉色變得冷厲起來:“說!你到底偷了幾次?每次多少金額!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你要我說多少遍?我沒有偷任何東西。不信,你搜!”葉凡估計那一株看似普通的百里香也不會被他們當做失竊之物,就有恃無恐地說道。

“小許,搜身!”宋青瓷對身邊的書記員說道。

一名男警官站起身來,到葉凡身上仔仔細細地搜了一遍,對宋青瓷搖了搖頭,意思是沒什么收獲。

葉凡嘻嘻一笑,說道:“警花姐姐,現在可以把我放了吧?”

“少給我嬉皮笑臉!信不信我抽你!”宋青瓷拿起筆錄夾子對著葉凡腦袋拍了一下。

小許連忙把宋青瓷拉到審訊室門外的走廊里,小聲說道:“宋姐,不能這么干,現在這些蟊賊難對付的很,沒準他就投訴你!”

宋青瓷一想也是,現在人們權利意識越來越強,最近警局就有不少警員被投訴,受到批評。現在審問只能用疲勞戰術、心理攻擊。

“那也不那么就這么放過他??!”宋青瓷她認定了葉凡是個具有一定反偵察能力的慣犯,對葉凡很是厭惡。

她忽然她發現葉凡的目光焦渴而貪婪地盯著在自己胸脯上,恨恨地瞪了一眼葉凡,恨不得把他一槍斃掉。這小子看樣子也就二十來歲,但是思想卻這么齷蹉。

但是,她靈機一動,計上心來,既然這小子好色無比,干嘛不他一下?宋青瓷干了好幾年刑警了,曾經多次臥底,黑幫老大的什么角色她都扮演過,每次都能完美地完成任務而且保證自己全身而退。

在她看來,葉凡這樣一個毛都沒長齊的毛頭小子,簡直是殺雞用牛刀。想到這里,她對小許說道:“你先回避一會兒,我來單獨審問他…”

葉凡正在無聊地看著天花板上的一對蚊子做床上運動,當煥然一新宋青瓷出現在面前的時候,葉凡咕嘟咽了一口吐沫,眼睛都直了。

原本,宋青瓷穿的警官制服是長褲和襯衣,威風凜凜,英姿颯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凜然不可侵犯的威壓之感。

而此刻,宋青瓷下身換了深藍色的制服短裙,還穿著肉色的絲襪,將她那明顯經過鍛煉沒有一絲贅肉的修長玉腿,襯托得沒有一絲瑕疵。

上身雖然依舊是襯衣,但明顯小了一號,胸前的一對飽滿凝脂,幾欲裂衣而出;而且扣子沒有像剛才扣得嚴絲合縫,而是隨意地解開了三顆,露出一片健康而白膩的肌膚,那雙峰之間的幽深壕溝,讓人垂涎欲滴。

齊耳短發,更襯托得她的脖頸修長、白膩,宛若天鵝頸一般曲線美好…

作為一個成就卓著的修真者,葉凡此前在修真大陸,頗有點仙風道骨清心寡欲的味道,但是,他搶奪了葉凡的身體,而且也繼承了一部分葉凡的記憶。兩個人的思想、感情有一定的融合。

葉凡“翻看”原來葉凡的記憶,就知道這廝原來就是地地道道的制服控??!這種審美觀一定程度地讓此時的葉凡繼承了,看到此時的美人難免讓他血脈卉張…

宋青瓷在審訊桌前坐定,小蠻腰一擰,將玉腿伸了出去,撩起裙擺,作勢脫掉絲襪,嫵媚地白了葉凡一眼:“都怪你,抓到你害我這么晚好得加班,天氣熱死了…等會你就瞧著,我一定讓你說出來的?!?/p>

“我一直在瞧…”

“瞧什么?”

“我瞧你發育得挺好…”葉凡此刻目光直直瞧著宋青瓷的美腿,那黑色絲襪在大腿根部有一個收腿,顏色更黑,把她那雪白瓷實的大腿根襯托得更加白嫩。

“你…小流氓!”宋青瓷橫了葉凡一眼,嘴角浮現一抹微笑,故意把動作放得很緩慢,一點點脫掉絲襪。

接著,宋青瓷那兩條修長的美腿,徹底暴露在葉凡眼前。

小腿纖細筆直,沒有一絲贅肉,給人以充滿青春活力的感覺;大腿豐盈飽滿而不臃腫,無聲無息地散發著極致的誘惑…

“今天跑了一天,腳都酸了…”宋青瓷身體極其柔韌,輕輕一扳,就將玉足抬到胸前,仿佛葉凡不在場一般地輕輕地揉捏著。

那纖美玉足,如同羊脂美玉雕刻成的一般,上面有著淡淡的藍色的經絡,五顆秀美的腳趾,如同花瓣一般。

吧嗒!

葉凡貌似很沒出息地滴下一口大大的口水。

察覺到葉凡的反應,宋青瓷心中暗自得意,對葉凡說道:“葉凡,你幫我揉揉腳,我就放你出去好不好?”

“好…我,我求之不得?!幣斗滄白骱芑ǔ盞難?,看上去很傻很天真。

宋青瓷把椅子拖到葉凡跟前,玉足伸進葉凡懷里,嬌笑著說道:“你可要好好伺候我啊,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話是威脅,但聽上去倒像是撒嬌,再加上她聲音慵懶嫵媚,有著說不出的誘惑。

葉凡把女孩的纖美玉足握在手里,在她腳底幾處大穴,輕輕地揉捏著,目光緊盯女孩大腿和裙底深處,裝作很激動的樣子,說道:“你可真好看,皮膚真白?”

“是不是天下第一白???”宋青瓷玩味地看著葉凡,雖然她厭惡葉凡是個小賊,但是也被葉凡的夸贊弄得心里挺美的。

腳底一陣陣熱流傳來,她心中一陣蕩漾,不得不承認,葉凡這小子捏腳的功夫還不錯。難道過足底按摩?

“不,不是天下第一白?”葉凡傻乎乎地說道。

宋青瓷被葉凡捏得一陣顫抖,失聲:“還有誰比我白?”

“我家的小白羊…”葉凡傻乎乎地說道。

原來如此,這小子還真傻的可愛。宋青瓷捂嘴輕笑,但是,她還沒有被葉凡的按摩給弄得心智全失,“你告訴我你到底你偷了什么東西,我就天天讓你看我的美腿,好不好?”

“不好。你想把我送進,所以才想我,你當我是???美腿?切,你的腿有東洋小澤又沐風的美嗎?”葉凡停止了動作,面帶不屑地看著她。

他竟然能讀懂自己的心理活動?

宋青瓷心中又驚又怒,想起自己的美腿被葉凡看了個遍,玉足被葉凡好一陣褻玩,她簡直氣得肺都要炸開了!

“姑奶奶殺了你!”宋青瓷想撤回自己的玉足,暴揍葉凡一頓。

誰料,葉凡把她小腳握的緊緊的,她根本抽不動,情急之下,她一拳向葉凡打去。

“好野蠻啊,一點都不可愛…”葉凡大拇指在宋青瓷腳底催精穴猛地一按。

“啊—”宋青瓷失聲驚叫。

一股灼熱的火焰從她腰間猛地升騰起來,繼而沿著足少陰腎經向小腹處、不住蔓延,那片瞬間變得濕氣氤氳,而她的全身也瞬間變得灼熱起來。

“嘻嘻,你要我,這點誠意可是不夠的…”葉凡壞笑著再次催動真氣,按了催精穴一下。

這個女警不由分說地想冤枉自己,讓葉凡惡向膽邊生,下定決定要好好捉弄她一把。

葉凡在修真世界,就深得男女雙修之術精髓—只不過作為一個小雛兒,他還沒有試驗過,今天一試,果然效果非凡。

“你!你混蛋!放開我—”宋青瓷恨恨地瞪著葉凡,失聲驚叫出來。

她此刻的感覺很奇怪,明明對這個小賊無厭惡,但是,隨著葉凡的不住按摩,她變得渾身酥軟,身體某處說不出的空虛,早已經濕潤,內心渴望無比,似乎非常需要一個男人的填補,哪怕是眼前這個狡猾的小賊也好。

“嘻嘻,等我我想放開你,你還不讓呢!”葉凡壞笑著說道。

她覺得宋青瓷真是可恨。就如同師門執法堂里那些老把清規戒律掛在嘴邊的老巫婆們一樣,時刻想找出你的毛病整治你一頓。

葉凡手指靈活飛舞,在她腳底腎、玉泉穴飛速按了幾下,終于,宋青瓷最后一道心理防線被攻破了,紅潤的小嘴微張,發出依依嗚嗚的婉轉嬌啼,雙眼翻白,身體往椅背上仰了過去一陣痙攣,如同一條美女蛇一樣扭動不已,情動非常。

接著,她猛地向葉凡撲了過去,嬌喘吁吁,呵氣如蘭地抱住了葉凡,將胸前一對挺翹飽滿的凝脂,緊緊地貼在葉凡臉上…

飽滿、彈軟、鼓脹—還有點呼吸困難。葉凡沒想到此地的人類這么不堪一擊,略施小計就讓女孩芳心大亂,倒是讓他來了個措手不及。

漢姆雷特說過:生存還是死亡,這是一個問題。

葉凡此刻想說,撲倒還是不撲,這也是一個問題。

葉凡只是想捉弄她一下,還真沒做好在這審訊室里把自己冰清玉潔的身體奉獻給這個英姿颯爽的女警花的準備…

“小宋,聽說你又抓到了一個,不錯??!”

一聲炸雷般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葉凡、宋青瓷身體都是一震,葉凡連忙松開女孩的玉足,宋青瓷也登時醒悟過來,紅著臉坐回座位上,迅速整理衣服,彎腰把絲襪撿起來,手忙腳亂地塞進口袋。

緊接著,一個身材壯碩的男警官信步走了進來。

“楊隊長,抓是抓到了一個,但是,這小子很不老實,什么也問不出來?!彼吻啻閃成絲袒故欠⑻灘灰?。

“呵呵。你忙了一天,去休息。讓我來吧?!毖疃映ばγ忻械廝檔?。

“好!那我去休息。辛苦領導了?!?/p>

想起自己剛剛差點著了葉凡的道兒,宋青瓷恨不得把葉凡碎尸萬段。

而她此刻現在也根本無法忍受葉凡那壞壞的目光—帶著惡作劇成功般的得意,仿佛你剛剛和他一起做過什么壞事似的。

“嗯,你去吧。放心,我一定幫你問出來的?!毖釵攔っ藕艽?,一揮手,豪爽地說道。

在刑警隊,宋青瓷就佩服隊長楊衛國一個人。他也是武警部隊軍官,但偵察經驗十分豐富。就沒有他撬不開的嘴巴。想到葉凡被送進痛哭流涕的樣子,宋青瓷感覺一陣快意。

“別走啊,我還沒和你聊夠呢…”葉凡的聲音在宋青瓷身后響起,原本自信強悍的女警花落荒而逃。

這小子會讀心,還能控制人的心理,就是個魔鬼。

楊衛國詫異地看著宋青瓷飛快跑走,又把書記員小許叫過來,一坐下,就先讓給葉凡一根煙,幫他點燃,說道:“兄弟,聊聊吧?!?/p>

他長著一張國字臉,面色黝黑,濃眉大眼,鼻挺口闊,嘴唇偏厚,硬漢氣息十足。

這一笑,就有幾分滑稽之色。但那笑瞇瞇的樣子,充滿迷惑性,讓人會誤認為他是你的至交好友。

嘶!

葉凡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個煙圈,誠懇地說道:“楊隊長,實不相瞞,我真沒偷東西,我是一個醫生。我去那家是去采藥去了!”

“醫生?采藥?”

楊衛國差點笑噴了,心說現在的賊可真敢編啊,沒去好萊塢當編劇,實在是全世界影迷的損失??蠢湊廡∽硬喚鍪歉齬叻?,而且根本沒有把刑警隊放在眼里。

“對!咱們中醫,歷來就有采藥的傳統。這是一種變廢為寶的事兒,對別人毫無損失。能算是偷嗎?”葉凡一臉認真地說道。

“你是醫生?”楊隊長笑瞇瞇地說道,“那你看看我有什么???”

葉凡用神識掃了一遍楊隊長的身體,就一切了然于胸,“真要說?”

“真說!”

“就在這說?”葉凡看了一眼書記員小許。

“在這說有啥關系?”

葉凡就起身,在楊衛國耳邊輕聲耳語了幾句。

“老實點!坐好!”楊衛國臉色一變,如同炸雷一般爆喝,“大聲點!我聽不見!”

“我說,你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那東西越來越小,只要一干那事兒,立馬就軟趴下,為這事,嫂子不知道和你鬧了多少回。你也看過不少名醫,吃過不少藥,但是,一點不見起色!”葉凡貌似一臉不耐煩,大聲喊道。

噗!

小許直接一口水噴了出去,弄得桌子上濕塔塔的,低下頭強忍住笑,裝作啥都沒聽見的樣子,可是肩膀還不是不停地抽抽。

楊衛國瞪了一眼小許,淡然道:“小許,你先出去一會,對了,把錄像設備關了…”

小許拿著記錄本起身離開,沖葉凡咧了咧嘴,心說,這小子有苦頭吃了。

楊衛國是誰?東海市最為彪悍警官,市刑警隊大隊長,人送綽號楊老虎。

罪犯的克星,壞人的天敵,不知道多少大混子被他送進吃了槍子兒!

連楊老虎都敢調戲?你小子不想活了!

醫道花途

醫道花途

作者:墨染曦類型:奇幻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