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广东省36选7开奖> 武俠 > 廚神贅婿 >

36选7好彩1预测:最新《廚神贅婿》陳茍李明箐小說免費試讀全文章節

广东省36选7开奖 www.roewm.com 時間:2019-05-13 17:52:19編輯:勾嘴笑

陳茍李明箐是小說名字叫《廚神贅婿》這本小說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紳士的鴨子,下面我們一起看看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糊了,真的糊了!糊成了一團黑漆漆的漿糊!陳茍境界不夠,強行使用和字劍訣做神仙菜,他早知道結果不會太如意,卻沒想到,最后弄出來的東西,竟然會如此糟糕。陳茍煮出來的那團黑乎乎的東西,已經不配叫作麻辣毛血旺...

廚神贅婿

推薦指數:

《廚神贅婿》在線閱讀

《廚神贅婿》 最新《廚神贅婿》陳茍李明箐小說免費試讀全文章節 免費試讀

廚神贅婿 第9章 報答大恩 免費試讀

糊了,真的糊了!糊成了一團黑漆漆的漿糊!

陳茍境界不夠,強行使用和字劍訣做神仙菜,他早知道結果不會太如意,卻沒想到,最后弄出來的東西,竟然會如此糟糕。

陳茍煮出來的那團黑乎乎的東西,已經不配叫作麻辣毛血旺,味道賣相不僅不及格,那根本就是零分。要是開館子給客人吃這種東西,恐怕招牌都要被立刻拆下來。

至于這一道菜肴的療效,陳茍心里沒譜不敢保證,但李明箐如今的情況危在旦夕,也只能死娘子當成活娘子醫了。

陳茍把整鍋漿糊拿到了李明箐的房間,說了一聲‘小雯幫忙’就要關上房門。

李乾上前:“這是你妻子的房間,你不讓閑雜人等進入,老夫能夠理解和接受,可是老夫是明箐的親爹,老夫也不能進去看看嗎?”

“在家從父出嫁從夫,請岳丈大人體諒?!背鹿端蛋?,便‘嘭’的一聲關上了門。

李明箐沒有睡,或者說,她被寒毒折磨得根本睡不著。大量流虛汗,讓她的嘴唇開裂,原本光滑細膩的皮膚,也變得暗淡起皺。

因為有蛋炒飯的先例,當陳茍拿著鐵鍋走到床邊,李明箐立刻意識到這是怎么一回事,倔強地說道:“我不吃你這**之徒的東西,我才不要你給的恩惠?!?/p>

陳茍用盡量溫柔的聲音道:“都這個時候了,還只顧著面子跟為夫嘴硬,你不吃為夫的東西,難道之前的桂圓蓮子羹、陳皮紅豆沙、杏仁芝麻糊、薏米牛奶露,全都是被老鼠半夜里偷吃掉的嗎?”

陳茍每天都會做一道甜品作宵夜,美若其名是他自己想吃,其實就是專門做給李明箐吃的。

李明箐也是武修流派,同是武修的陳茍,早就看出李明箐有操勞過度的跡象,他只是沒料到后果這么嚴重罷了。

陳茍提起了那幾道甜品的名字,李明箐不由得有些意動,可當她看見那一鍋漿糊,當即沒了胃口。

李明箐自尊心本來就重,不愿受陳茍的恩惠,更不愿向陳茍低頭,現在連食欲都沒有了,更不可能吃陳茍的藥膳。

“苦口良藥,娘子吃了就能好起來了?!?/p>

“你是廚子又不是大夫,苦個屁口良藥??!”李明箐發著脾氣罵道。

陳茍沒有辦法,轉過身對小雯說道:“不想你家小姐沒命,就幫我壓住她?!?/p>

李明箐怒目瞪著小雯,狠狠道:“不許動,這是命令!別忘了是誰給你飯吃的?!?/p>

小雯左右為難,急得哭了出來,最后還是聽了陳茍的話,整個人趴在李明箐身上,按住李明箐雙手,哭著哀求道:“小姐對不起,婢子只是…嗚嗚…”

陳茍面無表情,把鐵鍋放在床頭,直接用右手從鍋里抓起一團漿糊,用左手鉗住李明箐的腮幫子,用力強迫李明箐張開嘴巴。

隨即,陳茍一手把漿糊塞進了李明箐嘴里。

李明箐手腳發軟,更運不起真元,隨著陳茍不斷把漿糊塞進她嘴里,她最終放棄了反抗,對殘酷的一切逆來順受。

一滴晶瑩的淚水,從她的臉頰上滑落,留下屈辱的淚痕。

等到李明箐把漿糊吃完,氣息似乎已經好了一些,陳茍見此便笑著說道:“娘子不想欠為夫的人情,沒關系,為夫會給機會讓你還的?!?/p>

突然,陳茍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噴得李明箐一臉都是,整個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陳茍強忍劍意暴走帶來的痛苦,此時早已超過了極限,李明箐有了些微好轉,他繃緊的精神稍稍松懈,便再也支撐不住了。

只是此時無論是小雯還是李明箐都沒有察覺到,陳茍雖然不醒,但他的一呼一吸之間,慢慢地與天地律動的節奏逐漸趨同。

寒毒是外物侵體,暴走起來能輕易取人性命,劍意則不同,那是陳茍長年累月努力修行出來的,暴走完全是強行發動和字劍訣所致,當外因消失,劍意自然而然逐漸恢復平靜。

陳茍并沒有大礙,昏睡了一天一夜便清醒過來,除了睡得太久覺得手腳發軟,背部兩處爆開的皮肉有些疼,其余一切如常。

漿糊惡心難吃,效果卻著實不錯,其實就在陳茍倒下的時候,李明箐體內的寒毒已經被壓制。

這一天一夜,大部分時間都是小雯照顧陳茍,但小雯只是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根本熬不住,故此在陳茍醒來前的后半夜,是李明箐負責照看陳茍。

陳茍醒來之后,也不說話,就笑瞇瞇地看著李明箐。

李明箐看見陳茍那副小人得志的表情,頓時便覺得生氣,別過臉去,兇巴巴地說道:“這次是妾身欠了夫君的人情,夫君有什么要求直接說吧?!?/p>

“什么要求都可以嗎?”陳茍打趣著。

“只要妾身做得到的事情,都可以?!?/p>

“嗯,這樣啊…”陳茍陰陽怪氣地沉吟了一句,一本正經地說道:“為夫聽說花滿樓的如月姑娘,既漂亮又**,是整個江寧最紅的花魁,為夫希望娘子能替為夫包下她一個月?!?/p>

“你、你說什么?”

“包下如月姑娘一個月??!”

“**!”

李明箐賞了陳茍一巴掌,氣沖沖地離開了房間。

只不過,如月姑娘還是在兩天之后,被一頂轎子接到了李家大宅,而且是李明箐親自把她送入陳茍房間,還親手替二人關上了房門。

人人都說,李明箐簡直就是為**‘賢良淑德’的典范。

陳茍見到如月的一剎那便愣住了,良久才回過神來,強作鎮定地淡淡說道:“如月姑娘請坐?!?/p>

李明箐的做法,如月混?;凍《嗄暌彩俏潘次?,但既然生意送上門,決沒有有錢卻不賺的道理。

如月微微一笑,道了一聲謝謝,坐在了陳茍旁邊。她沒有那種夸張的妖媚,但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風情萬種,氣質異樣地迷人。

陳茍向來是個窮光蛋,直到抱上了李明箐的大腿,兜里才多了幾個閑錢,他從未見過如月姑娘這樣的女子,實在是一顰一笑都能扣動他的心弦。

陳茍尷尬地干咳兩聲,拿起早就準備好的酒壺,給如月倒了一杯酒。

酒是逢場作興的必須品,如月習以為常,拿起杯便道:“奴家敬公子一杯?!?/p>

可是酒水剛剛入口,如月便感覺到不對勁,不禁放下了酒杯皺起眉頭。

陳茍冷哼一聲,道:“如月姑娘,你是不愿給本公子這個面子了?”

雖然付錢的是李明箐,但歸根究底,如月服務的對象還是陳茍,如月不敢得失大客戶,就是酒的味道十分古怪,也只能硬著頭皮干杯。

如月心想,反正她又不是黃花大閨女,難道還怕陳茍在酒里加了奇奇怪怪的東西嗎?

“酒的味道很古怪吧?”陳茍笑著問。

如月正在思考該如何應付這位古怪的恩客,陳茍又緊接著補充了一句:“味道古怪很正常,因為我往里頭加了毒藥?!?/p>

如月大驚失色,臉色變得慘白,聲音顫抖地:“奴家是有什么得失了公子嗎?公子為何要這樣…要這樣對付奴家?”

“如月姑娘不用害怕,這毒呢,也不是不能解,只要你乖乖聽本公子的吩咐?!?/p>

廚神贅婿

廚神贅婿

作者:勾嘴笑類型:武俠狀態:已完結

很喜歡作者的故事和文筆,能讓人深思的小說,贊!

小說詳情